第38章 我的未婚妻

    医院。

    “何医生再见。”

    “再见,记得以后听妈妈的话,千万不要乱吃东西了。”

    何儒风刚转过身子,就看到了从出租车中下来的宫雪柔。

    以为是幻觉一般揉了揉眼睛,何儒风根本不相信这是真的。

    刚刚伸出手想要打招呼,可是宫雪柔压根就没有看到他。

    何儒风快步跟上,从背后拍了一下宫雪柔的肩膀,惊了她一跳。

    回转身,何儒风正温暖的笑看着她。

    “儒风,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出来送一个小朋友出院,没有想到在医院门口碰到你,”说着,何儒风担心的上下打量了她一下,“你怎么了?”

    “我没事,我是来……帮一个朋友拿些过敏的药物。”

    宫雪柔停顿了一下,她刻意隐瞒了苏清雅的名字,就是不想何儒风知道自己和林凯欧的关系。

    何儒风领会的点点头:“原来是这样,小事一桩,包在我身上,我陪你进去吧。”

    看到何儒风如此的热情,宫雪柔不好拒绝,两人一同走了进去。

    取完药之后,何儒风挠着头犹豫了半天,终于鼓起勇气问了一句。

    “哦,我已经下班了,要不,我送你回去吧,你刚刚不是说,你朋友急用这些药吗?”

    宫雪柔仍旧是有些犹豫,不过,想到过敏的苏清雅,宫雪柔还是答应了。

    “好,那就麻烦你了。”

    “不麻烦,我闲着也是闲着,走吧。”

    车子启动,宫雪柔的手机响动,玲玲问她回来了没有,苏清雅已经有些受不了了。

    “玲玲,你告诉小雅,再忍耐一下,我已经在回来的路上了,很快就到家了。”

    挂断手机,宫雪柔还未开口,何儒风就已经知道她要说什么了。

    “系好安全带,一切包在我身上。”

    车轮旋转,两人乘车离开医院。

    宫雪柔并没有让何儒风送自己到别墅门口,为了以防万一,只是在小区的门口停下。

    “就送到这里吧,我先进去了。”

    “哎,”看着宫雪柔转身就走,何儒风连忙开口,解开安全带,下了车,走到她的面前,一句话没有说,将手机从她的手中拿过来。

    “这是我的号码,以后像这样的小事,你直接告诉我一声就可以了,不用跑来跑去,”说到这里,又有些不好意思说,“其他的事情,只要是我能帮忙的,也可以来找哦我。”

    面对何儒风的热情,宫雪柔很是感激的盯着这样一双温暖的眼睛,笑着点点头。

    何儒风很是意外又惊喜的将手机递回到宫雪柔的手中。

    “雪柔,再见。”

    宫雪柔走出了几步,听到何儒风的声音,又回过头朝着他笑着摆摆手。

    此时,接到小雅生病的电话,急忙从公司赶回家中的林凯欧,正巧看到了这一幕。

    这种笑,这个男人。

    还有那些照片。

    刺激着林凯欧的神经,从一开始,他选择不计较,但是这女人却不知收敛。

    同样感到危机的还有章凌宇,他偷偷的瞄了一眼坐在后面的林凯欧,面无表情,就好像刚刚发生的一幕从未看过一般。

    可是,章凌宇很清楚林凯欧的性格,事情不会这样简单。

    宫雪柔到家的时候,看到章凌宇坐在外面的走廊上,脸色有些担忧。

    “章先生,林总回来了是吗?”

    章凌宇点点头:“回来了。”

    听到这三个字,宫雪柔不敢有半点的耽搁,刚想要进去,章凌宇忍不住又开口。

    “宫小姐,刚刚我送欧哥回来的时候,看到你和一个陌生的男人分开。”

    听到这句话,宫雪柔即刻正大了眼睛,紧咬了下嘴唇,忍不住握紧了手。

    “章先生,我先走进去了。”

    “宫小姐,除了医院天台那一次,欧哥不知道,那天在阳光孤儿院,还有今天,他都很知晓,所以,你还是小心一点儿,你很清楚欧哥的脾气。”

    “章先生,谢谢你,我明白。”

    宫雪柔急忙上楼,刚走进苏清雅的房间,就看到林凯欧很是温柔的抱着小雅说:“小雅,看过医生之后觉得怎么样?”

    “欧哥,我好多了。”

    “宫小姐,你回来了,管家担心我会出意外,所以就打电话告诉了欧哥,医生已经来过了。”

    宫雪柔淡淡的笑了笑,将手中的药放在了桌子上说:“你没事就好,过敏药,我帮你买回来了,具体怎么服用,医生已经做好了标记。”

    “谢谢你,宫小姐。”

    宫雪柔无趣的回到了自己的房间,想到刚刚章凌宇告诉自己的那些话,她感到有些害怕,今天晚上,林凯欧会不会变着法儿的折磨自己呢。

    如果是这样的话,倒不如主动示好,说不定还能给自己一个宽大处理,毕竟最近他们的关系,已经没有那么紧张了。

    林凯欧回到自己房间的时候,宫雪柔十分殷勤的靠近:“洗澡水,我已经帮你放好了,累了一天,还是先洗个澡吧。”

    结果林凯欧压根不领情,衣服没有换,直接就躺在床上,关了灯,拿她不存在。

    “今天晚上回你自己的房间去睡,不要烦我。”

    宫雪柔迟疑了一下,最终还是凑到了他的身边讨好的解释,“今天小雅突然过敏,我就去医院帮她拿药,回来的时候……”

    “笑,”林凯欧突然很饿很拿的推开了他,从牙缝中挤出了一个字。

    宫雪柔不敢不从,对着他淡淡的笑了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