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生书孟 作品

第135章牡丹花海

    白芨躺在他怀里,轻轻点了点头:“如果不面对,便永远做不好准备。我和千辰他们都机灵着呢,不用担心。”

    墨九渊皱了皱眉头,接下来的仗不好打,他怎么能不担心?不过,前面的讨论部署,基本上已经确定了,再没什么要改动的地方。要注意的是实施的过程,既要按计划行事,又要随机应变。

    一个时辰后,墨九渊主动从她的睡梦中退了出去。好让她赶紧调息,早些恢复灵力。

    白芨睁开眼睛,床前的身影吓了她一跳,下意识的想要出手。看清楚了是流光,她才惊魂未定的把召唤出的水心重新放回储物袋。

    “你怎么在我的宫殿?”

    乾坤球内实在是太安全了,她没有在这里设置禁制的习惯,以至于流光闯入,她竟然毫无所擦。

    流光没有回答她的问话,而是朝着面前的狐狸慢慢跪在了地上。

    气氛顿时变得怪异起来,白芨坐在床上,看了一会儿,忍不住道:“你们,说了什么?”

    她很讨厌这种,动物之间无障碍交流时,自己却只能在一旁看着的感觉。

    之前和三只大妖围坐在墨九渊身边讨论方案,每每也总是需要让其中一个将狐狸的吱吱声翻译给她。

    此时,墨九渊和流光同时扭头看她,眼神中充满不可说的意味。

    白芨被二人看的心里毛毛的,赶紧转移话题:“流光,你灵力全部恢复了吗?”

    意思是,你若还未完全恢复,便回去好好调息。

    流光当然听得懂她的弦外之音,站起身后向墨九渊施了一礼,退了出去。

    “你们到底说什么了?”白芨依旧好奇的问了墨九渊一句,可惜,她听不懂狐狸语。

    墨九渊也没有回答她,只窝在床榻上闭目养神。

    等她灵力重新充沛起来时,已经时至中午了。

    白芨出了乾坤球,见明媚的阳光挥洒,入目全是一片青葱苍翠。抬眼望去,朵朵白云漂浮,昆仑山高峰上的不化雪,被云层遮掩住。

    御剑而起,朝着昆仑山进发。

    飞在半空中,下面是起起伏伏的高山草甸,绿色中夹杂着色彩斑斓的花儿,格外养眼。

    前面突现一片湖泊,蓝莹莹的水,夹在碧绿之间,说不出的好看。飞越山头后,才看见湖岸之上,山头的这一面,是一整片的白牡丹。

    禁不住美景的诱惑,白芨干脆停在了半空中,越是欣赏,感觉越身心被眼前的美景震撼。

    “怎么不走了?”千辰在乾坤球内询问了她一声。

    白芨让自己降落在这片白色的花海中,把乾坤球出入口打开,让里面的人出来自己看。

    三只大妖落地,也禁不住感叹出声。

    “真不愧是神仙居所,”陆离评价道,“不过我看,这地方与太渊宫秘境相比,还是差了点儿。”

    “嗯,”千辰一本正经的点头,表示认同。

    狼王则干脆嗤之以鼻:“这里还真不怎么样,本王所居住的山头也有多处盛景,回程的时候带你们去看看。”

    白芨看了他们一眼,搞不懂这些大男人的心态。明明这里很美,美的她迈不开腿离去,那三人却是难得统一的看不上。

    不过,她也有些羞愧。现在还身处昆仑山外围,所面临的第一个阻碍,竟然是美景的诱惑。

    “别耽误时间了,赶紧启辰吧!”见白芨一直在这里流连不去,千辰有些无语的说道。

    “这一路来太辛苦了,让她在这里放松一下也是好的。”流光站出来替白芨说话。

    陆离不发表意见,蹲在草坡上掐了朵花在指尖把玩,没一会儿就揉的稀巴烂,然后再掐一朵。

    “何人擅闯昆仑之境?”声音凭空响起。随即,一道白光闪过,粉雕玉琢的垂髫稚子御剑而来,停于湖泊上空。

    山坡上的四人同时将目光投在那小童的身上,细细打量。

    “陆离,你能看出他的修为来吗?”几人相互传声。

    “看不出,”陆离不动声色的说道。

    完了,连陆离都看不出,那他的修为肯定在化神以上了。

    先前白芨还曾觉得自己五年进入金丹是很了不得的事,现下不得不自惭形愧了。立于面前的这个孩子,怎么也不会超过十岁,却有着化神以上的修为,那简直不能用天才来形容了。

    白芨朝童子一礼,说道:“我们皆从天朝而来,有要事求见昆仑宫宫主。”

    “我昆仑宫宫主可不是谁想见就能见的,”童子声音稚嫩,口气却是老气横秋,“各位,在这里赏好了美景,就速速离去吧。切莫再向前一步,否则,我与在此守境的师兄弟们,可不会对诸位客气。”

    话音刚落,凭空便冒出了十几个持戈戒备的修士。

    那些修士年纪不一,但修为最底的,却也都达到了元婴期。

    根据冰夷的记忆得知,昆仑山与世隔绝,所以修士不会受到俗务打扰。修炼的时候心境专一,修为晋升的速度,会比世间门派的弟子快一些。

    但是,缺点便是,这里的人普遍单纯,对战经验缺乏。

    她刚刚进入俗世时,对什么都好奇,还上过很多次当。那时候才理解了门内长辈所说的,外面处处是危险。

    面对突然冒出的修士,站在缓坡上的几个大男人也立刻提高了警惕,纷纷召唤出法器。白芨回首以眼神示意他们,将法器收回,这才继续说道:

    “仙君冰夷,在世间遇难,不幸身归混沌。我是带了她的遗言,穿越艰难险阻前来昆仑,若不能面见宫主,让我们见一见仙君的师傅,碧霞神君也是可以的。”

    打头的童子有些不耐烦,蹙着眉头:“冰夷当年向往俗世,执意离开昆仑。自她下山的那一刻起,便不再是昆仑的弟子。别说她死在了外面,派你们几个前来,就是亲自来此,也是进不了山的。我劝你们还是从哪儿来的,就回哪儿去吧。昆仑山不欢迎背弃师门之人,更不欢迎外人。”

    这话说的,真是毫不给人留情面,看来这里的人不仅单纯,情商还很低呀。

    气的后面的三只大妖磨牙,陆离忍不住开口道:“嘿?小孩儿,站这儿跟谁说话呢?”

    “小孩儿?”童子的眉头拧的更紧了,他显然不太喜欢被人这么称呼,“你这熊妖才活了几年呐?老夫我的年纪可做你爷爷。竟然敢称我为小孩儿,小子欸,找打是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