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生书孟 作品

第99章逃生少年

    可白芨看着它,还是对它喜欢不起来,这家伙只吃人肉。它在太渊宫里的待遇很好,墨九渊派人专门捉人给它吃。

    “这蜥蜴的个头倒是不小,不过拿到碧玉堂,顶多能给个丁级?”有人已经自动把这大块头换成了灵石。

    “你不能伤害沫沫,”千辰在乾坤球里冲她嚷嚷。

    白芨并没有告诉他,这只蜥蜴是墨九渊曾经养的那只,她甚至都没有跟乾坤球里的人说话。可那头鹿妖竟一下子猜出了这只蜥蜴的身份。

    “它在吃人,你总不能让我看见不管吧?”白芨没好气的说道。

    “那是君上的宠物,他救过君上的命。”千辰急的要跳脚。

    “可它在吃人,”白芨说完给乾坤球蒙上了一层薄雾,不再听里面的人说话。然后向雀羽说道,“拿出捕仙网,速战速决!”

    虽然这只蜥蜴的战斗力挺强,但毕竟是一只没化形的妖。雀羽们的阵法对付它,还是绰绰有余的。

    半炷香后,结束战斗,那只奇丑的蜥蜴,成功被雀羽们困在捕仙网里。

    御剑朝清风派的方向而去。

    刘掌门忙的焦头烂额,又有好几个刚踏入仙途的弟子染病,这会儿没功夫招待他们。白芨和木羽自觉的跟在刘掌门身后,查看染病的弟子。

    他们的症状和凡人的症状一样,都是先发烧,然后咳嗽,浑身乏力,身上起水泡,化脓创,最后以最瘆人的面容死去。

    刘掌门给染病的人,分别发了一颗丹药。这丹药根本解不了他们身上的瘟毒,只不过让他们安心罢了。

    走出弟子们的住房,刘掌门长叹一口气:“要想阻止瘟疫蔓延,还是得杀了瘟神才行。”

    白芨自知实力不够,放走了瘟神,有些羞愧的低下了头。

    这时候,有名清风派的弟子急匆匆走过来,行了礼说道:“师父,秦鼎小师弟回来了。”

    “走,去看看!”刘掌门说着,疾步朝外面走去。

    来到前院的厅堂,见一名身穿清风派校服的少年瘫软的坐在椅子上。

    刘掌门与白芨等人进入,他挣扎着站起来,扑通一声跪在地上。拖着哭腔道:“师父,五师兄和六师兄他们……”

    “他们怎么了?”刘掌门急切的看着他,“你慢慢回话。”

    少年拿沾满了污血的袖子抹了把眼泪,抽抽搭搭的道:“我和五师兄六师兄分为一组,在西北方向搜寻瘟神的下落。半个时辰前,我们在女古村与瘟神遭遇,三个人合力围攻瘟神,却仍不能敌。五师兄和六师兄被瘟神的短刀砍伤了,没一会儿,便毒发身亡了……”

    “半个时辰?”白芨在心里头计算,她和木羽与瘟神遭遇的那一战,是在一个半时辰以前。这么短的时间内,瘟神连打两场,且都成功打退或杀死了敌人,这瘟神的实力也太强悍了吧?

    想想也是,短短十天内,瘟疫所造成的恐慌,波及了上百万人。每天都有成千上万人死去,这么庞大的恐慌力和数量如此之多的魂魄,供养他,他实力自然强大。

    白芨有些颓丧,看来还是要等始青派来援军给她。

    “你是怎么逃回来的?”刘掌门虽然伤心,却不忘有此一问。

    “我,那瘟神打败了两名师兄后,实力有所衰退,我拼了命才逃了回来。”

    瘟神的实力有所衰退?白芨在心中喃喃念了一句。

    刘掌门痛失爱徒,心中甚是悲愤,疲软无力的跌坐在椅子上。

    白芨见刘掌门不再问话了,她看了少年一眼,道:“你比你的两名师兄修为高吗?”

    “不是,”少年摇了摇头,“我是筑基中期,两位师兄一个筑基初期,一个筑基后期。”

    白芨点点头,不再说什么。心里却忍不住想,他逃了回来,死了一个比他修为高的,一个比他修为低的。

    当然,运气这种事,有可能发生在每一个人的身上。但白芨总觉得,这少年有点儿不对劲儿。可至于哪个地方不对劲儿,她又说不上来。

    “师父,”一名女弟子走了进来,“我先带秦师弟去吃点儿东西吧!”

    “去吧,”刘掌门有气无力的摆了摆手。

    “刘掌门独自在这里哀叹有什么用?眼下最要紧的是找到瘟神的弱处,这样才能制服他。”

    有时候木羽的存在感很弱,此次行动,他明白自己只是个配角,不主动和白芨抢风头。但实在憋不住的时候,也会说话,而且总是一语惊醒梦中人。

    刘掌门强打起精神,点点头:“二位有什么高见?”

    于是,白芨便把自己之前的分析说出,和刘掌门交换了一下意见。

    “……这瘟神,是直接夺舍了别人的身体。所以,他要先将人杀死……”

    根据白芨刚才的分析,瘟神再换身体,应该是挑选一个筑基后期的。既然这样——

    “刘掌门,能不能请你画一张五弟子的画像?”

    白芨想到的,刘掌门自然也想到了,他刚刚被瘟神杀死的五弟子便是筑基后期。

    刘掌门在画画像的时候,为不打扰他,白芨和木羽走出厅堂。二人在一名小童的带领下,去往后院的厢房,稍作休息。

    来到后院,路过弟子们练功的地方,见秦鼎正趴在一张石桌上喝着一碗粥。

    木羽正从月洞门前走过,白芨却拉住了他。

    “怎么了?”木羽回身看她。

    “你看他手握勺子的姿势?”白芨直接传声道。

    木羽果然又朝那边看了看,见少年五指成拳状,勺子的柄部,插在虎口处,很别扭的往嘴里一勺一勺的舀。

    “想到什么了吗?”白芨提醒他。

    “嗯,馄饨铺子里,小白脸也是这么吃饭的。”

    但有一点白芨不解:“他为何放着筑基后期的修士不夺舍,只夺舍一个中期的?”

    “我怀疑他实力减弱,筑基后期的修士身体,他可能驾驭不了。”

    “这个解释很合理,”白芨点点头,“现在正是降服他的好时候。”

    “等等,先不要打草惊蛇。”

    白芨当然不会轻举妄动,她要先让雀羽们在附近布好阵。

    “这回可不能让他跑了,”向雀羽们传声后,白芨做出一脸温和的样子,走向正闷头吃饭的少年。

    为让他老老实实的呆在这里,她要好好与这孩子拉拉家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