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生书孟 作品

第84章东源郡王

    话题转到林大有身上,金掌门明显放松了下来,话也变得多了:“大有本来是跟着一个散修的,十岁那年,那散修降妖时受了伤,来到我门下寻求救治。由于他受伤太重,拖得时间太长,我也是束手无策。临死前,他把大有托付给我,并给了我一本剑谱。

    我天生不是习武的料子,拿到剑谱也无用,便将剑谱还赠给了大有。他的一身剑术,基本上是靠着自己参悟剑谱所得。后来,还成功考进了上境宗。”

    说到这里,金掌门眼中放出欣慰的光彩,很是为这个弟子骄傲。

    这时候,从后堂转出一个锦衣华服的男子,此人芝兰玉树,也是俊朗不凡。

    “让仙长久等了。”他上来便说道。

    “殿下,”金重光赶紧站起身施了个道家礼。

    当朝的王爷们,都是有地位而无实权,但毕竟身为皇族,自然身份尊贵。

    白芨见金掌门称他殿下,也站起来欠身施礼。

    “臣,镇邪司朱雀轸使白芨,拜见殿下!”

    “免礼!”东源郡王眼带笑意,“有劳仙子前来为我除邪祟。”

    虽然这鬼,经常在郡王府出没,弄得府里人心惶惶。可眼观这位王爷,神采奕奕,哪有一点儿被鬼祟困扰之象?

    见白芨面露疑惑之色,东源郡王主动说道:“多亏我有家传的辟邪珠,那鬼祟又是个不足百年的低阶鬼修,这珠子能将之挡在一丈开外,近不了我身。否则,恐怕我这条命,早就没了。”

    原来如此!

    “这鬼为何要纠缠王爷?”白芨把话问的很直白。她早就怀疑,这只鬼修定然与王府存在着某种恩怨。

    东源郡王的脸色变了几变,然后说道:“按这鬼的修为来看,虽不足百年,但也将近了。我才三十岁不到的年纪,大人觉得,我能与这鬼有什么恩怨?”

    明知道他一定在遮掩着什么,但白芨却无话可说,只能硬生生的吃下这一顿瘪。

    沉默的这一片刻,白芨注意到那东源郡王与金重光相视一眼。这一眼意味不明,仿佛又饱含深情。

    白芨以为自己眼花了,两个大男人?而且还是这么俊俏的两个男人,不不不,这绝对不可能!

    夜色将要降临,府里仆人们正忙着掌灯。

    东源郡王邀请白芨一起吃饭,白芨最后再看了一眼面前的二人。虽然心里不承认,但这两人之间的猫腻已经昭然若揭。她还是不要当围观者的好,赶紧婉言谢绝了,去布置抓鬼事宜。

    谁也不曾规定男人只能和女人一起双修,男人和男人以及女人和女人,都是可以结为道侣的。

    虽然这金掌门已经有了妻室,他再与东源郡王在一起便显得不那么正当,但这毕竟是别人的家事。镇邪使管天管地,却管不着这个。

    所以,她便只拿来当个热闹瞧瞧就得了。

    既然他们要抓的这只鬼修,只有不到百年的修为,那么,此鬼定然还未修出神智。可一个没有神智的鬼,竟然能把林大有这个金丹期的修士给打伤。到底是这恶鬼太厉害,还是林大有太笨?

    不过,不管怎样,她绝不会掉以轻心。

    此次,她把轸宿堂的雀羽们全部带了来,准备以阵法抓捕,看那鬼修能不能逃得掉。

    东源郡王和金掌门用饭的时候,白芨已经把雀羽们叫了进来。从大门的影壁之内开始设阵,二十个雀羽的阵法,足以笼盖整个的郡王府。

    半刻钟不到,季秋便已经安排雀羽们到达了各自的位置。

    白芨站在厅堂前面,默默在心里梳理着遗漏之处。东源郡王携金重光却走了过来,他们竟然毫不避讳的在白芨面前秀恩爱。

    “有劳轸使大人了,”东源郡王十分客套的向她说道。

    白芨淡然一笑,也客气了一句:“职责所在!”

    东源郡王再次简短的表达了一番主人的感谢之情,便拉着金重光的手,朝后院走去。

    看着两人消失在夜幕中的背影,白芨没来由的生出些许艳羡。

    午夜时分,一阵令人汗毛倒竖的阴风掠过,便有一团小小的蓝色冥火从王府的大门外飘忽而至。

    蓝色火焰落地后,迅速化出人形。

    由于他没有实体,这人形非筑基期以上的修仙者,无法看见。而筑基期以下的雀羽们,则需要借助法器才能看到。

    鬼修的嗅觉十分灵敏,警惕性很强,一旦察觉到危险会迅速逃离。所以,白芨和雀羽们都以隐身符和敛息符来隐藏自己的踪迹。

    白芨躲在草丛里,仔细去观察那鬼修,发现他的形貌竟然与东源郡王一般无二。

    金重光说,作乱的鬼修喜欢变化形貌。难道他是觉得东源郡王长的好看,所以才用他的模样?那它本来的面貌会是怎样的呢?

    白芨与雀羽们静气敛息,紧张的看着他,只要他再向前一步,就能进入到埋伏圈内。

    然而,他并没有向前迈出那一步,而是再次化成蓝色冥火,朝半空中飞去。

    呃,她失策了,雀羽们的阵法无法企及房顶以上的区域。

    她不相信一个连神智都没有修出来的鬼,能发现隐藏在暗中的雀羽。

    不能让它飞走,白芨这么想着,也提气跃上了半空。

    那团冥火在后院的一处房顶上停住,化出人形后,便试图穿过房顶,进入里面。

    白芨发现那栋房子里有淡淡的金光放出,堪堪能阻止鬼修的穿墙术。

    不消说,这定然是东源郡王的辟邪珠所散发的光彩了。但凡修为不高的鬼魅邪祟,都能被这珠子格挡在光芒之外。

    鬼修见从房顶上穿不进去,便干脆坐在那里,仿佛在运功调息。白芨静悄悄的让自己也落在那处房顶上,慢慢朝他靠近,想以突袭来制服它。

    因她隐了身敛了气息,所以这只鬼修并没有发现她。由此,她也可以确定,雀羽们没有暴露。

    更深露重,房顶上屋瓦湿滑,白芨踩在上面,却如履平地且无声无息。

    此时她将灵力集于眼耳,眼明耳聪,连房内粗重的呼吸声都能清楚的听到。

    不过,这呼吸的声音有点儿太粗重,仿佛是大口的喘息,而且中间还夹杂着嘤咛。

    她长这么大,只前些时日混在妙灵府内时听到过这种声音。就是妙灵趴在少女的肩头吸**血时,被吸食的少女会微微张着小口,发出“嗯”“喔”这样的叫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