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生书孟 作品

第71章柳暗花明

    害怕再被人打扰自己睡觉,白芨干脆出了轸宿堂,离开镇邪司,直接回了自己的小院。

    推开院门,云英不在,不过,这院里还有她的气息,说明刚离去不久。在上境宗,她完全不需要担心这个凡人姑娘,便径直回到自己的卧房。

    ··

    墨九渊在银杏树下坐着,微微扬起下巴看她。这一次,他双唇紧闭,满面肃容。

    白芨每次想起墨九渊,都是他嘴角挂着邪邪的坏笑的样子,以至于让她忘记了,他还有如此严肃的一面。

    “为我做一件事!”他说道。

    “好!”她在他面前停住,“有什么吩咐,但说无妨!”

    她是契奴,可没有说不的权利。

    “帮我救出陆离!”

    “哪怕你不说,我也会竭尽全力救他的。”

    “还有,”他突然深情的望着她,“虽然你我结契,但不要把自己当做我的契奴,你可以有说不的权利。”

    白芨有些感动了,看着他点了点头:“嗯!”

    “这是我画的皇宫舆图,”他将一卷羊皮纸递给她。

    白芨伸手接过,她虽然进过几次仙皇宫,也大体了解整座禁城的格局,却不了解其细节。

    整座仙皇宫分为内宫和外宫,整体呈回字形。内宫为紫微城,乃皇帝及嫔妃居所;外宫为太微城,乃是仙朝各官府署衙所在地。太医院,便位于太微城中。

    太微城共有东南西北四门,称为四天门。与紫微城的东华门、西华门、午门、神武门相对应。

    白芨展开地图仔细看了一遍,发现他把外宫的各个衙署标的十分详尽,连太医院内部的布局都被他给画出来了。

    就算墨九渊是妖祖所创造的,也不应该对天下所有事情都洞察无虞吧?白芨觉得,越是与他接触,他显露出来的谜团越多。

    “你怎么会对皇宫布局这么清楚?”

    “现在应该不是讨论这个的时候吧?”他明显在躲避她的问题。

    无奈的是,她竟无以反驳。

    见她一幅吃瘪的模样,他笑了一笑,“以后我再告诉你。你看完舆图了,可有何想法?”

    白芨摇了摇头!

    负责守卫仙皇宫的羽林军,除了把守在内外两宫的各个宫门口外,太微城内也每日有三班兵卫轮班巡守。因侍卫们不允许进入紫微城,也就是说,羽林军全部都集中在太微城。

    这便是闯宫的最困难所在。皇宫内修为被压制,她的法宝也不能使用,否则直接把这头熊妖装进乾坤球里,带出来即可。

    陆离虽然能力达千钧,但那是他以前。这十几年来,他受尽了折磨,身体定然虚弱的很。倘若被众多羽林军围攻,他也是吃不消的,还有可能送掉性命。

    所以,哪怕有了舆图在手,她一时间也想不出解救他的方案。

    “陆离在太医院哪个位置?”墨九渊问她。

    白芨蹲下身来,将舆图摊在地上,把太医院的一处角落指给他看:“陆离是被关在这里的。”

    那日她为躲避羽林军的搜捕,跳到了树上,也把整个太医院的布局看在眼里。

    整个太医院为二进房屋。入门绕过影壁,为太医署,再往里,便是御药房。御药房四合的房屋东南角,有一个小门,里面便是豢养陆离的小院。

    墨九渊看着她手指的地方,“可是紧邻宫墙的那出院落?”

    白芨点头。

    太医院在太微城的东南角上,大门是朝西开的。从南天门进入,向东走,路过尚书台,便是太医院。

    墨九渊低着头沉思了一会儿,才终于说道,“或许,可以直接从地下进去。”

    地下?

    白芨听他这么一说,眼中立刻冒出光芒。她一直所想的是,如何从南天门进入太微城,又该怎样把大块头的熊妖从太医院带出来。思维被禁锢,感觉怎么走都是注定失败的死路,却一直没想过可以直接从地下进入。

    经墨九渊这么一说,此事突然峰回路转,柳暗花明了。

    禁宫内虽然有禁制压制着法宝和修为,却不会影响符箓的使用。用遁地符直接进入太医院,再遁走,若行事隐秘,可不用惊动任何人。简直不要太容易!

    不过,禁宫戒备森严,会留下这一处弱势,让人潜入么?

    只听墨九渊道:“用遁地符肯定不行,禁宫的地上地下都设置了铜墙铁壁阵,专克各种穿墙遁地之法。”

    呃,既然这样,刚才的提议是干嘛的?哄人开心呀?

    “我知道一处密道,”他严肃起来时,说话不疾不徐,让听的人着急。“那密道在环绕着禁宫的玉带河里面。”他朝舆图上指了指,“就是这里。”

    白芨看了墨九渊一眼,他连禁宫的密道都知道,仿佛这天下还真没有什么是他不知道的。

    “专心!”他发现了白芨正一眨不眨的盯着他,回视她说道。

    白芨立刻闹了个大红脸,感觉自己刚才像个花痴少女。

    好在墨九渊今日是难得的严肃,没有取笑她,否则她真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这密道是通往东宫的,”他继续说道,“你和千辰进入密道后,可在这里,用凡器向东南角挖。记住,一定要用凡器,铜墙铁壁阵主要是对付术法和仙器的,却对凡器不会形成任何阻碍。”

    白芨回过神,点点头,表示懂了。

    商讨完挖地道救陆离的事,白芨在墨九渊离去前,赶紧又问了一个问题。

    “我乾坤球里的密室,你是怎么发现的?”

    “这个……”他认真的看着她,“等你平安救出陆离,完完整整的站在我面前,我再告诉你。”

    他说完这句话便走了,梦境也随之消失,她只好缓缓睁开眼睛。

    从床上坐起来时,云英正好在她屋子里,她怀里抱着沙包,微微俯下身来看着她。

    “是不是把小姐吵醒了,我只是觉得沙包跟了你这么久,应该好几天没洗澡了,想带它去洗洗。”

    “没事,”白芨很好脾气的回答,“它确实好久没洗了,我帮你用定身符定住它。”

    墨九渊已经在这小家伙体内沉睡过去了,而炼器期修为的沙包,虽然不能口说人语,但能够听得懂人话。所以,一听又要给它洗澡,便想从云英怀里挣脱。

    好在云英将它抓得紧,这小家伙的目的没能达到。

    两人合力为沙包洗了澡。其实白芨只不过用了下定身符,然后就一直在旁边看着。总之,是很顺利的把沙包洗香香了。

    白芨抱起沙包,将这小家伙再次塞进乾坤球里,回头叮嘱云英看好家,便走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