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生书孟 作品

第64章突然变故

    传送阵启动,几个呼吸的功夫,白芨的双脚便踏在了云雾弥漫的祖洲土地上。

    她先把千辰收进乾坤球里,这才在隐身符的隐藏下,离开紫府内院,重新回到药商们之间。

    此时,发卖会刚刚结束,药商们正打包买到的养神芝准备离去。她边在药商们之间穿梭,边和千辰对话。

    “你有办法救陆离将军吗?”

    千辰的声音闷闷的,“暂时没有!”

    “欸?白仙师?”有个人迎面和她打招呼。

    白芨猛然回神,想了一会儿才想起来,原来是昨日琼田地头遇见的药商。只是,她还不知道该怎么称呼人家。

    “敢问该如何称呼您?”

    “不敢不敢,”对方忙摆摆手,“鄙人何林,那是我大哥何森。”

    她朝药商所指的方向看去,果然看到了昨日所遇见的另一人,正在打包面前的养神芝。

    这祖洲岛,她每在这里多停留一刻钟,便多一分危险。所以,不太愿意和这两兄弟多言,刚想说几句客套话就离去,耳边却响起穿透力极强的声音。

    有人用神通说道:“诸位请留步!”

    广场上的人纷纷朝声源看去,只见仇英站在高台上,提气说道:“我紫府丢了件要紧的法器,想请诸位稍留片刻,助我们将偷法器的贼给找出来。”

    虽然人家说的是找偷法器的贼,可白芨心里明白,宫里面已经找到祖洲来了。果不其然,仇英的话刚说完,这片广场已经被擐甲持戈的羽林军给包围了。

    宫里的羽林军自然也是身负修为之人,只不过,因为宫中禁制的压制,他们的修为施展不出来,所擅长的也只是兵刃搏斗罢了。

    “完了,”白芨给千辰传声道,“羽林军找上来了。”

    “别慌,”千辰安慰她,“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她没慌,而且“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这句话说了跟没说一样。

    白芨心念一转,转身对何林说道:“待会儿我想与二位结伴回去,不知方便不方便?”

    “这有什么不方便的?白仙师跟着我们便是。”何林热情笑道,“不过,这紫府突然调来大批仙兵仙将,是要做什么?看起来不像是紫府丢了东西,倒像是官府丢的。”

    这时,何森站在弟弟何林身旁,眉头紧蹙,显然对紫府的做法十分不满:“丢了东西关我们什么事?”他小声的嘟囔。

    其实,广场上的人,不满的何止他一个。旁边就一个膀大腰圆的男子站出来抗议:“我们这群人一直在这片广场上,连你们紫府的内门都没进,如何偷得了你们的法器?你们让仙兵们将我们围住,这是什么意思?”

    “对呀,什么意思?”下面的人连连附和。

    这些商人虽然走南闯北,见识广博,但到底是底层人士,自然没见识过皇宫护卫羽林军。只知道这些身穿铠甲的仙兵仙将是官府所派,却不明具体身份。

    “这位客人,请你稍安勿躁,”仇英又将传音的神通拔高了一个高度,“因为那贼人就混在诸位里面,所以不得不先将诸位留下来。大家放心,那贼人非人类修士,而是一只化形的妖,应该十分好找。所以,我们耽误不了大家太多时间。”

    化形的妖?这么快就确定了扰乱太医院刺客的身份了?

    按照正常推理,能冒险进入宫中,接触熊妖的,除了在外出逃的妖王旧部,他们的确想不到还有谁。说起妖王旧部,那肯定只有妖咯。

    虽然,仇英的话将白芨完全撇除在外,但为保险起见,她还是要找几个证人才好。

    “二位大哥,”她求着人家了,笑容也愈发温和,“我来此地只认得二位,待会儿若要被盘问,还请二位大哥给我做个证。”

    “应该的,”何林的热情始终如一,“举手之劳而已。”

    何森却在此时说道:“白仙师应该是紫府座上之宾,怎么?他们也会盘问你不成?”

    白芨黯然摇头:“什么座上宾?我昨日和玉祁发生了些口角,把他惹怒了,现在他可不会给我面子。”

    兄弟二人露出原来如此的表情,随即何森也做出保证:“白仙师放心吧,我兄弟二人会给你作证的。”

    这世上当然没有无缘无故的帮助。何家这哥俩是个商人,商人们喜欢广结善缘,就是为了日后能有所回报。白芨的大名和她出身自上境宗的仙师身份,自然成了他们希望结交的对象。

    她与这对兄弟刚商量完被盘问时作证的细节,便有人将一面巨大的照妖镜抬至广场上。

    仇英又在高台上提气说道:“请诸位在照妖镜前走过。”

    众人虽然不满,却还是看在场上那么多仙兵的份儿上,纷纷走到照妖镜前照自己。

    白芨跟在何家两兄弟身后,学着前面的人,走到照妖镜前停了停。照妖镜映照出来的,是她本人的模样。她很快从镜前离开,将镜子让给后面的人照。

    大约半刻钟后,所有人都在照妖镜前走了一圈儿,没发现一个人是妖兽所化。

    大家聚在一起,见照完了还不让走,再次群情激奋起来。

    “太过分了!”首先发声的是个身材肥胖的妇人,“这不是欺负人么?”

    “就是,太欺负人了。”其他人叫嚷着附和。

    紫府的人并没有理会这群情绪激动的商人,而是和两个羽林卫统领围在一起商量着什么。

    不一会儿,仇英再次站出来宣布,让大家相互指认作证。只要是一直待在广场上,从未离开的人,就可以撇清嫌疑。

    “你可得说话算话,我们还赶着回去呢。”代大家发言的仍是那个胖妇人。

    “自然算话,”仇英保证。

    于是,所有人又被挨个儿询问了一遍。由于白芨和何家的兄弟二人提前做好了准备,也没有从他们身上询问出什么。

    天快黑下来时,终于把所有人都盘问完了。

    “我们这回可以走了吧?”胖妇人看着围住他们的仙兵说道。

    “不行,”这回站在高台上说话的是一个身穿银甲的羽林军都尉,“还要再检查一下各位的储物袋才行。”

    人群又一次爆发出不满的情绪,有人说道:“欺人太甚,储物袋是随便给人看的吗?”

    “是呀,”旁人附和,“谁愿意把法宝随便给人看?”

    这是在泄露自己手里的底牌。不过,眼下这种情况,羽林军们可不打算保护药商们的隐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