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生书孟 作品

第63章巧奔妙逃

    “你若愧疚,便为我做一件事。”他哑着嗓子说道。

    白芨连忙点头:“无论是什么,我一定做到!”

    听到白芨的回答,他的眼里才燃起一丝温度,仿佛看到了希望。他朝她一步步走过来,可才只走到一半,便被拴在他脖颈上的铁链子牵绊住。

    那碗口的粗的链子勒着他的脖子,他伸长着头,目视着白芨。

    “杀了我!”

    白芨看着陆离的眼睛,他眼里跳跃着两团希冀的火苗。导致白芨都有些恍惚,他刚刚说的是那几个字?

    见白芨迟迟没有反应,陆离晃了晃铁链子,“拔出你的剑,”他声音拔高了一些,“给我一个痛快,让我解脱!”

    若一个人连求死的渴望都这么强烈,那他活的该是多么的生不如死?

    “不,”白芨摇着头,“陆离将军,你再忍忍,我一定会想办法救你出去。”

    “这里是皇宫,”他差点儿控制不住自己的音量,怒吼出声,“你如何救我出去?”

    “我,”白芨低下头。

    “你告诉他,”千辰在乾坤球里听到了外面的对话,这时急忙出声,“就说君上还在,让他千万不要想不开。”

    听到千辰的话,她目光坚定的抬起头来,可还没有来得及说什么,身后突然传来一声呵斥。

    “何人在此?”

    白芨后背一凛,她没有回头,而是立刻启用符篆的隐身功能。

    来人是刚才的那两个粗壮太监,见一个白衣女子突然凭空消失,知道遇上了修仙之人。两人纷纷仰着脖子大喊道:“有刺客,快来抓刺客。”

    白芨身上贴着隐身符,慢慢走到其中一个喊人的太监身后,手臂用力砸向他的死穴。只听得一声闷响,这人便瞬间息声,直挺挺的倒在地上。

    另一个太监见同伴突然倒地,立刻吓慌了神儿,正要夺路而逃,却被白芨一个横扫腿给绊倒在地。白芨索性一不做二不休,欺身上去死死扼住他的脖颈,只听咔啪一声脆响,此人颈骨断裂,生息湮灭。

    她站起身来时,大批羽林军涌了进来。打头的人,官衔是名都尉,他进来后扫了一眼地上躺着的两具死尸,立刻将其他羽林军分散到各处查找凶徒。

    “快,去取影镜来!”都尉吩咐身边的人道。

    影镜是再普通不过的法器了,却专门克制一切的隐身术法。这个时候还有什么可说的?当然是赶紧夺路而逃。

    白芨最后再看了一眼栅栏中的黑熊,提气跃上房顶。房顶上几声瓦片轻响,当下面的人循着声音围到房檐下时,上面却已经悄无声息了。

    除了刚跃上房顶时脚下不稳弄出了点儿动静,白芨飞檐走壁几个跳跃,便逃出了羽林卫的包围。

    这会儿,她站在一棵茂密的树冠上。在浓密的枝叶掩映下,哪怕她不隐身,也轻易让人发现不了。她的脚下便是那个摊晒草药的宽敞院落。

    羽林军们并没有放松对她的搜索,从饲养熊妖陆离的院子扩大范围到整个太医院,且有更多羽林军往此处集结。

    偌大一个太医院顿时人仰马翻。

    白芨就站在树冠上,站在脚下人的头顶上。她目光冷静,气息也毫无起伏。其实,她并不担心自己逃不出去,而是没想好怎么逃。

    沉睡醒来后做了几次坏事,让她意识到完美断后的意义。

    眼下,她有两条逃生路线。

    一,直接从皇宫里出去。虽然在宫内,她的修为被压制,但飞檐走壁的本领却不需要任何灵力。

    并且,她随身带着假面。为防止不时之需,她总是将假面贴身揣在怀里。所以,她也可以用假面易容成宫人的模样,混出皇宫。

    但是,风险便是,她很有可能暴露自己,从而被人盯上。

    宫内发现刺客,这刺客哪里都不去,却出现在豢养熊妖陆离的圈舍。当然,反应过来的羽林军第一时间所想到的刺客身份,肯定是墨九渊的旧部,而不会直接怀疑到白芨身上来。

    但若仔细排查刺客进宫的途径,很轻易就能查到连接祖洲的传送阵。

    首先,她入传送阵和出传送阵时都搞出了动静,而这动静又被一个小太监和两个宫女听到了。只要有这三人作证,很快就能查到祖洲那边去。

    到时候玉祁为撇清嫌疑,定会竭力从中协助。

    祖洲对来往客商的管理虽然有漏洞,但查一个突然消失不见的人,还是很容易的。

    而白芨若是直接从皇宫离开,那么,在祖洲凭空消失不见的人便是她。

    所以,她好像只有第二条路能走,那便是从传送阵返回祖洲。利用祖洲对外来之人的管理漏洞,再次混入药商们中间,和他们一起乘船离去。

    这样的话,哪怕宫里的人查到祖洲,祖洲那边也找不出来她。

    这条逃生路线听起来好像绕远了,又麻烦,却是最保险的。然而当下要解决的困难是,尽快搞到传送阵的出入口令。

    紫府神芝的发售会,在今日下午就会结束,她若想混在客商里面,必须在发售会结束之前返回祖洲。

    下面的太医院乱成一锅粥的时候,白芨准确的在人群里找到一个可以帮她打开传送阵的人——那个名叫小卓子的太监。

    她的目光紧紧盯在小卓子的身上,只见他走到中年太医身旁,低着脑袋听他说了几句,便转身朝大院外面走去。

    白芨从树上跃下,紧跟在小卓子后面。来到一处没人的巷道,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制住了他。

    “别动!”白芨声音冷冷,听起来很有恐吓作用。

    小卓子年龄小,虽然有几分机灵劲儿,可见自己被一个看不见的人给扼住了要害,也立刻吓得不敢再动弹了。

    “带我进入传送阵,我饶你不死。”白芨没想到这种见不得人的手段,自己用起来竟然如此娴熟?

    “好,”小卓子吓得快要尿裤子了。

    于是,白芨将符篆的隐身功用过度到小卓子身上,他同样也被符篆隐起了身形,这才钳制着他朝安置传送阵的小院走去。

    一路上,白芨把他钳制的很紧,避开了搜寻她的羽林军和惊慌失措的宫人,来到传送阵前。

    白芨听他念了几个拗口的咒语之后,传送阵打开。

    挟持着小卓子进入传送阵里面。在传送阵里,皇宫内压制修士修为的禁制消失,白芨把千辰从乾坤球里面放出来,让他清除掉小卓子的记忆。

    没想到,他不仅能清除了人家的记忆,还能用魔道术法蛊惑人家。

    “记住,”他看着小卓子的眼睛说道,“你从这里出去后,好好去办太医交给你的差事,你什么都没遇到,也什么都不知道。”

    小卓子的目光呆滞,机械的点了点头,转身走出传送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