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生书孟 作品

第62章熊妖陆离

    好在出来的是一个小太监,白芨松了一口气,然后一闪身,在传送阵关闭之前,跳了进去。

    传送阵平稳向前,白芨默默站在这个封闭的空间内,等着传送阵将她送到另一端。

    刚才看见那个小太监,白芨便瞬间明白了这条传送阵通往何处。

    她闭上眼睛,几个深呼吸之后,便看见了前面端口的光芒。从传送阵端口走出,举目四望,见所在之处是被高高的围墙围住。围墙的外面,四角的天空中,有重檐飞宇的一角显现。

    这里是皇宫!

    白芨对皇宫的了解仅限于南天门至太极殿那一段,其他地方,她却无缘踏足。

    两个宫女朝传送阵这边走过来,看了一眼停止运转的传送阵后,相互之间嘀咕道:“刚才明明听见声音的,怎么没人?”

    “是呀,我还纳闷,小卓子怎么会这么快就回来了。”

    “难道是传送阵坏了?”

    “不可能吧?这可是仙家的法宝!”

    “算了,还是先出去吧,免得被掌事的看见,说咱们偷懒。”

    白芨跟在两个宫女身后,随她们往外走。走出这处小院,外面更大的院子里,许多宫女太监正在摆弄着各色各样的药材。

    有人捣磨,有人切割,有人悉心的挑拣晾晒,是一幅十分忙碌的景象。

    一个身穿太医官服的中年男人,急匆匆的走过来,对这两个宫女道:“小卓子还没回来?”

    两个宫女屈膝一礼,然后同时说道:“没有!”

    中年男人一脸着急,嘴里嘀咕道:“怎么这么慢呢?玉祁大人还等着用药呢。”

    他正在团团转的时候,白芨刚才所见的那个小太监终于出现。

    “大人,药来了。”小太监将手中所捧的药盒递交到中年太医手上。

    中年太医接过药,一句话来不及说,立马转身,朝来处走去。

    白芨自然跟上了他。这是个凡人,发现不了白芨的气息,所以,白芨跟得他很近。

    来到另一处院子里,这里有间铁栅栏围成的圈舍,就像白芨在普通人家所见到的牛圈马棚那样。

    一群人在铁栅栏里面,围着一个黑色皮毛的巨大妖兽,不知道在做什么。

    “大人,”中年太医可以说是一路小跑,“药来了。”

    一身皂衣的玉祁从圈舍里面站起身来,看了那药盒一眼,并没有去接。而是说道:“掰开他的嘴,把药喂下去!”

    太医得了吩咐,走到妖兽跟前,与其他人一起合力灌药。

    白芨隔着铁栅栏,努力探着头朝里面看。直到众人灌完了药,相继走出来,她才看清楚那头妖兽的真面目。

    熊妖陆离?

    白芨惊讶的张了张嘴,传声给乾坤球里的千辰道:“是陆离将军!”

    他是太息山的山神,墨九渊的先锋大将!

    这头妖怪身长九尺,力达千钧,在墨九渊手下统兵数十万之众。十三年前,熊将军的大名还响彻寰宇,如今,竟躺在那豢养牲畜的栅栏里任人施为。

    “什么?”千辰不是没听清,而是讶然。

    白芨没有再说第二遍,而是静静注视着铁栅栏内的巨大妖兽。

    “行了,”玉祁在栅栏外转身,对那中年太医说道,“药喂下去,他应该没事了,以后,你们可要悉心照料。若这头熊妖真的死了,你十个脑袋也不够砍的。”

    “是卑职失职,”中年太医擦着汗说道,“卑职以后一定尽心尽力。只是,这头熊妖修为被压制,伤口的自愈能力弱。取胆处的创口反复化脓,若想延长他的寿命,少不得还要麻烦大人。”

    取胆?

    白芨立刻朝熊妖身上看去,只见他腹部插着一根约半尺长的管子,有黄绿色的液体正从那里流出,流进一个封了口的琉璃瓶里。

    “无妨,”玉祁很好脾气的回复他,“我有好几味丹药都指着这熊胆呢,比你还不希望他死。”

    朝廷攻入太息山,妖族大军覆灭,熊将军陆离被生擒。正是玉祁提出这千年熊妖的胆汁是养颜增寿的好药,所以,仙皇才下令把陆离养在宫中,每日取他的胆汁供仙皇的宠妃们服用。

    眼看着中年太医送玉祁离去,其他人也拖拖拉拉的离开这座小院,白芨这才晃了晃铁栏杆:“陆离将军!”她小声唤了他一句。

    这一回,那大黑熊终于有了反应,身子动了动,却爬不起来。白芨这才发现,他所在的棚顶上贴着一张定身符,这大家伙被定身符压制着,只能以极不舒服的姿势横卧在地上。

    “真的是陆离?”千辰不确定的又问了她一句。

    “是!”白芨声音极轻,仿佛要落泪。

    这会儿,有两个粗壮的宫人去而复返,打开铁栏杆的门走进去,将装了半瓶胆汁的琉璃瓶从导管上取下,然后二人合力把圈舍角落里的一个筒状大铁器抬出来。

    白芨默默的站在圈外,隔着铁栅栏往里面看。只见那两个宫人把几十斤重的铁器放在熊背上,绕腹部一圈,正好把黑熊的整个腹背给套住。

    白芨瞬间明白他们这么做的目的,这是为防止陆离抓挠腹部出胆汁的创口,所以给他穿上了一个铁马甲。

    单单只穿上铁马甲还不够,他们又把一条碗口粗的大铁链从角落里拉出来,拴在陆离的脖颈上。做完这一切,伸手将棚顶上的定身符篆除去,这二人才从圈内走出。

    “陆离将军!”宫人们离去后,她又小声的唤了他一声。

    陆离这回终于能从地上爬起来了,转过身朝栅栏外望了望。

    白芨立刻除掉隐身的术法,她的身影凭空出现。

    “是你?”陆离的声音暗哑低沉。

    白芨没想到自己会流泪,可是,此时她却已经哽咽的发不出声音了。

    其实,她和熊妖陆离交情并不如何深厚。当年,他将她虏去了太渊宫,也仅仅是在太渊宫内那几日,有所接触罢了。

    陆离睁着两只乌溜溜的熊眼看着她:“你哭什么?”

    白芨使劲儿抹了抹眼泪,艰难的从嗓子眼里挤出几个字:“是我害得你。”

    陆离面容平静,看向她的眼神既没有炽热的愤怒,也没有冰冷的仇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