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生书孟 作品

第57章祖洲紫府

    白芨走出院门,又返回身,从地上抱起玩耍的沙包,塞进储物袋里,御剑来到执事府。

    由于执事府没有开通直达祖洲的传送阵,白芨在咨询了半天执事府的弟子之后,先乘传送阵到达东海之滨的蓬莱海阁。

    蓬莱海阁位于东海海岸边的丹崖山上,建宗立派已有千余年,属于二级仙派。镇邪司井使始青,便是出身自蓬莱。

    蓬莱海阁的传送阵出入口位于丹崖山脚下,这里也是众多传送阵中最繁忙的一条。因祖、瀛,方丈、扶桑等仙岛皆位于东海之中,且每座岛屿上都盛产灵药,所以每天都会有成千上万名药商,通过这条传送阵来此,等候通往各岛屿的船舶。

    白芨从传送阵走出,来到海岸边。此时,此处的港口倒停着几艘仙家大船,她上前打听到其中一条,正好是通往祖洲的。

    船上的人先让她买了船票,通知她未时三刻开船。现在才早上,距离未时还早,她便在岸边的街道上逛了逛。

    这条紧邻海岸的街道,十分繁华热闹。街旁店铺林立,往来游人如织。

    她在街上走走停停,买了一些珍珠珊瑚之类的纪念品。路过一家酒肆,油腻的菜香味儿让储物袋里的沙包拱了拱。

    “饿啦?”她传声给沙包,虽然它不会回应。

    走进酒肆,把沙包放出来搁在自己膝上,点了些素菜默默坐在那里等。

    “今年的紫府神芝产量不错,价格应该会便宜一些吧?”旁边的一桌客人高声谈论道。

    谁知,他的话一出口,好几桌的客人都开了口。其中有一人说道:

    “紫府神芝每年的产量都不错,可采购的客商太多了,价格也是居高不下。我估计,今年不涨价就不错了。”

    白芨有意无意的听着满屋子的人谈论,才知道这几天正值祖洲岛养神芝收获,天南海北的药商于今日汇聚于此,赶着去收购。而所谓的紫府神芝,乃是养神芝之中的珍品。因出产自紫府琼田,所以被称为紫府神芝。

    紫府正是白芨要去的地方,所以当下打定主意,跟着几个采购紫府神芝的客商走。

    静静的坐在那里给沙包喂食,门口突然走进来一个熟悉的身影。她一眼看见他,那个身影也朝她看了一眼,却立刻移开视线朝客栈的楼上走去。

    “千辰!”她传声给他。

    “帮我,我被人盯上了。”

    千辰话音落下,便有四五个凶神恶煞的男子进入客栈里面。

    “掌柜的,”站在中间的彪形大汉扯着嗓子道。

    那名佝偻着背的客栈掌柜立刻小跑着过来:“几位客官,有何吩咐?”

    他将一张画像摊开在掌柜面前,说道:“见没见过这个人?”

    从白芨的角度看过去,她清楚的看到画像上的人正是千辰。

    那掌柜朝楼梯上看了一眼,见刚才进来的人早已经没了踪影。于是,他笑着问道:“不知几位是……”

    这掌柜在此做生意好多年,没少跟附近的仙派打交道。这搜人抓人的差事,除了蓬莱海阁外,只有负责此处的玄武部有权利。

    而眼前这批人,既没有身穿蓬莱海阁的校服,身上又没有玄武仙使们的标记,自然要先问清了身份。否则搞乱他的生意,让他找谁去。

    中间的汉子一阵语噎,一时答不上来话。好在他旁边的人立刻替他说道:“我们是镇邪司玄武卫。”

    “原来是镇邪司的差爷,”掌柜笑的八面玲珑,“可否看一下差爷们的令牌?”

    镇邪司的人在外办案,令牌是身份的象征,应该第一时间拿出来表明身份的。可这几人却一直磨磨蹭蹭,一幅欲言又止的样子。

    “你是不是活的不耐烦了?”彪形大汉皱了皱眉,“敢这么跟我们说话。”

    “来后院!”千辰的声音突然自白芨耳边响起。

    白芨从容的把沙包装进储物袋,然后结了账,起身朝后院走去。

    穿过大堂直直走,绕过松鹤延年的屏风,便是客栈的后院。她刚在后院现身,千辰便从一颗树的后面冒出头来。

    “快到我乾坤球里躲躲。”

    白芨说着,取出乾坤球,把千辰装了进去。

    她绕开大堂,直接翻墙出了客栈。

    “你怎么跑这里来了?”白芨在街上一边貌似悠闲的往前走,一边往乾坤球里传声道。

    “青龙部一直在追踪我,我就跑到这里来了呗。”

    毕竟当初刺杀妙灵时,千辰是以真面目示人的,所以,镇邪使一查便能查到他。这段时间,他一直亡命奔逃。

    精义城所在的区域正好是青龙部所管辖的东方,自然,主要追查他的人,肯定是青龙使和龙鳞们。

    “刚才追你到客栈里的人,是龙鳞?”白芨好奇的问。

    “没错,他们追了我十几座城池了,我好不容易逃出青龙部所管辖的范围,他们竟又追踪我到这里。”

    这里虽然被称为东海之滨,却归玄武部管辖。必要时,镇邪司四部办案,必须相互配合。逃犯逃到玄武部的区域,只要通知玄武部配合捉拿即可。却不知为何,这几名龙鳞竟然不向玄武部沟通,着便装私自过来拿人。

    不过,玄武部和青龙部的事,她只当个热闹看便好了,没必要去细究。当下转移了话题道:“你把月明露放哪儿了?”

    她挺担心这只鹿妖会对人家不利,不会忍不住把人家给吃了吧?呃,貌似鹿妖是素食。

    “我把藏在了一个小山村里,让她隐姓埋名。”千辰很干脆的回答她。

    “她怎么会听你的?”

    这一问,却让千辰默了一瞬,然后才答非所问的说道:“我清了她的记忆。”

    清了人家的记忆人家就一定听你的?不会喊你叫爹了吧?白芨怀疑千辰把月明露的所有记忆都清除了,让人家小姑娘变成了一张白纸。

    不过,她也不想再追问下去,反正受她连累的小姑娘能平平安安的就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