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生书孟 作品

第54章翻云覆雨(第三更)

    在石崖上稍事准备,等谢公子入定调息一番,三人才相继御起各自法器,朝波澜湖面上飞去。

    趁着一波巨浪未平,三人将珠子含入嘴里,一起钻进浪里,潜入水下。

    因沧龙还在不知疲倦的翻滚,湖面下洋流动荡,暗流汹涌。三人以灵力结阵,使之不被暗流冲散,并逆流而溯,朝沧龙所在的方向游去。

    由于沧龙如水车般不停翻滚,他所在的位置,暗涌更剧烈。是以越往它靠近,游得越艰难。三人靠灵力阵法苦苦支撑,顶流而上,以前进三步,退两步的速度,努力靠近沧龙。

    “大人,谢公子,千万不要松懈呀,”何掌门咬着牙给这两人传声,“否则我们会被这水流卷走的。”

    经他一提醒,这两人再次运转灵力,使阵法牢牢结在一起。

    三人再次齐心协力,朝着沧龙靠近。

    快了,越发接近它了。然而,水流阻力太大,他们竟然无法再前进,却只有倒退的份儿。突然,何掌门那边出现松懈,三人阵法瞬间溃散。

    水流卷着三人,绕着圈儿冲出水面,随着涌起的巨浪,越升越高。此时,他们化作了巨浪中的一员,被巨浪包裹,随巨浪起伏。直到巨浪涌向湖岸,她们才重重被拍在岩石上。

    身体与岩石剧烈相撞,胸腔里涌起的鲜血与口中的避水珠同时喷出。这里面伤势最重的,竟然是何掌门,白芨现在才知道,他所习术法乃是与水相克的土系。

    何掌门是个很有责任心的人,他作为这里的东道主,觉得白芨和谢公子都是来帮他的,自然没有袖手旁观的道理。所以,哪怕明知道自己与水相克,他也要尽自己的一份力。

    谢公子到底是三人中修为最高者,他如今已入金丹后期。虽然前期与沧龙缠斗,耗力不少,如今还依然能抗击住这重重一摔,不摇不晃的站起身。

    白芨虽然也能站起,却也是受了内伤。

    “你们发现了吗?”谢公子站在白芨身前,遥望着湖面,“我好像看到浪潮比刚才小了很多。”

    白芨被他挡着视线,看不着。她只好伸直了胳膊,拍了拍他的腿侧。等谢公子低下头来看她,她才有气无力的道:“你挡着我了。”

    “哦!”谢公子赶紧挪了挪。

    “那沧龙滚了有半个时辰了吧?”何掌门道,“估计它也累了。”

    “哎呀!”谢公子一拍脑门,“我们怎么这么傻,等它彻底滚累了,我们再去和它决战岂不是胜算更大一些。”

    经他这么一说,白芨低下了头,刚才是她提议下水里去找沧龙决战的。

    当然,这两人也怪不着她,因为他们并没有提醒她,可以等沧龙累了再下水。

    “我们赶快调息吧,”何掌门说道,“待会儿等沧龙翻不起浪来了,我们再下水降它。”

    众人都觉得何掌门所言有理,赶紧入定调息。

    天色渐渐暗下来,最终白日换做黑夜。大约在三更的时候,湖面彻底平静下来。白芨在入定中睁开眼,正好望见水平面上的一轮明月。

    这景极美,她情不自禁的想到春江花月夜中的诗句。

    江天一色无纤尘,皎皎空中孤月轮。

    然而,这平静的美景只是表象。那沧龙引发的洪水,将周围的农田村庄淹没,今夜,有多少妻离子散,痛哭哀嚎。

    “轸使大人,”谢公子和何掌门相继来到她身边,“走吧,是时候降服那作乱的沧龙了。”

    “嗯!”白芨重重点头,再次召出水心,御剑入水。

    她们直接潜入湖底,循着沧龙的气息,很快找到了它。这家伙的身子缩小到五丈长,正趴在一处崖壁下歇息。那持续了多半天的翻滚,果然耗尽了它所有力气。

    它看见三人在他面前降落,只能强撑着爬起来,勉力做出战斗姿势。

    白芨注意到,它那双突兀而黝黑的眼睛里,有一抹绝望闪过。哪怕这家伙还没有化形,无法与人类交流,但她仍能从它的眼中读到此时的情绪。

    它的妻儿都死了,是被面前这几人杀死的。他疯狂翻滚出浪潮,想要疯狂的报复人类。它不知疲倦,让翻滚无穷无尽,不留余力的耗费掉自己的最后一丝力气。

    它知道,这么做是在置自己于死地,它的仇家会在他力竭时找上门来。

    已经无所谓了,它本不想独活,早就做好了随妻儿而去的准备。

    不过,它是骄傲的沧龙,不会轻易束手就擒。所以,最后的这决死一战,不可避免。

    “来吧,”白芨看着它,无声的对它道。

    它仿佛听懂了,蓄力向前,迅速凶猛的一个扑咬。三人躲避及时,方使沧龙没有咬住一人。

    然而它大尾巴一甩,周围的湖崖坍塌,乱石纷纷落下,湖水迅速变得浑浊。

    三人用护体罡气挡住下落的乱石,凭气息辨认沧龙的位置。手中各自使出剑招术法,毫不留情的朝着沧龙身上招呼。

    沧龙依旧是左右摆动着身体,然而它这个庞然大物,毕竟是双拳难敌四手。没一会儿,浑浊的湖水中掺杂着浓烈的殷红,慢慢晕染,渐渐扩散。

    沧龙最终在战斗中,耗尽了自己随后一丝生命力。它的血慢慢流干,它也终于趴在湖底一动不动了。

    谢公子拿出缚龙索,将沧龙捆住,拖着它朝水面上游去。

    游出湖面,何掌门立刻召出汤勺,三人一龙坐在汤勺里回到之前的山崖上。

    他们一落地,山崖上焦急的等待人立刻围了上来,个个又惊又喜。

    “公子?”沙长老高兴的手舞足蹈,“你真的把沧龙给杀了?哎呀,真是太了不起了,你这回可为山门增光了呀。”

    “欸……”谢公子摆摆手,“又不是我一个人的功劳,是轸使大人、何掌门与我一起联手,才将沧龙杀掉。”

    “呃,是是是,”沙长老这才意思到自己刚才那句话有问题,怕把白芨得罪了,赶忙给她拍马屁。“轸使大人神勇,巾帼不让须眉……”

    神勇?这应该形容汉子的吧?

    倒是何掌门悄悄给白芨传声道:“敢问轸使大人,您便是当年与妖王决战于太息山下的仙师白芨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