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生书孟 作品

第43章甲乙丙丁

    铁片人虽然薄,但身体灵活自如,除了没有五官外,身法动作与人无异。

    这会儿她没办法以言语诱骗来取胜了。

    白芨与它对打了半天,得知它取自一个筑基后期之人的功法。当然,它打出来的效力,也与那个筑基后期者一模一样。

    也算她运气好,抽取的是一个筑基期之人的录影。

    白芨的真实修为虽然只有筑基初期,但在精妙剑法的相助下,仍能发挥出筑基后期的攻势。所以,她与面前的铁片人,实乃是旗鼓相当。

    虽然前路晦暗不明,但依旧要坚持。她以六二的爻辞默默鼓励自己,竭尽全力,对抗铁片人。

    三个时辰后,她终于把铁片人口中衔着的玉圭弄到手。一阵清脆的响声过后,铁片人立刻僵立不动了,铁符门上一道金光闪现,把铁片人吸了上去。

    “明夷道六二室,白芨胜!”

    她松下一口气,推门走出大阵。

    这一次,她可谓是胜的艰险,整整三个时辰,耗尽了她几乎所有灵力。

    现在,她最需要的便是,回到居住的小院,爬到床上,打坐调息。

    ··

    第六场比试完之后,只剩下九人。侥幸的是,白芨在这九人里面,下面的比试更为艰难。

    由于要从九人里面挑选五名优胜者,所以要改变原本的比试方式。

    新的比试方式还是两两对打,只不过首轮输了的人,还有机会,那便是与下一个人再进行对战。

    本次比试的地点又回到了阆峰之巅,镇邪司在平台中央搭起了擂台,还热烈欢迎上境宗各长老弟子们前来围观。

    白芨很不走运的抽到了乙的身份号牌,与她对战的甲,是一个筑基中期、白发仓髯的老人。

    看到这名老者的这一刻,白芨懵了一瞬。她知道修为这种事,除了努力还要看资质,除了资质还要看机缘。

    这世上有很多不具备修炼资质的凡人。也有很多人,虽然一只脚踏入仙途,但却永远只停留在初级阶段。七八旬老人修炼了一辈子,却只有筑基期修为的并不少见。少见的是,老人家的这份追求理想的进取之心。

    他能从一千多人中脱颖而出,站在这九个人里面,许多人都觉得,这是个奇迹。

    其实白芨以筑基初期的修为,也站在了这九个人里面,应该也算是奇迹。

    两个奇迹比试,就看谁的奇迹延续的时间更长。

    “白仙师!”他笑的很慈蔼,让她想起了自己的爷爷。

    “齐老!”比了这么长时间,选手们之间早就把对手们研究了个底朝天。

    齐老知道她是玄圃台的授剑仙师,白芨当然也知道他一路打下来,站在这里,靠的是谋略和奇诡的功法。

    白芨打探了几个败在他手上的人,所有人都很不可思议的摇着头,说他仿佛能窥见对手的想法。不仅如此,只要对上他的眼睛,自己的思维就能被他所影响。

    听别人这样说,她立刻便想到了窥心之术。

    这是一种上古秘术,由于此术法亦正亦邪,曾被历史上的最后一个传承人毁去。上境宗藏书阁里虽然有相关典籍记载,却皆言明,此术法早已失传。

    没想到,竟为这名老人得了。

    窥心术如此无敌,哪怕齐老仅有筑基期的修为,白芨也不敢轻敌。

    然而,她毕竟还是修为太浅,虽然明知道一开始便着了老人的道,却无法不被他影响。她心绪不稳,每次面对老人时,总舍不得下手。出招也就没那么干脆利落,还破绽百出,最终的结果自然是败下阵来。

    “我输了!”白芨心平气和的抱拳一礼。

    “胜之不武!”齐老也是面容平和。

    第二日进行第二场比试,白芨作为上一场中的失败者,要和抽取了丙号牌之人,再次进行比试。

    她的对手叫俞峰,此人是一尘的徒孙,文执的亲传大弟子。他和李佺是师兄弟,不过论修炼资质,却较李佺差了不止一个层次。如今,仅为元婴初期的修为。

    他原本是在执事府任职的,此次竞选镇邪使,目标是青龙部。

    饶是俞峰的修为进步较慢,却比白芨高出了两个境界,这一场,她自然败得毫无悬念。

    连输两场,白芨的心情有些低落。她灰头土脸的从台上下来,木羽赶紧挤过来见证她的惨烈败象:“要不我去朱凌长老那里替你求求情,你再回玄圃台吧。”

    谁用他求情?人家朱凌长老原本就承诺她,若选不上就回去。

    可是,她不想回头。既然决定离开玄圃台,就绝不会以一个失败者的身份再回去。

    倒是灵宝过来安慰她:“没关系,不就输了两场吗?就算下一场也输了,你后面还有机会呢。”

    好吧,就当这是安慰她的话吧。

    事实证明,灵宝果然是个乌鸦嘴,她真的输给了丁。

    抽取了丁号牌之人,是元婴中期的玉晨夫人——一个活了一百多年的美女。

    玉晨夫人可谓是驻颜有术的典范,一百多岁了,看着还跟二十岁的大姑娘似的。

    许多人都说灵毓秀和白芨站在一起不像母女,倒像姐妹。可白芨觉得,她和玉晨夫人站在一起,也像姐妹,她是姐姐,玉晨是妹妹。

    比试之前,白芨曾替灵毓秀向她讨教保持青春美貌的秘诀,她毫不避讳的回答,乃是她所修的玉女功法。

    此功法又称为补阴采阳术,需以少女体质修炼,修炼之前,必先闭宫绝孕,

    听她这样一说,白芨觉得自己的娘亲想像玉晨夫人一样永葆年轻是不可能了。

    正是由于比试之前的交流,玉晨夫人才对她手下留情了。否则,以她的狠辣功法,她非得残废了不可。

    木羽和灵宝见她输的的确有点儿惨,忍不住给她加油打气:“你下一场一定能赢!”

    结果,她还是输在了戊的手上。

    这回,两人都不敢说什么了。倒是一直坐在宣判席上的始青走过来,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提醒她道:“根据比试规则,如果你不能在前五场中胜出,最后,也很有可能被淘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