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生书孟 作品

第40章幻境之内

    “甲组入镜,”空中突然响起了一个声音,“乙组提前做好准备!”

    “试炼要开始了,”灵宝保持着十足的凑热闹心态,“走,咱们去前面看看。”

    白芨不知道灵宝是怎么做到的,反正他拉着她夹在人堆里,左挤右钻,竟然站到了最靠前的位置。

    甲组的一百名参选者排着队,依次进入直径一人多高的琉璃镜内。

    而乙组的试炼者,已经在等候区就位。黄龙署的弟子扯着嗓子叮嘱他们:“幻境试炼只有一炷香的时间,一炷香之内没有出来者,淘汰!”

    这话他同样也跟甲组的人说过,今日,他要十分悲哀的把这句话重复十遍。

    众人静静的等在映魔镜的外面,映魔镜很平静,映照着湛蓝的天空,和悠闲的白云。

    一刻钟不到,便有人安然无恙的出来了,然后是第二个、第三个……

    一炷香之后,映魔镜停止运转,上百个黄龙署的弟子走进去,进行清场。清场的过程中,有人是走着出来的,神色倒还正常;有的步履踉跄,目光呆滞;更有甚者,是黄龙署的人将之抬出来的。

    清完场地之后,乙组的人的陆续进入。

    白芨被分到了丙组,此时,她已经同其他试炼者一起来到了等候区。

    “别紧张,”灵宝在她身边鼓励她,“还记得师尊教给我们的清净咒吗?”

    “记得,”白芨点头。

    “静心存思,心无恶念,百毒不侵。”

    白芨笑道:“那我进去后,直接打坐入定就行了。”

    灵宝也笑:“你还有心思开玩笑,那我就放心了。我相信你,你不会给咱们清微殿丢脸的。”

    “嗯,”白芨再次点头。

    一炷香后,乙组的人也试炼完毕,现在轮到白芨所在的丙组。

    她和同组的人排队站在映魔镜前面,等前面的人一个一个陆续进入。

    “你一定可以的,”灵宝继续给她加油鼓劲儿,“我在外面等着你!”

    这话说的有点儿……

    好吧,她知道灵宝师兄的意思很单纯的啦……

    她紧随着前面的人跨入映魔镜内。镜中的世界变化无穷,虽然是同一批进来的,然而看到的景象却是完全不一样。

    好像他们每一个人都进入了各自不同的天地。

    白芨所进入的,是一个空荡荡的房间。有个孩童的声音从她耳边响起:“你想要什么?数不尽的财富?”

    话音刚落,房间里立刻出现了一座灵石山,各色珍宝散落满地。

    满目光芒璀璨,是个人见了都会流口水。可是,白芨仍旧站在那里不动。她身为白家大小姐,对财富还真没什么追求。

    那个隐藏起来的童子见她不为所动,立刻又说道:“难道你想要受人尊崇的权位?”

    这句话刚说完,面前的场景便变成了金碧辉煌的宫殿,她身上也换上了高冠华服。她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穿着,发现竟然是仙皇后的服饰。

    想想当今仙皇应属于她太爷爷辈,便觉得这身衣服穿在身上发烫。

    “这你都不满意?”童子的声音又说,“那就把各色美男送给你怎样?”

    说完,宫殿里真的出现了许多位形貌各异的美男子。他们分列两旁,眼神热切而爱慕的望着坐在凤榻上的她。

    “你真的是我心魔吗?”白芨向着空气问了一句。

    她当然知道映魔镜的妙用,便是映照出每个人心中的魔念。可是,她心中的魔,真的是财富、爵禄、美男吗?她怎么感觉这映魔镜映照出的是别人的心魔?

    “别忙,”童子说道,“待会儿你就知道了。”

    果然,她耳边话音刚落,便有一个黑衣男子自耀眼的光束中款款走来。此人龙眉凤目,气质高华。

    “墨九渊?”她忍不住站起身。

    他向她走近,眉眼含笑。

    “等等,”她让男子停在了五步以外。没错,她承认他心仪墨九渊,可是,面前这个,明显是个假的嘛。墨九渊是妖王,身具王者霸气,这种人永远不会笑的这么谄媚。

    “这就是你心目中的墨九渊呀!”童子的声音很是气急败坏,“你不是希望墨九渊多顺从你一些吗?”

    她不太喜欢桀骜不驯的人,可墨九渊本人却正好是这四个字的代名词。眼前的墨九渊确实是她所希望的样子,可是,那却不是真正的他。

    而且,她希望墨九渊多顺从她,是她的心魔吗?

    “怎么不是?”无形中的童子总能猜出她心中所想。

    可她现在并不想要啊!

    小童再次读到了她的想法,“好吧,我们再换一种。”

    眼前的场景转变,同时伴随着童子的声音响起。

    “你小时候的遭遇很不幸,因灵根残缺,遭受了很多人的辱骂。你是否心存怨念?你有想报的仇吗?你想让你的仇人同你一样遭受屈辱,向你跪地求饶吗?”

    这几句话说完,她已经回到位于四海城的白家。她站在曾遭受过旁人白眼和辱骂的小巷子里,高高在上的看着脚下的几个人。

    他们都长大了,再也不是当初那个辱骂她废物的小屁孩了。

    “大小姐饶命,”他们伏在她的脚下,痛哭流涕。

    可是,她却后退了几步。这几个大哥哥虽然小时候欺负过她,但她自师从一清师尊后,便在白家扬眉吐气了。他们对她羡慕还来不及,如今谁还敢看轻她。

    所以,这应该也不算她的心魔吧。

    “你想要走的路危险重重,而且是与整个人族为敌,”童子边说着,场景再次变换起来,“一旦失败,连你的家人都会受你连累。”

    这几句话音落下,她的双脚已经踩在了诛仙台上。她眼看着白家数千口人,被驱赶着走到台上来。侩子手手起刀落,斩下了一颗颗的头颅。

    头颅咕噜噜的滚到她脚下,却还能破口大骂。“都是族长家害的,白家族长养了个不孝女啊,全族上千口人的性命,全葬送在她一个人的手里了……”

    听他骂完,地上的所有头颅都张开嘴大骂起来,不禁有骂声,还有哭声。有老人、有年轻人、有孩童。孩童边哭边说,“我不想死,我不想死……”

    这却是一个让她心惊的场景,没错,她要选的这条路,艰难险阻也就罢了。把她自己一个人的命运搭进去也没什么,可是,一个不慎,便会连累全族。

    “你还是放弃吧,”空中的声音说道,“安安稳稳的在玄圃台做一名授剑仙师多好,你所谓的赎罪,就算不去做,也没人说什么。”

    是啊,在世人眼中,墨九渊是人族的心腹大患,无论他是如何死去的,只要他死去了便好。而她所谓的救赎,是不会被世人理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