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生书孟 作品

第31章以血为饮

    白芨与众人刚走到院门口,最先被送回来的玲玲便迎了上来。她走到众人面前,朝后方望了一眼,说道:“诶?那些没被挑中的姑娘都去了哪儿?”

    “她们没有回来么?”有人回答她。

    玲玲摇了摇头:“没有。”

    “大概是被送回花船上了吧?”另一个做出猜测道。

    “你脖子上疼么?”白芨将玲玲拉倒自己身边,小声问道。

    玲玲摇头,红着脸说道:“不疼,还……还挺舒服呢。”

    “你知道城主对你做了什么事情么?”白芨再问。

    玲玲点头,“一开始不知道,后来就慢慢感觉到了。”

    “你不害怕?”

    玲玲再次摇头,一脸的痴心模样:“当我意识到城主在对我做什么的时候,我便知道,他不是人,但我一点儿都不怕他。他长得那样俊美,又温柔多情,就算被他吃了,我也是甘心的。”

    玲玲被妙灵魅惑得不轻,但白芨又观察了一眼其他三个被吸了精血的,脸上的表情也是如此。而这些没有享受到城主怀抱的人,自然是一副酸溜溜的表情。

    夜色渐深,众人各自回了房,玲玲很慷慨的端出城主赐给她的补品,给白芨和沈冰凝一人一份儿。

    白芨仔细一看,皆是补血之物。

    “我看到今晚被城主吸食的其他三人,也都被厚赐了,你们也会有的。”她说这话时,真诚而大度。

    白芨没有说什么,卸了钗环重新睡下。

    她躺在床上,没有入眠,而是等两位室友睡着后,悄悄起身。下了床来到玲玲和沈冰凝床边,在她们身上各自贴了一张深眠符,便偷偷溜出了门去。

    来到院子里,走到紧闭的大门前,抬头看了眼不算高的院墙,提气一跃。然而,她并没有如想象中那般,顺利翻墙而出。而是被一股无形的力道弹了回来,让她直直摔落在地上。

    屁股摔得很疼,她挣扎站起来。定睛细看,整个临春园都被禁制笼罩,想翻墙出去,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怎么办?”她问乾坤球里的千辰,“这里被禁制罩住了。”

    “简单,”千辰回复她,“你先把我放出来。”

    白芨施咒,放千辰出了乾坤球。

    千辰笑眯眯的走到门口,从怀中掏出一根针来,“我有君上传授的万能钥匙,这世上就没有解不了的禁制。”

    白芨当然记得,墨九渊确实有这么一手开禁制的绝活。

    他在门边无形的禁制上来回划拉了几遍,口中诵诀,说了一声“开!”那禁制便像戳破了的肥皂泡,无声无息的崩裂了。

    二人悄无声息的溜出临春苑,一路飞檐走壁。

    “你以前与妙灵做同僚,就没来过他的府邸么?”

    千辰生硬的回答:“我是君上的侍卫长,担负保卫太渊宫的重任。精义城与太渊宫相隔这么远,我没事来这儿做什么?”

    不知道长期以来墨九渊是怎么跟千辰沟通的,他说话这样冷硬,根本就不会聊天嘛!白芨不说话了,闷着头继续往前探查。

    没多久,他们落到一堵明显比其他院墙高出了许多的墙上。从墙上落下来,见这儿有一扇门。门上落锁,而门口立着石碑,上写“内有凶禽,禁止进入”八个字。

    虽说这院落属于府里的禁地,可并没有设禁制。而高墙大院,显然只是为了阻隔凡人的。这城主府的主人连同下人府兵全都是妖怪,所要阻隔的凡人,也只能是那些为妙灵提供精血的少女。

    白芨干脆翻墙进入院内,还没站稳,一阵风吹来,令人作呕的腐臭味儿熏的她差点儿晕过去。

    千辰跟在她身后落下,显然也闻到了。

    这处院落没有建房屋,几棵高大的乔木在院子中间耸立,把一轮圆月挡在树梢头。

    抬眼望去,面前高大的树冠上栖息着几只灰黑色的大鸟。白日里带她们进入城主府的,便是这种鸟。

    白芨往前走了几步,突然脚下一滑,低头看去,见是一截白骨。她的夜视能力虽然也随着修为的回落而降低,可月色明亮,她依然能辨识出这是人的腿骨。

    她弯下身子扒拉了一下草丛,发现草丛里到处都是散落的骨头。有些年岁久远的,已经开始风化了。

    又一阵风吹来,腐肉的气味儿愈发浓重,直到千辰招呼了她一声:“看这里。”

    白芨走到千辰身边,才发现树下躺着一具腐尸。这具尸体已经破败不堪了,上身骨架裸露,内脏被掏走。周边散落了一地的衣服碎片,看衣服的鲜艳颜色,应该是一名年轻女子。

    白芨蹲下来仔细查看了一番,从骨骼上判断,该女子应该不足三十岁。残缺不全的皮肉上,尽是被某种尖喙的动物叨啄的痕迹。

    不难看出,这儿是一所饲养这种灰黑大鸟的园子,而这名不幸的女子,便是被扔在这里喂养它们的。

    “原来他就把这种鸟养在这里?”千辰随意说道。

    “这是什么鸟?”白芨问他。

    “这种鸟叫黑袍鹫,”千辰一本正经的为她拓展知识,“爱吃腐肉,是妙灵的坐骑。”

    该鸟体型硕大,张开翅膀,可覆盖三分之一的城主府。尖喙利爪,可用于战斗,但昼出夜伏,太阳一落山就爬在树梢上,死也不动。

    白芨的关注点并不在大鸟的特性上,听着千辰的介绍,她心头猛然涌起不好的预感。

    放眼在园子里四处查看,突然,在半人高的草丛里,她看到了今晚上被妙灵淘汰的四名少女。

    这些女子都已经死去,横七竖八的躺在那里。不用说,她们也同那名已经腐烂了的女子一样,成了这邪恶大鸟的一顿餐饭。

    “自从投效朝廷,妙灵的日子应该不太好过,”千辰凑近看了看树上的大鸟说道,“我记得他以前说过,府里养了上百只黑袍鹫,每天需要捉几百个凡人投喂它们,现在才这么几只,看来是养不起了。”

    在千辰看来,妖怪们和所喂养的宠物食用人肉与人族食用动物一样,无可指摘,所以他才不把凡人的性命当回事。

    这些大鸟正在树上睡觉,虽然被白芨和千辰两位不速之客给吵醒了,却也懒得动一动身子。只嘴里发出几声咕咕怪叫,便继续合上双目,一点儿也不像其他生灵那般灵敏。

    其实到这里,白芨便已经预感到进入城主府内的凡人少女们的结局。

    妙灵是个反复无常的人,他只喜欢少女的精血。而凡人的青春短暂,那些年龄稍大一些的,不再得他的青眼,最终只能葬身于这些黑袍鹫的口腹之中。

    “我们再去别处看看吧!”

    这里景象实在太瘆人了,她不忍再待下去。

    离开黑袍鹫饲养园,又找到了另一处禁止入内的房子,养蛊房。

    这是一所蚕房一样的小屋,一个个的蛊箱里,不停的传出沙沙的声响。

    妙灵善用蛊这件事,她有所耳闻。

    千辰拉开一个蛊箱,伸进手去捻出一只小虫,看了看说道:“这是痴情蛊,想不到他还在养这玩意儿。”

    所谓痴情蛊,便是中蛊之人,会对施蛊者一见倾心,死心塌地,坚贞不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