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生书孟 作品

第23章一桌素宴

    白芨等了半天,没等来木羽的回应,她也冷哼一声,对面前的千辰道:“我一直都觉得你是个挺不错的人,在上境宗时就想和你交朋友。”

    木羽一听,立刻在球里气炸了,“我什么时候想和千辰交朋友了?”

    千辰一听这话也感觉挺莫名其妙:“交朋友?我是妖兽,你想和妖**朋友?”

    “妖兽又如何?”她毫不理会炸毛的木羽,对千辰道,“无论是人类,还是妖族,都是天父地母孕育出的生灵。当今仙皇开明,倡导人类消除偏见,人族与妖族和谐相处。有些妖兽都能入朝为官,我与你又如何不能交朋友?”

    “好啊,”千辰说道,“我现在可是朝廷重犯,你要是现在还想和我交朋友的话,就把我从这里弄出去。”

    他说完,看着她,等着她的回应。可面前之人面露难色,迟迟无法给他一个回答。他嗤笑一声,摇了摇头,转过身去继续干活。

    “我不是不想救你,”他那声嗤笑把她伤到了,“你也知道,在这里,所有人的修为都被压制,我的储物法宝也不能使用。要救你出去并不容易,不过你放心,我,我会想办法的。”

    听她这么说,他立刻停下手上的工作,靠近她说道;“你真的想救我?”

    “嗯,”她坚定的点头。

    “我如何相信你?”

    她又被伤到了!不过,劳役逃跑可是重罪,更何况千辰是朝廷重犯,他谨慎一些也无可厚非。

    “我愿意立下血誓。”

    “好,你立吧!”

    不愧是墨九渊手底下出来的,简直和那家伙的行事风格如出一辙。

    她在地上捡了一块锋利的石头,用力朝手上划开一道伤口,朝天起誓道:“我——白芨,今日立下血誓,一定想尽办法救千辰出去,如违誓言,任凭天道处置。“

    “你,你不是木羽?”他确定他刚才听到的是白芨两个字。

    白芨无声的点头,“你这回肯相信我了吧?”

    “哼,”他神色古怪,“自然相信。不过,你打算怎么救我出去?”

    “我,我第一次来,不太熟悉这里的环境……”

    “我倒是有个办法,”他说道,“但需要你帮我。”

    “你说!”

    “借用你们的大船!”

    “绝对不行,”木羽突然传声给她,“我刚才就想告诉你的,水底的那群东西,专门吞噬心怀鬼胎之人。若有谁在海面上做了什么,必会让它们拖进海里去。你又是想在船上盗取五色炼石,又是想把朝廷重犯藏在船里,哪怕你神通广大,一旦被水祟盯上,你必会暴露无疑。”

    也正因为如此,这些充当劳役的妖兽们才不得不被困在这片岛上。它们的妖力被禁制压制,倘若登船逃跑,水祟非但不载它们,反而会被拖进海里吞噬。

    听木羽这么一解释,白芨的心立刻变得拔凉拔凉的。

    “怎么样?”见白芨迟迟不回复,千辰催促道,“你帮还是不帮?”

    白芨:“你应该知道,水底的那群东西会阻止你对吧?”

    “我当然知道!”他答。

    白芨咬了咬牙:“你有几成把握能逃离?”

    “三成!”

    她点头,“够了,那就冒险一试吧!”

    “你疯了?”木羽在球里嚎叫,“我要被你害死了!”

    白芨不理他,她看见袁将军正往采石场这边走来。

    “仙使,”他来到她身边道,“您怎么来了这里?快回去吧,文执大人正找您呢。”

    “好,”她回头看了千辰一眼,跟随袁将军往营帐走去。

    这一路上,木羽念叨个不停:“绝交,必须和你绝交。又是五色炼石,又是千辰的,再不绝交,我肯定要被你玩儿死。”

    白芨依旧不理他,跟随着袁将军的脚步,沿着海边往大营的方向走。

    一进入辕门,便听到有人在发火,袁将军来到营帐外面没敢进去。白芨也在外面听了一会儿,见是为了素宴的事。

    里面那些修士全都是无肉不欢的,看着满桌的素菜,自然让他们觉得自己被怠慢了。

    “那姓袁的呢?把他叫过来。”这样高调又不可一世的嗓门,除了纯阳没有别人。

    回话的厨子唯唯诺诺,“仙使大人息怒,我们也是没办法。刚才抓了一只野猪仔,想给各位仙使烤全猪,却被一位穿青衣的仙使给放了……”

    那穿青衣的仙使自然是木羽无疑了,他刚才出去到现在就没回来。

    “放了?”纯阳继续向厨子发难,“放了头野猪,你们不会再抓一只别的什么吗,哪怕是只鸡也行啊!”

    围坐在桌上的其他人都认同的点头,齐刷刷的目光看着厨子。

    厨子愈发战战兢兢,浑身哆嗦,差点儿吓尿了。

    这时候,一身青衣的木羽走了进来,给厨子解围道:“没你的事儿了,回去吧!”

    她此时这一副做派可完全不像木羽。然而,众人只感觉木羽与平日里不同,却并没有多想,他们的思维还纠结在今日的素宴上。

    “哟,我们的大善人木羽回来了?”纯阳高声道。

    白芨没有理他,径自坐下来,看着面前的素菜准备举箸而食。

    这视旁人如无物的倨傲气度,又是极不木羽。

    木羽平时寡言少语,在这群人里很没有存在感。白芨也不是那种话多的人,所以和这群人相处至今,他们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

    此时虽然见木羽与平时明哲保身的做派不一样,也只道是他一时冲动。毕竟,人的行为模式并不是一成不变的。

    见木羽如此藐视他,作为二十八镇邪使之一的纯阳立刻炸毛,气焰更胜。

    “你他妈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白芨说话不轻不重,“那头猪仔已在化形前期,依仙朝律法,禁止宰杀。”

    “文执大人带你来这里吃饭,你好好吃就是了,管什么闲事?”

    他时刻都把文执搬出来,文执坐在一旁却由着他。

    白芨站起来正色看着他;“你是镇邪使,是执法者,本应······”

    “你他妈今日还教训起我来了?”纯阳说着就要召唤自己的法器。

    只可惜,灵力被压制,他什么也没召唤出来。

    但他此时已经极度气愤,非要要给木羽一个教训不可。既然法器无法使用,便只能拳脚相向。

    他一把掀翻了桌子,以箸为剑,欺身向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