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生书孟 作品

第19章你要玩完

    我会修成真仙,入九寒极狱救你。

    她说完这句话强迫自己醒来。窗外夜色正浓,星月暗淡。她走出房门,来到木羽的小竹楼前。

    竹楼外罩着一层禁制,她无法进入。

    乾坤球在她手中慢慢旋转,她轻呼一声“收”,一整栋的竹楼原地消失,出现在了她的乾坤球里。

    她让竹楼慢慢落在一处山顶,而此时,木羽却还在竹楼内酣睡。可以想象,当他醒来发现自己身处在山林里、临崖而居,该是怎样的惶恐。

    直接连人带房子收走,确实挺麻烦,太容易引人怀疑,她还要布置阵法营造一座竹楼幻境出来。

    好在她曾经好学上进,学了些阵法的皮毛,布置简单的幻境不在话下。可幻境毕竟是幻境,一旦走进,就会发现竹楼是假的。

    保险起见,她在竹楼外面挂了个木牌,木牌上写了“本人不在,五日方回”八个大字。并祈祷没有哪个不开眼的非得走进幻境里去看看。

    做完这些,她拍了拍双手,转身离去。

    木羽已入金丹后期,她是打不过他的。而且这人特轴,肯定无法说服他乖乖站着不动,好让乾坤球把他收进去。没办法,只能在他浑然不觉的情况下,连人带房子全部收走。

    回到自己的小院,宝贝似的拿出一个小盒子。这里面装着几百张假面的白版,是她从李佺的密室里偷出来的。

    李佺死后,她趁没人注意,潜入到李佺家的密室里,把这一百多张假面白版给偷了出来。后来,族内查抄李佺的宅邸,只在密室里发现了炼制成型的假面。

    不过,仅凭那些炼制出形貌的假面,也足以坐实李佺的罪证了。

    天刚刚亮,她便被一声大喝给吵醒:“白芨,你给我出来。”

    不用说,这一大清早扰她清梦的,必定是气急败坏的木羽。

    白芨打着哈欠自储物袋里掏出乾坤球,立刻便看见木羽正站在山崖顶端,昂着脖子朝她嚷。他是见过她这宝贝乾坤球的,还进来玩过。

    所以,他醒来后走出竹楼,没懵多久,便认出了自己的所在。

    “你什么意思?快放我出去?”他传声给她。

    白芨揉了揉惺忪的睡眼:“你好好在我的球里歇两日,我替你去挣那两百灵石如何?”

    “你替我挣?如何替我?都跟你说了,押运灵石的任务你接不了,他们只用我这种知根知底的人。”

    她当然知道,灵石的押运,事关重大,哪怕人手不够也不会随便加人进去。所以,她只能易容成木羽的样子。

    好在,昨晚上她早有准备。她在木羽送乌龟给她的时候,趁机薅了根他的头发,已经炼制出了他容貌。

    先去朱凌长老那里请了假,回来后拿出假面。

    她毫不避讳的当着木羽的面把假面带上,木羽长大了嘴巴,继续仰着脖子传声给她。

    “你你你,你竟然使用魔道邪术?你杀人了?”木羽果然见多识广。

    要想让人皮假面呈现的效果栩栩如生,必须直接在活人身上剥离皮肤。而李佺所收藏的假面皆是质量上乘,剥离手法精准,可以想见,他一共残忍杀害了多少人?

    “没有没有,你放心,我手上没有沾凡人的血。”她不耐烦的给他解释。

    按当朝律法,无论修士还是妖魔,残害凡人性命者,一律当诛。

    “你的假面哪儿来的?”

    “偷的,”她不再理他,对着铜镜认真捏脸。

    “小姐,放我出去。”木羽还在她耳边碎碎念,云英的声音又响起。

    白芨给了她一张传声符,她每日醒来第一句话就是,“小姐放我出去!”

    “你今日出不来了,在里面呆着吧。”乾坤球的出口一但打开,木羽肯定能溜出来。

    她捏好假面,换上一身青衣,在镜子里照了照。这神态形貌,简直是木羽本人。

    木羽还在努力不懈的传声给她:“你这样太危险了,万一被发现,我倒容易撇干净,反正我也是受害者,你肯定得玩儿······”

    “完”字隐没,她把木羽所在的上空设置了隔离雾。只见球内白蒙蒙的一片,什么也看不见,什么也听不见。

    把球放进储物袋,把沙包也同样放进去,还有那只巴掌大的乌龟。

    走出家门,她才想到应该和木羽好好交流交流在哪里集合的事情。

    用意念驱除掉球里的浓雾,传声给他:“集合的地点在哪里?我应该要注意些什么?”

    等了一息,对方不答。

    “这个时候就别闹别扭了,我已经出门了,待会儿到了镇邪司,你不会忍心看着我玩儿完吧?

    木羽气呼呼的哼了一声,显得很无奈。

    “你直接去镇邪司青龙部找文执,他是此次任务的负责人。”

    镇邪司二十八使分为四部,分别是青龙部、白虎部、朱雀部、玄武部。每部设七人,依据二十八星宿的次序排列。

    她沉睡前,文执还只是一名玄圃台副仙师,现在竟然一跃成为了青龙部角使。角使乃该部门的老大,手下掌管着其余六个人,以及无数名龙鳞。(龙鳞乃青龙部差役)

    押送灵石的任务由角使亲自出马,足以显示任务之重大。

    “唉,”木羽忧心忡忡,“文执这人心狠手辣,做事又不讲情面,你要是栽在他手里,全家都得玩儿完。我刚才劝你不听,非得以身犯险······”

    “你非得在这个时候拿负面情绪影响我吗?”镇邪司青龙部近在咫尺。

    木羽乖乖的闭嘴不言。

    刚踏入阆峰之巅的平台,迎面走来一人。“唉,木羽,你怎么才来?就差你了。”

    这人白芨不认识,“他是谁?”她传声给木羽道。

    “苍山!”

    他虽然在白芨的储物袋里,看不见外面的状况,但能听到外界的动静。

    “不小心睡过了头,”她学着木羽的样子笑了笑。

    “赶紧走吧,小心文执发火!”他很自然的把胳膊搭在木羽肩头。

    默默忍受着这人过于亲密的举动,来到镇邪司青龙部内部,直接进入文执所在角宿堂。

    这里面已经站了七八个人,她基本上都不认识。好在,木羽本就不爱多言,大家相互点点头笑了笑,算是打过招呼了。

    “人都到齐了吗?”文执走到众人面前,一一辨认了一遍。

    “没错,人都到齐了。”他自问自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