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生书孟 作品

第161章只待追忆

    十五岁的白芨凭借精妙境的剑法,成为玄圃台年纪最小的授剑仙师。甚至所教授的弟子,个个年龄都比她大。

    她第一天授课,弟子们并不如何恭敬的朝她行了礼。白芨站在众人前面,从他们的眼睛里就能看出,这些人并不服气。

    其实,她也很紧张,只想着按照之前准备好的流程走,便也不去管弟子们的反应如何。

    才刚讲了没两句,就有弟子站起来捣乱。

    “能否请仙师先给我们演练几招绝妙境剑法?”

    她惶恐的抬头,却看见第一排的清秀少年正看好戏般,神情慵懒的看着她。

    白芨手心冒汗,点点头答应下来。然后走到弟子们之间,持剑演练起来。

    只有当手中握剑时,她才觉得,心跳不会那么快。

    由于周围围着人,她刻意收敛了剑气,但熟练轻巧的剑法,还是让她赢得了弟子们的掌声。这一场演练,她倒是找回了一些自信。

    不过后来,木羽告诉她,面对这种要求,作为仙师可以很威严的拒绝。因为仙师的剑,不是拿来让人观赏的。

    第一天授课,她经验不足,面对闹事弟子束手无策,只能是傻傻的点头答应。

    她的剑法虽然受到了认同,但弟子们仍旧不受她的管束。有时候她在上面讲解,下面的弟子们却打闹的不可开交。

    哪个叫做飞景的家伙,不仅喜欢欺负师兄弟,还总是和她作对。

    玄圃台的日子之飞景

    身为妖王,墨九渊进玄圃台的目的有两个。

    其一是自然是政治方面的需要,打入敌人内部。其二,是想寻回母后留给他的唯一法宝,乾坤球。

    他知道,乾坤球被当年自己的贴身护卫收起来了,成为了白家的传家宝。本来想直接抢过来的,但那日在翼然亭内,看见外面专心练剑的小姑娘,目光竟然不自觉的被吸引。

    接近她,既是刻意,也是无意。

    他想以一个比较温和的方式,要回属于自己的法宝。于是刻意接近她,却没想到,她比自己料想的有意思多了。

    欺负人也会上瘾,他欲罢不能。然而,当他看见她躲在一丛树林里抹眼泪时,心里竟然没来由的抽疼了一下。愧疚之心和怜惜之意齐齐涌上心头。

    那天,他突然下了决心,要保护那个坚强又脆弱的女子。

    堂堂妖王,竟然在课堂上公然打架。

    只因为叫邱天的小子,出言侮辱了白仙师。他当场就把那出言不逊的家伙干趴下了,顿时,课堂上鸦雀无声。

    邱天的名副其实的仙三代,家族是十分有实力的二级门派。

    上课没几天,他便隐隐有在课堂上称王称霸的苗头了。然而这一架之后,课堂上的霸主地位,自然是换人了。

    当然,打架还是要受罚的。

    他和小霸王邱天一起,罚在外面倒立。

    墨九渊已经决定,以后会顺着白芨,自然二话不说就去了门外。

    也不知道事情是怎么演变的,他追求仙师的事情,弄得人尽皆知。同一课堂上的师兄弟们,还都热情十足的助他一臂之力。

    不过,好在他在师兄弟们之间,早已经树立起了威信。旁人的起哄对他来说,并不见得是坏事情。

    他各种花招都耍了,上课时会不好好练剑,好让白芨亲自指导;他会想方设法的向对方提问,并且总是一副不懂的表情,好让她多多讲解。

    整间课堂上,几乎没人敢打扰白芨,她的课堂时间几乎被他全部占据。

    白芨当时居住在清微殿,晚上的时候,他会悄悄破坏掉并不牢固的禁制,去看她。

    舒心的日子总是过不了多久,妖族每十年一度的万妖大会,会在七月的圆月之夜召开。

    他要提前一个月赶回太息山,主持大局。

    终于知道,什么叫做思念,什么叫做牵挂。

    膀大腰圆的陆离大步流星的走进勾陈殿,正欲向墨九渊汇报近来的防御的情况,却见对方手持一柄回溯镜,吃吃傻笑。

    他顿时打了个激灵,感觉浑身冷飕飕的。堂堂妖王,众妖心中威武霸气的存在,竟然对着法宝傻笑,简直太可怕了。

    回头向千辰打听,这才得知,君上这是思春呢。

    “这还不简单,”陆离信誓旦旦,“我这就把那个女子抓来,交给君上。”

    千辰蹙眉,他也知道君上自上境宗回来后不太正常,但把人抓来这种事,他没敢想。不过也没有阻止陆离,万一能治君上的疯魔病呢?

    当然,最坏的结果便是,惹君上发怒。反正死道友不死贫道,把陆离推出去试试也不错。

    白芨像往常一样,在玄圃台授完剑,便准备往清微殿的方向而去。去见千辰鬼鬼祟祟的站在一棵树下。

    千辰是飞景的长随,早就虽他离开上境宗,回门派处理事务去了。所以,此时见到他,白芨还是很纳闷。

    见千辰躲在树后,见着她之后朝她招手。白芨没想那么多,两步走了过去。

    “公子遇上了点儿麻烦,”千辰支支吾吾的说道,“想请仙师相助。”

    虽然飞景那家伙一开始没少在课堂上找麻烦,但后来,他树立起了威信,帮了她不少。至今为止,课堂上没敢再有人捣乱。

    为这,面对对方麻烦,她能帮的自然还是应该帮一把的。

    “他怎么了?”白芨问。

    “呃,由于公子修为不高,他在门派里不太被承认,所以,想请仙师去给公子撑个门面。”

    撑门面这种事,于白芨而言小事一桩。

    况且,她作为族长家的女儿,对飞景所面临的困境感同身受。这个忙,她倒是乐意帮。

    当下,随着千辰走出上境宗,却没想到一个不注意,被人用法器给罩住。

    白芨被装在一个麻袋一样的法器里,连呼救的声音都穿不出去。那名冒充千辰的人,不知道扛着她跑了多久,终于将她放在了一间屋子里。

    屋子里熏着香,她闻了没一会儿就睡着了。

    “你真的把仙师给掳来了?”门外的一个千辰问另一个。

    “对呀,那还有假?我要赶着去告诉君上。”

    “等等,先把我模样的面具摘下来。”

    另一个千辰嘿嘿笑两声,从脸上撤下一张面皮。

    千辰直觉的陆离肯定讨不了好,说不定还会受罚。他不由得在心里嘿嘿笑两声,心想,有好戏看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