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生书孟 作品

第149章前往幽都

    “师妹的法宝甚好,”始青叹息一声,“像么大的储物法宝,我也仅仅是听说过,却无缘得见。”

    “我们三人一起去幽都,定会惹人怀疑。师妹斗胆请求,我一人前去。”

    “这个……”灵宝担忧的看着她,“你自己一个人能行吗?”

    “师兄放心,哪里的一切,你们不是已经探查好了么?我只要按照计划行事即可!”

    “可是……”灵宝还是担心。

    “我看师妹能行,”始青目光炯炯,仿佛能穿过皮肉,看到人的心底,“就让师妹前去吧!”

    白芨心虚的垂下眼睑,不与始青对视。

    灵宝心里清楚,白芨身负异宝,她去幽都最合适。可这个妹妹,他却是极为看重的,面上担忧不减,又唠唠叨叨说了许多了小心保重的话。

    第二日,白芨便收到了司正亲自下达的命令,让她于两日后押送犯人,前往幽都。

    天气晴朗的上午,白芨带着雀羽们在黄龙署门前的广场上集合好。

    各部往幽都流放的犯人,陆续带了过来。进行过一系列的交接,白芨一声令下,雀羽们带着犯人坐上镇邪司提供的飞舟。

    “师妹,等等我!”一抹青色身影由远及近。

    “木羽师兄?”白芨走下飞舟,迎向他道,“你来做什么?”

    “可否让我一起去幽都?”他停在白芨面前,微微喘息。

    白芨拿“你在开玩笑吧”的眼神看他。

    他可着劲儿为自己争取,“我是镇邪司挂名了名的外勤人员,让挂名者帮忙押送犯人,之前也有很多先例,麻烦师妹帮我申请。”

    他说话的口气,可没有半点儿求人帮忙的意思。总归是和他太熟了,帮忙成了理所应当的。

    “你去幽都做什么?”白芨忍不住问。

    木羽左右看看,传声给她道:“我想去见一见大师兄!”

    他和白芨拜入师尊门下时,大师兄若凌便已经是镇邪司司正了,他日理万机,很少与下面的师弟们接触。

    白芨虽然不遗余力的想要营救他,却并不是因为和他的感情有多深,而是因着师尊,觉得应该、必须这么做。

    那么,木羽呢?他又是出于何种情感,冒险去见若凌。

    “不行,”白芨一口回绝他。

    她此去幽都,就是为营救若凌,多一个木羽,便是多了一个计划之外的意外。

    “你若不同意,我去找始青师兄!”他是铁了心的要去。

    始青正好出朱雀部大门,木羽三两步迎上去。

    “师兄,”他端端正正的行了一礼,

    “木羽师弟,何事来此?”

    木羽嘴唇未动,显然是在传声给始青。没一会儿,始青眼睛徒然睁大,带着些怒气瞪了木羽一眼。

    木羽并没有被始青的愠怒吓到,依旧传声说服。

    “胡闹!”始青气急斥责出声。

    “师兄,我敢如是说,便不怕什么。你若是想明哲保身,把我抓起来,悉听尊便。”

    始青的神色缓和了不少,他踱步到白芨身前:“师妹且先等一下!”

    言罢,他转回身,吩咐主簿填写申请挂职人员同往的文书。

    只要编一个充足的理由,由部门的老大签字同意就行。这没什么难办的,始青就是部门老大,他完全可以自己申请自己签字。

    坐在飞舟上,白芨用胳膊肘杵了杵木羽,“你怎么说服始青师兄的?”

    木羽不答,一脸得意。

    白芨撇撇嘴,放弃套他的话。

    没一会儿到了传送阵出入口,雀羽们押着使不出灵力的犯人,依次进入通往幽都的传送阵。

    幽都本是魔界的都城,三百年前被仙朝收复后,成为朝廷流放犯人之地。

    犯人和当地的魔民混居,在幽河开采火曜石。

    这种石头可燃起地阴之火,无论炼丹还是炼器,都是上佳的阴性火源。

    白芨头一次来幽都,出传送阵时看着暗沉的仅有一束绿光的天空,倍感惊奇。

    幽都无白日,天空永远暗沉,连着下面的城池都是灰蒙蒙的。

    对于见识过外面五彩斑斓的花花世界的人修或妖修来说,这样单调的色彩,住的久一点就会让人乏味的抓狂。

    传送阵旁早就有幽都城主府的人等候在此,白芨和一名叫齐天的城主府长史见过面后,便径直往幽河边走去。

    幽河采石区由一名校尉负责,把犯人和采石区做了交接,白芨一行的任务也算完成了。

    接下来,便是去城主府赴宴。

    每一批来此押送犯人的镇邪使,都会受到城主的热情款待。原因无他,每一任城主在此地干不了多久,就会抓耳挠腮,想方设法的离开这个鬼地方。

    而押送犯人来此的镇邪使,是唯一可让他沟通外界的通道。

    当然,幽都城主的前途命运,在果实手里掌控着,镇邪使可没资格插手。但是,这也不妨碍历任城主们挖空心思的在镇邪使们身上打主意。

    他知道,有些镇邪使是能在国师面前说上话的。

    跟随城主府长史齐天来到一座乌黑的高大建筑前,便见幽都城主万风早早迎了出来。

    “哎呀,轸使大人!”

    “万城主!”

    二人品阶相等,互相抱拳见礼。一番寒暄后,万风亲自在前面引路,带白芨等人往前殿走去。

    酒菜是早就备好了的,客主双方客客气气的各自入座,接风宴在魔界女子的妖娆舞姿中开始。

    “魔界虽无灵气,与我们仙修来说,毫无助益。可世代生活在此的魔民们,却得益于魔气的滋养,所谓一方水土养一方人。”

    万风别有深意的笑着,白芨也只好不置可否的跟着他笑。

    若是她是个男子也就罢了,拿这些仅穿了一件黑纱、除重要部位外,肌肤若隐若现的舞女们招待她完全说得过去,可白芨毕竟是个女子。

    她闷着头喝了一杯清酒,抬眼之际却见中央扭动着身子的舞技们,褪下了上身的衣服。她这才看清楚,原来那一个个妖娆的面孔,都是男人!

    之前他们胸前萦绕着一团黑气,上衣褪下后,黑气消失,露出坚实的胸膛。

    光着膀子的男人,白芨不是没见过,却从来不曾像如今这般窘迫。

    她押了一口酒,掩下眼中的神色。

    可坐在主人位上的万风,却显得很没有眼色。一曲舞罢,笑眯眯的看着她道:“轸使大人,您请。”

    白芨愣了一下,随即反应过来,是让她挑个陪酒的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