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生书孟 作品

第145章秘境开启

    “是,秘境一开启,就有七八个镇邪使被困在了里面,这不,报事台上的任务都快没人领了。井使大人无奈,只能自己去做。”

    “走吧,”白芨站起身,“我们去做个任务,赚钱糊口。”

    两只大妖想去秘境,也好带他们离开上境宗,然后找机会放他们离去。

    “出大事了,出大事了,”井宿堂主簿匆忙忙的跑进来。

    白芨愣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这会儿朱雀部没人,就她一个镇邪使在,出事自然是来找她。

    “秘境出事情了,”主簿连气都来不及喘匀,跨进门便说道,“从秘境中出来的人突然发狂,打死打伤人无数,连派过去维持秩序的镇邪使也没能幸免。”

    还有这种事?这秘境邪门呀!

    白芨忍不住对千辰和陆离道:“你们确定还要去?”

    两只大妖冒险精神浓郁:“当然要去,这么大的热闹,不去瞧瞧怎么可以。”

    点上所有雀羽,走出轸宿堂直接御剑前往秘境。

    秘境位于金台山内,两座山崖紧靠,只留一线天。

    穿过一线天,众多修士聚集在一扇虚幻的月洞门外。有些三三两两的站在一起谈论着什么,有些则坐在一旁闭目调息。

    还有些人,躺在草地上,看起来受了严重的伤。

    白芨带人刚从一线天钻出来,清醒的人便纷纷朝她们看过来。

    “怎么回事儿?闹事的人呢?”季秋走过去,一副耀武扬威的嘴脸。

    有人上前道:“呶,都在地上躺着呢?”

    又有人小声嘀咕:“来的可真是时候,事情都平息了才到。”

    白芨没有理会旁人不满的态度,随便找了一个躺下的人,蹲下身检查了起来。

    “谁能在刚才的事情详细说一下?”季秋自觉的去采集旁人的口供。

    面目发青,七窍流血,显然是中了剧毒。再依次看向躺着的别人,凡是中毒死了的,都是这种症状。

    而有些被中毒发狂的人所伤,伤口处也残留了这种毒素。

    好在修士们闯秘境,各种解毒的丹药都准备的足够充沛,这倒不用镇邪使们操心。

    “这是一种什么毒?”她把此人的症状说了,随即问乾坤球里的千辰道。

    “不好判断,”千辰沉吟一阵,提议道:“要不去秘境里面看看?”

    明知道千辰在怂恿自己闯秘境,白芨还是点了点头,她对那不知名的毒物充满了好奇。

    “大人,”季秋了解完详情,走过来汇报。

    站在秘境外的,原本都是被秘境阻挡在外,不得进入的人。他们等在这里的目的,除了想围观有幸进入秘境者得到的宝物,实力强大的,还想趁机夺宝。

    虽然有镇邪司的人在此维持秩序,也挡不住他们杀人夺宝的蠢蠢欲动的心。

    然而,第一批出秘境的人,就状态癫狂,见人就杀。

    这批人在秘境里面呆了将近两个月,也不知道拿没拿到宝物,反正他们倒下后,活着的人不敢碰他们。这毒蹊跷,能穿透修士的罡气罩。是以,谁也不敢翻动这些尸体。

    白芨朝秘境口望了一眼,对季秋道:“你先带人守在这里,我去秘境里面看看。”

    “大人……”季秋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又一批人从里面出来。他们不是走出来的,看那些人的狼狈模样,明显是被甩出来的。

    白芨心中突然冒出一个想法,当然,不只是她。有些活的年岁长,又博览过杂七杂八的书籍的,也有同样的想法。

    “莫非,这秘境里有境灵?”

    秘境就十分罕见了,百年难得遇到一次,而有境灵的秘境,更是千百万年来不一定能遇到的。

    境灵是看守秘境的灵怪,不被境灵承认的探宝者,自然没有好下场。

    这不,刚出来的人虽然没有癫狂,却目光游离,仿佛被人抽走了魂魄。

    这种情况下:“你们确定还要进入秘境?”

    此时白芨有些惜命,她突然不太想进去冒险。那境灵一看就脾气很臭,她又是不太会讨好人的性子,说不定就惹得境灵发怒,使自己葬送了性命。

    “去吧,说不定会有好机缘。”声音清润,悦耳动听,可不就是墨九渊么。

    没想到他也鼓励自己去送命!

    “你醒了?”白芨惯常会问这一句。

    “嗯!”听得出,他心情不错。

    这家伙受天道眷顾,他说可能会有机缘,白芨下意识的相信。

    随即,向季秋交代几句,让他带人将外面这些人撤离,自己去秘境里一探究竟。

    不等季秋出言劝阻,白芨已经穿过人群,朝秘境口走。

    站在外面的人早就没了闯秘境的心,见白芨如此勇者无畏,忍不住拿异样的眼光看她。

    堪堪靠近秘境,便见那月洞门的虚幻中,亮起几道闪电。

    “穿过闪电,便可进入秘境!”身后有人拿看热闹的语气告诉她。

    白芨没有回头,径直钻进虚幻的水幕。

    闪电在她的身后落下,而打在头头顶上的那一道,却丝毫不觉痛痒。

    难道这就是被境灵允许了?

    回过神来,入目的是一片遮天蔽日的葱郁苍翠。深吸一口气,那灵气简直比上境宗还更浓烈。

    不过,这围在自己身边嗡嗡乱响的是……

    蚊子?

    自她修仙以来,哪儿有蚊子敢咬她?可这里的蚊子却可以。

    它们甚至能穿过罡气罩,直接落在她身上。

    白芨惊讶的看着面前甩着长长吸管的大蚊子,立刻认怂的钻进了自己的乾坤球里。

    她有理由相信,那些从秘境里出去就不正常的修士,有可能和这蚊子有关。呃,就算没关系,她一看到那家伙,也浑身发痒。

    墨九渊正坐在昭凝殿内,自己和自己无聊的对弈,而千辰陆离则焦躁的在殿外走来走去。他们急切的想让白芨放出去。

    此时,突然见白芨跑了进来,立刻露出讶然的表情。

    “你……娘娘怎么进来了?”千辰正努力尽量让自己习惯称她为娘娘。

    不过,白芨却很不习惯。她纠正了几次,奈何这两妖只听墨九渊的,自己也拿他们没办法。

    “外面有蚊子,我去昭凝殿找找有没有驱蚊的花露。”

    墨九渊走出来,在两个属下的注视下,拉住她的手往殿内走。

    有些东西就得习惯,现在她已经习惯了当着千辰和陆离的面被墨九渊秀恩爱。

    “你让我进秘境,有多少把握让我安然无事的出来?”

    刚进来就被迫躲进乾坤球里,接下来还不知道会遇到什么东西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