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7章 回味无穷

    第947章 回味无穷

    那同学懵了的看向连亦,“你认识小伍”

    “认识。”连亦也不避讳,认识就是认识,这个时候再说谎,只会让自己死的更惨,然后还会连累她哥连界不说,更会连累自己的家人。

    与杨安安聊了许久,她才知道她误会了杨安安,杨安安从来没有想过要嫁给孟寒州,甚至于连怀上孟寒州的孩子,在她下毒前杨安安都并不知道。

    “那小伍就是你指使着来诳骗我们的”

    连亦也不解释,而是转头看小伍,“说吧,告诉他们是谁指使你的。”

    她知道是谁。

    是一个只想把事情闹大只想把她撇出事外的一个人。

    她知道那人是为她好,甚至于为了她而不惜得罪喻色和墨靖尧,冒着被墨靖尧追杀的危险。

    可她更知道,事情到了这样的地步,全都是她一人之错,她错了就是错了。

    不能为了逃避牢狱之灾而嫁祸喻色和墨靖尧。

    虽然说这样在万众瞩目之下嫁祸喻色和墨靖尧,更容易借天下悠悠众口把不是事实的情况变成事实,但她不要这样的虚假。

    喻色没有欠她什么,墨靖尧也没有欠她什么。

    其实现在回想起来,孟寒州也没有欠她什么。

    是她钻了牛角尖,是她一直暗恋孟寒州,就觉得孟寒州也同样应该喜欢她。

    小伍吃惊的看着连亦,在被连界抓了现形的时候,他就知道大事不妙了。

    现在看到连亦,更知道大事不妙了。

    “我我”

    “你只听他的是不是”连亦冷声质问。

    “不不不,我不只听他的。”眼前的连亦也是个祖宗。

    他自家主子之所以做这些,全都是因为连亦这个祖宗。

    小伍懵了,现在完全不知道要怎么做了。

    他觉得他应该听自家主子的话语。

    可是他更清楚,倘若自家主子现在在现场,那也只会听连亦的。

    自家主子就是连亦的跟班。

    所以这样算来,他现在更应该听连亦的才对。

    嗯嗯,这样想通了之后,他一咬牙一跺脚,“是施卓让我做的。”

    连亦转头看大家,“现在清楚了吧,喻色是你们的恩人,而不是你们可以怨怼的人,恩将仇报小心会有报应的。”

    她这一句说完,所有来找喻色理论的同学,全都炸毛了,一个个的惭愧不已,“喻色,对不起,是我错了,你救了我们,我们还质疑你。”

    “是,我们错了,喻色对不起。”

    “对不起。”

    “对不起。”

    于是,原本质疑喻色的同学,这一刻全都改变了态度。

    全都开始向喻色道歉。

    反倒是让喻色有些不好意思了。

    于是,她半开玩笑般的笑道:“那下次我和靖尧再请你们吃烤串,你们还敢吗”

    “敢。”

    “我敢。”

    “必须敢。”

    全体都表了态,还真是让喻色更加不好意思,“看这样子,我还真的要请你们一次了”

    “你敢不请,我们跟你拼命,你不知道,那是我吃过的最好吃的烤串了。”

    “对对对,最好吃的,没有之一。”

    “想想都流口水,喻色,你撺掇着墨少开店吧,我保证我天天光顾。”

    每位同学,只要一回想那一晚的墨氏烤串,就没有不回味无穷的。

    喻色忍不住的笑了,她保证她要是真的开店的话,这些个同学只会光顾一次就再也不敢光顾了。

    太贵了。

    因为贵,所以货真价实,所以才好吃。

    一场闹剧终于收场了。

    喻色请所有同学都去吃流水席了。

    墨靖尧这么大的阵仗,甚至于宣布了他与她的关系。

    她知道,从今天开始,哪怕是那块玉永远也找不回来,他们两个也会被人标配成一对,想要分手都难了。

    喻色开始忙碌了起来。

    整个博喻也忙碌了起来。

    医生看诊,护士看护,还有去流水席上帮忙的。

    没证的喻色其实没什么正八经的工作,可她非要自己忙碌起来,就四处视察,看看这里,看看那里,想到这是属于自己的一亩三分地,她很满足。

    下午的时候,喻色就被墨靖尧带进了他在博喻的专属办公室。

    当然,也是喻色的办公室。

    是属于他们两个的办公室。

    喻色看到挂在墙壁

    上的晚礼服的时候,惊艳了。

    “我穿”算起来,她还从来没有与墨靖尧一起参加过什么晚宴。

    因为,墨靖尧一直在雪藏她的存在。

    她也不知道他怎么就突然间的想开了,居然给她准备了这么漂亮的晚礼服,这是真的要带着她一起参加晚宴了。

    藕粉色。

    很漂亮。

    “嗯,试一下。”墨靖尧用的是命令式的肯定句。

    喻色被漂亮的晚礼服吸引了。

    她是穿过晚礼服的。

    那时还是干妈苏木溪带她去参加的晚宴,当时墨靖尧也在场。

    但是从前的每一次,都不是他陪在她身边。

    所以,今晚上的这身晚礼服意义不一样。

    是她第一次与墨靖尧一起出席的晚宴。

    只要这样一想,她就有些激动。

    她接过来在身上比一下,长及脚踝的晚礼服,“高跟鞋呢”

    这么长的晚礼服,平底鞋和中跟鞋全都驾驭不了,必须漂亮的高跟鞋。

    “中跟鞋,也很配的。”结果墨靖尧只拿出了一双中跟鞋。

    喻色还没试就摇了摇头,“我保证这鞋不配,如果不好看,你要给我换高跟鞋。”

    “不许穿高跟鞋。”那么高的跟,他看着就累,他不想她累,所以,选定这身晚礼服的时候,他不顾设计师的提议,愣是选了一双中跟鞋相配。

    喻色白了他一眼,“我穿你穿”

    谁穿谁说了算吧,所以,她决定自己说了算,才不要听墨靖尧的,他的提议,只能做参考。

    “你你穿。”他一个钢铁直男,他就算是想穿也穿不上这漂亮了晚礼服。

    “既然是我穿,那就我说了算,你先出去,我试了再说。”喻色拿着晚礼服,就开始推墨靖尧。

    “又不是没看过,我背过身去就可以了。”墨靖尧好整以暇的笑看着喻色。

    “不要。”谁知道他会不会突然间转身偷看,如果他偷看,想想就好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