涩涩爱 作品

第862章 是他的小祖宗

    第862章 是他的小祖宗

    “好。”墨靖尧从喻色出现,就一直紧盯着她的脸,初时还没有觉得她的脸色有什么变化,不过等喻色到了身边,就可以很清楚的看到她脸色的苍白了。

    虽然只是轻微的,但是这样的变化还是让他揪心。

    然后,不等喻色说话,他用力的攥住了她的手,紧张的道:“你又用内力了”

    “就用了一点点,不碍事,两天就能恢复如初了,这个比起输1200的血,简直就是小儿科。”喻色不以为意的说到。

    但是墨靖尧却很心疼,“以后,还是不要随便给人使用内力了,嗯”用都用了,他这个时候再埋怨她也没用。

    反倒是让她不开心。

    这个女人就是心太软。

    明明之前恨陈美淑恨得牙痒痒,结果一见到淹淹一息的陈美淑,就施救了。

    换成是他,就算是陈美淑死在他面前,他也不会看一眼。

    不过,这是喻色自己的事情,他尊重她的选择。

    他所能做的,就是保护她不被人欺,保护她开开心心快快乐乐每一天。

    然后,尽可能的劝她以后不要为了救人而说用就用内力了,毕竟,对她自己的身体也是一个损耗。

    “好。”喻色柔柔的答应了,反正答应是一回事,以后做起来又是另外一回事,她的内力是可以再生的,现在再生的速度还很快,可以说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不用就是浪费呀。

    墨靖尧叹息了一声,他是知道这个小女人是在应付他了,偏他又对她很没辙,打不得骂不得的。

    两个人这样旁若无人的,看的一旁的喻景安恨不得自己立刻从这里消失,可是这是他家,他把客人丢在这里不管不问也不好。

    不对,是把女儿女婿丢在这里不理会实在不好。

    所以,只得掩唇低咳了一声,喻色这才回神,脸倏的红透了。

    她竟然把喻景安的存在给忘记了。

    不好意思的低着头,谁都不敢看了。

    那小模样,落在墨靖尧的眼里,只觉得心神一荡。

    可惜这是在喻家,他什么也不能做。

    拥着喻色,一下一下有节奏的抚过她的背,给她顺顺气,小女人太瘦了,瘦的让他常常想把天下的美食都搬到她面前,可饶是搬了很多,喻色也吃了很多也没用,她就是不长肉。

    不过,她长个了。

    从他认识她到现在,已经长了一些了。

    这个年纪了,还能长一长,小女人厉害了。

    喻色是真的有点累了。

    这是她每次用完内力后的后遗症。

    懒懒的靠着不说话,也是在悄悄的恢复内力中。

    她不说话,喻景安也不敢叫她。

    现在,喻色是他的小祖宗了。

    更因为,他对喻色的歉疚。

    这十几年,他枉为人父。

    虽然刚刚与女婿的交谈中,女婿什么都没说,但是女儿女婿越是不说,他越是心虚,越是觉得对不起喻色。

    喻衍回来了。

    抓药回来了。

    他是冲进来的。

    拎着药就冲进了厨房,全部的倒进了药锅里。

    正要打开火,就看到一道人影打在了灶台上,“爸,我来就可以,你去陪墨先生和小色。”

    结果,他打火的手直接被按住了,然后就听喻色道:“哥,我来吧,你先别打火。”

    “什么”

    喻色又看了一眼药锅,道,“你这药包都没拆封呢,要是这样煎起来,那就是在煎塑料的汤汁了。”说着,她就从药锅里拿出了一小包没拆封的药包,撕开了包装,把药倒进去。

    然后,再来一包。

    喻衍直接傻了,“还还要拆包装的吗”他是完全不懂,他从来没有做过这样的活。

    以前这样的活,都是交给保姆或者是他妈陈美淑动手的,他从来没有煎过药。

    “也不是全都要拆开包装,是这种塑料的一定要拆开,但是那种网纱的就不要拆开,那种网纱的里面包着的药都是粉沫状的,之所以用网纱包装,是不想让药沫四散开来,那样很容易降低药效,嗯,就是这种,这是不需要拆包装的。”喻色又从里面挑出了一个网纱装的药包递到喻衍面前。

    果然两种包装是完全不一样的,喻衍点头,“我明白了。”

    然后帮着喻色把剩下所有的药包从水里捞出来,一包包的拆了,这才打开了火。

    这一次,喻色没有阻止他了。

    告诉了他煎药时哪个时间段要用什么火,喻色这才又回到了客厅。

    再看时间,距离针灸已经有二十分钟

    了,她便上了楼,去给陈美淑拔针了。

    楼上的卧室里,喻沫和喻颜一直在陪着陈美淑,一眼不眨的盯着陈美淑,就怕陈美淑一不小心抓到身上的银针伤了自己。

    眼看时间越久,陈美淑的精气神

    越来越充沛,母女三个的脸上也渐渐的露出了笑容,这是真的活过来了。

    喻色推门而入的时候,正是母女三个有说有笑的时候。

    那是一份旁的人很难融入的家庭之乐。

    以前的喻色就融不进去,现在也很难融进去,她们之间,多多少少还是生了隔阂,绝对不是一朝一息就能解除的。

    “小色,你来了。”陈美淑是正对着门的,所以也是第一个发现喻色回来的,欣喜的叫喻色,“小色,不管你接受不接受,我都要再对你说一声对不起,以前妈妈太混蛋了,以后待你一定如亲生的女儿,我刚刚想起了当年我答应过美玉的,答应她一定要对你好的,是我不好,我辜负了她,也辜负了你。”

    言词恳切的道歉,喻色点点头,还是没有说话。

    没有办法把自己的角色一下子从之前的不喜欢转到喜欢上来。

    实在是从前的伤害太多。

    “小色,我和颜颜以后也会对你好的,不管你和墨先生做过什么,都不会再记恨了。”喻沫也表了态。

    喻色还是点点头,她总觉人都是那种江山易改本性难移的,要她相信喻沫和陈美淑,那要时间来确定,而不是她们两个道道歉就可以相信的。

    她再也不是那么容易就相信别人的人了。

    只为,这世上太多的用心险恶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