涩涩爱 作品

第814章 就是一个直男

    第814章 就是一个直男

    她从来没有想到自己出现在墨家会惹出这些乱子来。

    可,墨靖尧就是带她回来了。

    来参加老太太的寿宴了。

    一大家子的人齐了,就有司仪宣布开宴了。

    墨靖尧也走向了喻色,拉着她一起坐到了老太太的身边。

    这样的场面,让人不由得想起当初苏木溪收她做干女儿那天的宴席,喻色当场拆穿了cherry。

    所以,墨森今天带来的女人也才换了。

    再也不是当初的cherry。

    这一桌,自然是墨诚墨峰墨森各自携着自家太太陪着老太太一起坐了。

    而墨靖尧这个孙子辈的之所以能坐在老太太身边,那是因为他是墨氏集团的现任执行总裁,是真正的掌权者。

    所以,他才代表孙子辈的坐在老太太的身边。

    加上坐到他身边的喻色,正好是九个人。

    眼看着这一桌少了一个人,洛婉仪看了一眼喻色,笑道:“既然老太太喜欢小姑娘坐这一桌,还喜欢外姓的小姑娘,就再加一个吧。”说着,她转头朝着盛锦沫的方向招呼道:“锦沫,你过来,挨着喻丫头一起坐。”

    盛锦沫听到洛婉仪叫她,不好意思的走过来,“洛阿姨,我一个外人而已,要是真坐这一桌就太不懂事了,我去跟着我爷爷爸爸妈妈一桌就好。”

    她婉拒了。

    可是这样的婉拒,分明就是在嘲笑喻色不懂事。

    这一桌全都是墨老太太的儿子儿媳妇辈,墨靖尧是特例,唯独喻色一个外人,她暗指的自然就是喻色。

    墨森看了一眼洛婉仪选的这个儿媳妇,还算可看,在洛婉仪的身边坐着,他自然是顺着洛婉仪说话,“锦沫,婉仪让你坐你就坐,这是我们做长辈的要求,你要是不坐就是不听长辈的话,这与不请自坐的不一样。”

    喻色的脸刷的红了。

    随即转白。

    她从未如此的难堪过。

    她身子动了动,就想要站起来。

    可还没站起来,就被墨靖尧摁下了,“小色是我要求她坐在我身边的,有意见的可以离席,不送。”

    他冷冷的声音,如同淬了冰似的射向墨森,根本不理会墨森是他亲生父亲的身份。

    至于洛婉仪,虽然对墨森很有意见,但是只要墨森一到她身边,她就把所有的怨气都忘记了,就仿似与墨森是很恩爱的夫妻似的。

    喻色也发现了,墨森特别的有女人缘,那种魔力可以说是屡试不爽,还好墨靖尧这一点上不象墨森,墨靖尧可不会哄女人。

    似乎好象,也没哄过她。

    更多的时候,他就是一个直男。

    现在回想起来,她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与墨靖尧发展到今天这样的感情的。

    “靖尧,他是你父亲,你怎么说话呢”洛婉仪喝斥起了墨靖尧,至于其它人,就是看热闹的样子,连劝都不劝的。

    老太太一敲筷子,“不想吃饭了是不是”主桌上这样闹腾起来,其它席位的亲朋好友听过去,说出去都是笑话。

    她这个老太太也会成为别人口中的谈资和笑资。

    墨森噤声,不过还是瞪了一眼墨靖尧。

    老太太看看喻色,再看看盛锦沫,想了一下还是道:“锦沫就挨着色丫头坐吧,色丫头还是挨着靖尧坐,嗯,这一座整十个人算是团团圆圆的圆满了。”

    “她凭什么挨着靖尧坐”墨森仗着老太太偏爱他,吼了起来。

    “呃,靖尧昏迷不醒的时候你在哪了要不是色丫头,我说句难听的,你早就没这个儿子,我也没这么好的孙子了。”老太太给喻色撑腰,让喻色坐在墨靖尧的身边,就是一种默许他们关系的意思。

    老太太这样一说,墨森到底是不好反驳了。

    洛婉仪便起身依着老太太的话拉着盛锦沫摁着坐到了喻色的身边。

    盛锦沫自然是半推半就了。

    只是很恨自己的位置不好。

    她应该与喻色换一个位置的。

    早晚有一天,墨靖尧身边的那个位置只能是她坐,而不是喻色。

    就凭墨森和洛婉仪准公公准婆婆都是更喜欢她做儿媳,喻色早晚有一天会被踢出局的。

    她也不急,洛婉仪已经答应她了,她成为墨靖尧的媳妇不过是时间上的问题,早晚不等她都是墨靖尧的媳妇。

    她盛锦沫昨天虽然输给了喻色,不过今天一定嬴了喻色,不急,她是有备而来的。

    开席了。

    喻色看着满桌子的山珍海味,虽然看起来色香味俱全的样子,但是她哪里能吃得下,这一刻就很感谢墨靖尧陪着她吃的那一餐西餐了,幸

    好她那时吃的很饱,所以这个时候只是做做样子就好了。

    老太太压场,场面还算和谐。

    后来墨森和洛婉仪也都没有再为难她。

    其实洛婉仪除了让她做儿

    媳妇这件事情以外,其它的事倒是挺开通的。

    甚至于也是可以与她有说有笑的。

    毕竟当初,要不是喻色,她洛婉仪也是生不如死的。

    只是洛婉仪不同于墨靖汐的全然不记得,洛婉仪记得自己被催过眠,只是不记得催眠的内容罢了。

    但是,她感激喻色不代表任由墨靖尧娶了喻色。

    那块玉的丢失,就决定了墨靖尧不能娶喻色。

    她就墨靖尧这么一个儿子,要是喻色生不了孩子,她下半辈子都没有依靠了。

    所以她选择盛锦沫这也是没办法中的办法。

    因此她才更倾向于盛锦沫。

    宴席上,琴声一直在流泻在人群中。

    司仪一直在说说讲讲的调整着现场的气氛,很热闹,很热烈。

    忽而,就听有人提议孙子辈的年轻人给老太太来一轮才艺表演,给老太太祝寿,让老太太高兴。

    盛锦沫一听到才艺表演,冷冷睨了喻色一眼,据她所知,据她找人了解后得到的结论就是喻色除了会医术以外根本没什么才艺。

    喻色的家境虽然也不差,但是才艺这种只给喻沫和喻颜花了钱去学,喻色什么也没有学过,自然就不会了。

    只是长相还凑合而已。

    想到这一点,盛锦沫完全不把喻色放在眼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