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17章 不是男人。

    孟寒州薄唇微抿,直接噤声。

    他不敢。

    真不敢。

    打谁也舍不得打杨安安。

    所以,怂就怂吧。

    反正只怂给自己女人。

    他闷声不响的站在那里,眸光则是温柔的看着杨安安。

    然后,就突然间想起来,杨安安从来没有这样与他吼过的。

    这似乎有点不对。

    然后,看着看着,他终于后知后觉的反应了过来。

    小女人该不会是在给喻色和林若颜还有靳峥争取时间吧。

    小女人这是在拖住墨靖尧。

    如果是这样,那就对了。

    继续闷声不响的站在那里。

    因为想通了,想明白了,此时的他更象是个小媳妇似的,乖乖巧巧的站在那里听着杨安安在训话。

    看的对面的墨靖尧直咋舌。

    从来没见过孟寒州这么怂过。

    就很爽的感觉。

    以至于都忘记越过两个人去把靳峥揪出自己的卧室了。

    他们三个人在这里对峙着,其它的几个人已经把厨房里丰盛的菜色全都摆好到餐桌上了。

    顾逸南坐好了,这才喊向墨靖尧三个人,“靖尧,寒州,过来就座吧,准备开吃。”

    墨靖尧这才回过神来。

    刚刚欣赏孟寒州被训,欣赏的实在太过全神贯注了。

    以至于连正事都给忘记了。

    回过神来的他正要去卧室,就见卧室的门突然间的开了。

    这个时候再去也没有意义了。

    因为,门开后靳峥就走了出来。

    靳峥出来了,他就没有必要再去卧室。

    虽然也不喜林若颜进去他的卧室,不过林若颜好歹是个女人。

    再有,他这会子叫出林若颜只许喻色一个人在卧室,但喻色去学校宿舍的时候,难保还是与林若颜在同一间宿舍相处。

    怎么都阻止不了两个女人共处一室的。

    那还阻止什么。

    眸光冷冷的掠过靳峥,“你来干什么?”

    这个时候,他是看靳峥不顺眼,非常的不顺眼。

    他和喻色的卧室,靳峥是除他以外第一个进去的男人。

    当然,这是因为祝许不是男人。

    祝许就是一个小破孩,不算数的。

    靳峥一挑眉,“呃,我来祝福你和小色新婚,你不欢迎?那我就反……”

    结果,他‘反对你们结婚’的其它字还没说完,就被墨靖尧给打住了,“既然是来祝福的,礼物呢?”

    说着,又转向了其它人,“你们的礼物呢?”

    这一个个的,居然没一个带礼物的。

    这可是过份了。

    是的,他还是被靳峥这一提醒才想起来的。

    餐桌上的几个人你看我,我看你,最后目光全都落在了孟寒州身上,让他代表大家表个态。

    孟寒州掩唇低咳了一声,“我和安安领证的时候,你也没送礼物。”

    墨靖尧微微一笑,“你确定?”

    他这一笑,还有这语气,让孟寒州不自觉的就有点心虚了。

    也是这个时候才反应过来,他和杨安安之所以顺利领证,然后现在能按部就班的准备接下来的婚礼,最大的功臣就是喻色和墨靖尧一次次的给他们两个制造机会。

    不过,制造机会不算礼物吧,一咬牙,他直接道:“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