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5章 慕了。

    没有水,他直接用吞的。

    只是这样的后果就是嘴里有些苦。

    很苦。

    只是他自己不以为意。

    “许主任,我药已经吃了,现在不怕被刺激了,说说你说的全医院的人都知道的事情到底是什么?”李医生坐下来,指了指身边的位置,请许医生坐下来聊。

    听到李医生问过来,许医生下意识的就转身看了一眼墨靖尧,他抿了抿唇,再抿了抿唇,最后下定决心小小声的道:“咱们第一医院已经易主了。”

    “哦。”李医生听到这里,没什么太大的反应,就淡应了一声。

    “你就不想知道新的boss是谁吗?”许医生着急了,他是替李医生担心。

    墨靖尧这为了喻色连他们医院都买了下来。

    这也太护犊子了。

    “想,不过我知道。”不想,李医生还是淡淡的。

    “呃,你知道个什么?你说来听听。”许医生就觉得李医生要是知道是墨靖尧买下了他们医院,这会子绝对不会与墨靖尧和喻色杠起来吧。

    要是知道还杠,那就是傻。

    太傻了。

    “不就是墨靖尧和喻色接手了咱们第一医院吗,那有什么,他们做他们的boss,我做我的医生,他们要是看我不顺眼,直接开了我就是。

    但是,对于喻色这种只用了十几二十分钟就做下来一台手术的医生,我就是不相信她手术会成功,不相信那个孟少一个小时内能醒过来。

    正常医生绝对做不到的,那我为什么要相信?

    我就是不相信。

    就是看不上她志在必得的样子。

    就算她最后瞎猫碰上死耗子真能把人给救醒了,那也不能证明她有多厉害,她的医术一定不是正常渠道来的。

    一定是用什么超能力得到的。”

    李医生这话虽然是对许医生说的,但是音量可不小,他周遭三步之内的人都能听得到。

    自然墨靖尧和喻色也都听到了。

    墨靖尧眸色一凛,从来都是护犊子护小女人的他这个时候只想赶紧打发了李医生。

    反正是只要是诋毁喻色的,他全都不喜欢,全都要一棒子打死,从此消失在喻色的世界。

    再也不许背地里嚼喻色的坏话。

    可他一步还没迈出去,就被一只手捉住了大掌。

    温温软软的小手,是喻色的手。

    微暖。

    带着她独有的气息。

    她只轻轻一握,墨靖尧不由自主的就停下了脚步。

    他忽而在心中感慨,这世上,能这样轻而易举的都不需要开口,只是一握手就能阻止他的人,大抵也就只有喻色了。

    除了喻色,又有谁能左右他的思维呢?

    没有。

    绝对没有。

    可是,这一刻让他拒绝喻色,也不可能。

    他就是在意自家女人的意见,谁也管不着。

    他停下来,喻色则是安抚的握了握他的手,随即就举步走向了李医生。

    然后,那只刚握过墨靖尧手的小手就递向了李医生。

    李医生先是低着头看喻色递过来的手,半晌才懵懵的抬头看喻色,“你……你什么意思?”

    “就是觉得你说的很有道理,所以,想与你交个朋友,可以吗?”喻色很低姿态的说到。

    李医生虽然一直与她杠着,但是有一点他没有说错,她这样的医术,的确不是正规渠道学来的。

    还真的可以算是超能力得来的。

    是那块玉让她拥有了这样牛逼的医术。

    如果没有那块玉,她什么都不是。

    “你……你想跟我交朋友?”李医生完全懵了,实在是没想到喻色会突然间要跟他做朋友。

    “嗯。”

    李医生并没有直接握住喻色的手,而是转头看向孟寒州的病房,“那如果一个小时后他没醒,你就真的会叫我小祖宗,对不对?”

    “如果他醒了,就是你叫我小祖宗,愿赌服输,与我们现在成为朋友没有什么关联,我们做我们的朋友,赌归赌,朋友归朋友,各不相干。”喻色微笑的说到。

    表情很友好。

    许医生已经愣住了。

    没想到喻色这样的接地气,也让他更加的崇拜了。

    就喻色的那个手术,他望尘莫及。

    他太佩服喻色的手术了。

    所以就想拜师喻色。

    因为喻色用实际水平教育了他,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他现在也是彻底的理解了莫明真为什么会把喻色当成小祖宗了。

    喻色就是小祖宗一样的存在。

    可她现在居然是自己降低了逼格,直接要与李医生做朋友了,这真的太接地气了。

    只不过他就觉得李医生不配。

    就凭李医生一直不相信的跟喻色对着干,就不配跟喻色做朋友。

    换成他是喻色,早就把李医生赶出去了。

    赌约都不继续了,怎么爽怎么来的把李医生从第一医院赶走。

    但现在喻色就是超级有气度的不但是不计前嫌,还要与李医生做朋友。

    李医生这是什么狗屎运降身。

    他慕了。

    许医生愣住了。

    李医生也愣住了。

    目光一直都在喻色的手上,他居然觉得自己象是在做梦似的。

    这一定不是真的。

    就这样的傻呆呆的看着喻色的手足有五秒钟,他才又不好意思的道:“你真的要与我做朋友?”

    “不打不相识,虽然你在第一医院没什么名气,但是我欣赏你敢说敢做,嗯,我的医术的确是意外得之,的确是超能力得之。”

    “啊?什么?你的意思是你的医术都是真……真的?你刚刚的手术也是有把握的?”

    “对,所以呆会你还是要酝酿一下怎么开口叫我‘小祖宗’。”喻色轻松的笑着,一点压迫感都没有了。

    李医生这才伸出手握住了喻色的手,不过才一瞬,就松开了。

    确切的说是因为墨靖尧拽了喻色一下,让她下意识的退后一步,然后就挣开了他才握住的手。

    其实,他们这也不算是握住了吧,李医生这根本就是才碰到喻色的手。

    李医生微微皱眉,抬头看向墨靖尧,“墨少这是不想喻医生与我做朋友?”

    不然,为什么直接拽走了喻色,不许喻色与他握手,嗯,他能想到的只有这一个可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