涩涩爱 作品

第897章 一点都不淑女

    杨安安不明所以的拧了一下眉头,随即又低下了头。

    反正就是不想看到孟寒州。

    就是讨厌他。

    一辈子也不要再看到他了。

    眼看着女孩只看了自己一眼就迅速的低下了头,孟寒州忽而起步,越过墨靖尧越过喻色就朝着杨安安走了过去。

    一把拉开车门,大掌直接就抽走了杨安安手里的手机丢到座椅上,“杨安安,下车。”

    “什么?”杨安安迷糊的看着这个男人,他之前都放她离开了,现在也不知道喻色说了什么,他这是要反悔吗?

    “下车。”孟寒州目光灼灼的看着杨安安,坚持要她下车,他有话要对她说。

    “我不下车,孟寒州,我这辈子都不想再见到你了,以后再遇见我会绕着你走,希望你也是如此,别脏了我的眼。”说着,她又拿起手机开始玩了起来。

    孟寒州缓缓放下了手,如果这个时候杨安安转头看过去的时候,一定能看到孟寒州脸上的五指山。

    很清晰的五指山。

    是喻色的那一巴掌制造出来的。

    杨安安继续玩她的连连看,根本不理会站在车门外的孟寒州。

    可,被冷落的孟寒州居然没有扭头就走,而是低声道:“这别墅是我妈以前最喜欢的别墅,她最喜欢的花就是这满园子的野菊花。”

    说完这一句,他才转身离开。

    等听完这句的杨安安吃惊的抬起头来的时候,只看到了孟寒州那落寞的让人心疼的背影。

    原来,他说的他喜欢的女人是他母亲。

    而这满园子的花,也全都是为她母亲而栽种的。

    他这是在向她解释吗?

    这不象是他孟寒州的风格。

    她想不通的看着他的背影,直到喻色坐上车,直到墨靖尧启动了车子,都没有收回视线。

    脑子里一直都是孟寒州那落寞的背影。

    莫名的,就有些让人心疼的感觉。

    她实在是不明白,无缘无故的,孟寒州向她解释什么?

    布加迪驶回南大的一路上,杨安安一直都是浑浑噩噩的。

    墨靖尧好象是跟她说了什么话,不过她完全没有听进去,也不知道墨靖尧都说了什么。

    于是,车停在南大宿舍门前的时候,她去开车门自然就打不开了。

    “什么情况?”杨安安瞪着墨靖尧,墨靖尧这是在驾驶室里控制了她这边的锁控。

    所以,她打不开车门,下不了车。

    墨靖尧转过身,语气严肃而认真的道:“我不管你和孟寒州之间发生了什么事情,那天晚上到今天发生的所有的事情,除了我和喻色,你和孟寒州,不可以再有第五个人知道,林若颜也不可以。”

    “然后呢?”杨安安明白了,墨靖尧这样做,应该是为了孟寒州,至于原因,她懒着问。

    她就想知道还要注意些什么。

    不是怕墨靖尧,也不是怕孟寒州,而是她也不想自找麻烦。

    要是让爸爸妈妈知道她那一晚上差一点九死一生,只怕找上孟寒州理论都是有可能的。

    毕竟,他们就只有她这么一个女儿。

    所以,还是不要惹麻烦的好。

    她也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墨靖尧从公文包里抽出了一张照片递给杨安安,“照片里的人记住,如果有人问起,你就说你那晚去香妃院馆吃钣,后来就落了水,然后被这家打渔的救了起来,然后一醒过来就回了学校。”

    杨安安就懂了,“反正就是不提他就对了,是不是?”

    “是。”

    “行,我知道了,我不会提他的,这辈子都不会提不会见。”杨安安说完,转身就下了车,这一次,车门开了。

    墨靖尧看着她的背影叹息了一声,“小色,就交给你来照顾她了。”

    “好。”喻色很愿意,墨靖尧第一次的没有霸道的命令她跟他回公寓,而是把她留给杨安安,让她照顾杨安安。

    “有什么情况向他汇报。”墨靖尧眼看着喻色跟上了杨安安,又喊了一句。

    “知道了。”‘向他’的他,指的是孟寒州,他们两个心照不宣。

    喻色追进了宿舍。

    杨安安已经进去了洗手间。

    “小色,我这两天特别爱犯困,明明早上起的很晚,可是吃过了午饭就还想睡觉,我这是怎么了?”

    喻色迟疑了一下,淡声道:“你很健康。”

    “你说我健康,那我就放心了,也舒坦了。”杨安安美滋滋的洗了手出来,就爬到了上铺的床上。

    她动作很快,刷的一下就跳了上去。

    现在的大学宿舍通常都是四个人一间,床已经不是早年间的上下铺各睡两个学生了,而是上下都归一个人,下面摆桌子椅子学习用,再摆生活用品,上铺就是睡觉的地方了。

    “安安,你瞧瞧你爬个床,爬的比男生还猛,一点都不淑女。”喻色忍不住的劝道。

    “我在你面前装淑女那不是有病吗?我什么样子你没见过。”杨安安却是不以为意。

    喻色皱皱眉头,“平时养成好习惯,时时刻刻就都是淑女了。”

    “我不要做淑女,反正以后我也不嫁人了,做淑女给谁看?”杨安安翻了个身,拉过被子盖在身上,一边打哈欠一边闭上了眼睛。

    喻色欲言又止,正在这个时候,林若颜推门而入,一眼就看到了杨安安床下的鞋子,“安安回来了?”

    “回来了。”杨安安倏的坐起来,与林若颜打了一个招呼,又倏的一下躺了回去,那动作幅度又大又快,惊的喻色一头一脸的冷汗。

    好在,杨安安这次躺下去,没有再乱动了,只是与林若颜有一句没一句的闲聊着。

    “安安,你没事吧?”

    “没事,我挺好的,我困了,先睡一觉。”

    然后,伴着杨安安的这一声,不过两三分钟后,就能听到她睡的香酣的酣声了。

    快的让人羡慕。

    林若颜看向了喻色,喻色摇了摇头,表示有些事不方便说起。

    这也是墨靖尧的意思,事关孟寒州的事情,她不能说。

    她答应了墨靖尧的。

    墨靖尧帮她找回了杨安安,她就要替他瞒着孟寒州的事情,谁都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