涩涩爱 作品

第815章 与你并肩而立

    第815章与你并肩而立

    跟她斗,喻色什么都不是。

    墨靖梅先是表演了小提琴。

    墨靖菲表演了一段舞蹈,也是可圈可点,一看就是有些功底的。

    到了墨靖汐,她唱了一首歌,美声的唱腔,也是学过的。

    很快一圈轮下来,就轮到了盛锦沫。

    司仪殷勤的迎下来,介绍着她的名头,拿过的国际大奖一经说出来,现场的宾客全都是看向了盛锦沫。

    盛锦沫自己给自己点了一首歌,又唱又跳的自然比墨靖汐的表演上了不止一个档次。

    而且两个人还是紧挨着表演的。

    墨靖汐嘟着嘴,就觉得盛锦沫这是故意的,故意的把她压制成了丑小鸭。

    可她一业余的怎么也比不过盛锦沫这个专业的吧。

    这样的比试本身就是不公平的。

    盛锦沫的表演一结束,现场掌声雷动。

    然后,所有人就都看向了喻色。

    墨家的亲朋好友,自然墨靖尧也没有掖着藏着他现在与喻色的关系了。

    他今天故意的把喻色带来参加这样的家宴,就是想看看亲朋好友的反应。

    说是亲朋好友,其实还有一大部分都是墨氏集团的股东。

    桌子底下,墨靖尧偷握了下喻色的手,“你可以弃权。”

    喻色的情况,没有谁比他更清楚了,唱歌跳舞还有乐器表演,她真不行,他都知道。

    他墨靖尧带回来的女人,只是要告知墨氏家族的成员,他认定了这个女人。

    只是通知。

    至于他们承认不承认喻色,都与他无关,他自己承认就好。

    他墨靖尧从来不看别人的眼色。

    别人也休想左右他的决定。

    就算是他亲爹亲妈也不可以。

    却是在这时,喻色挣开了他的手就站了起来,纤细的身形站的笔挺,她淡定的扫过周遭,最后视线落在了老太太的身上,“老太太,喻色这才艺表演,还需要您的帮助。”

    “小色”墨靖尧又低唤了她一声,就想她停下来。

    其它桌的人,却已经传来了嗤笑声。

    都在笑喻色明明是只丑小鸭,偏要把自己当成不伦不类的白天鹅。

    还有在替墨靖尧叹息,就算这小姑娘救了墨靖尧的命,他也不至于卖身吧。

    堂堂墨靖尧卖身给这个小姑娘,太给墨家丢脸了。

    “四嫂,这才艺表演是自愿的,你想表演就表演,不想表演也没关系。”那边墨靖汐反正是看盛锦沫不顺眼,她是在给喻色解围。

    只要喻色顺着她这个台阶下了,说不表演就可以了。

    反正只要她哥乐意娶喻色,其它人谁也不敢把他哥把喻色怎么着。

    这些人,一个个的都怕她哥,她知道。

    她哥在她心里,就是神一样的人物。

    就没有她哥做不到的事情。

    “墨靖汐,只是才艺表演图个奶奶开心罢了,表演的好坏又没什么,既然喻色都想要表演了,你干嘛一直阻止?”墨靖梅是巴不得喻色出丑,那样她才能在喻色的身上找回些当初被逼下跪的场子。

    “对,你唱的也没有锦沫唱的好,我们也没有笑话你对不对?”许庆珍也帮衬着自家女儿。

    一时间,所有的人都催着喻色赶紧进行才艺表演。

    墨靖尧眸色深了深,但见身旁的小姑娘一脸从容,还是之前淡定的模样,那不慌不乱的表情落到他眼里,仿似她真的会什么才艺表演似的。

    可他还是想不出来她会什么。

    这个时候,他只想替她,于是,他朗声道:“小色还小,表演这种,我来就好了。”

    他这话一出,墨靖汐立刻为她哥猛点赞,他哥现在居然有情商了,知道维护小嫂子了,“哥,你要表演什么?”

    墨靖尧目光射向了大厅角落里的那架钢琴。

    钢琴师立刻起身,很自觉的让开位置,就想听听这个被传的神乎其神的商界大佬的钢琴弹的如何。

    只要是能有他这个专业的一半好,他以后就天天给墨靖尧打call,太全能了。

    喻色也随着他的视线看过去,看到那架钢琴后,她期待了起来,她还从来没有听到看到墨靖尧弹钢琴呢。

    就见男人颀长的身形徐徐的走向那架钢琴,他就象是一个发光体,自然而然的吸引了在场所有人的注意力。

    就算是对他敌对的人,也不由自主的被他所吸引。

    大厅里一下子安静下来。

    静的,落针可闻。

    所有人都在期待墨靖尧的琴声。

    就连洛婉仪也一样。

    她已经很久没有听到儿子弹过钢琴了,她以为这辈子都听不到墨靖尧弹钢琴了,但是现在,墨靖尧竟然为了喻色而要破戒的再次弹起钢琴。

    盛锦沫在墨靖尧的目光落向那架钢琴的时候,她就怔住了,傻住了,呆住了。

    犹还记得她提出与他说分手的时候,他说,他们是因为钢琴而结识,那他这一辈子都不会再碰钢琴。

    她回来T市就打听过了,从他们分手,墨靖尧果然说到做到的从未在公开场合弹过钢琴。

    可他现在居然就要破例了。

    只是,他所破例的却不是她,而是为喻色。

    不就是喻色救了他一命吗,他至于为了喻色而屡屡的破例吗?

    据说他为了喻色而有了很多的第一次。

    可那每一个第一次,明明是应该属于她的。

    怔怔的看着墨靖尧,她眼圈红了。

    墨靖尧落坐到了钢琴前。

    墨家的钢琴自然是市面上买不到的,专门订制的钢琴,从音质到音色无一不是最好。

    墨靖尧修长白皙的手才一落到黑白相间的琴键上,众人就下意识的屏住了呼吸。

    他指落的那一瞬间,喻色仿似看到了花开看到了雪落,看到了阳光满目看到了月色倾泻,所有的最最美好全都在他的指音流泻,只剩下了唯美。

    一曲罢,喻色的眼圈红了,她这是一不留神的攀上了一个什么样的男人呢。

    似乎好象,就没有他不会的。

    弹个钢琴,也直接把钢琴师秒杀了。

    忽而就觉得,有生之年,她不止是要钻研医术,还有其它,她一定要成为一个可以匹配他所有的身边人。

    那般,她才配站在他身边,并肩而立。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飞山中文] https://www.feishanzw.com/最快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