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8章 一说就错了

    第648章一说就错了

    九点多的墨家别墅,安安静静。

    两个人手牵着手,脚步轻轻的走过青葱翠碧的园子,墨靖尧伸手推开了客厅的玻璃门。

    客厅里突然间的传出了墨森的声音,“洛婉仪,为什么要阻止靖尧与喻色订婚?”

    “他们两个不合适。”洛婉仪沉声说到。

    “靖尧那么宠她,明明就是喜欢她,我不过是想在我出国前为两个孩子先办个订婚仪式,我真没想到他恐婚拒绝也就罢了,你这个当母亲的也不同意,喻色那孩子挺好的,现在又成了靳家的干女儿,有靳家给她撑腰,身份上与靖尧也很般配,你为什么不同意?”

    “墨森,你去而复返的回来,就是为了跟我争论这件事?”洛婉仪的声音冷冽了下来。

    “靖尧是我的儿子,我就想不明白了,挺般配的两个孩子,靖尧的年纪也不小了,再过两年就到了而立之年,我象他这么大的时候,早就有他了。

    他年纪轻轻接手墨氏集团都没有过恐慌,订个婚就恐慌了?该不是对喻色只是玩玩的心思?要是这样,趁早的让他收收心,没有他这样对自己的救命恩”

    “咳咳咳”一直没出声的墨靖尧一手紧握着喻色的手,一手掩唇,低咳了起来。

    墨森立刻噤声,一转头看到喻色的时候,满脸都是尴尬,“你你们什么时候进来的?”

    喻色满脑子的全都是墨森才说的墨靖尧拒绝与她订婚,忽而感觉手上一紧,墨靖尧握着她的手收紧了。

    仿佛怕她下一秒钟就挣开他跑掉似的。

    这个念头一起,喻色的第一反应还真的是用力的挣了一下,结果自然是没有挣开。

    男人并没有回答墨森的问题,而是不答反问的道:“你什么时候又回来的?”

    “刚刚,靖尧,你和喻色”

    “父亲,我和喻色的事情我们自己会处理会安排,不需要你来操心。”

    “呃,我是你父亲,你的婚姻大事我操心一下不可以吗?”墨森顿时就恼了,“你以为我想管吗?还不是你这个年纪再不结婚,都快要成剩男了,你自己不急,可你奶奶还有我,还有你妈妈能不急吗?”

    “墨森,我没急。”结果,墨森这话才说完,洛婉仪就与他唱了反调,闹了一个打脸。

    “呃,没急你天天跟老太太说想要抱孙子,恨不得要去帮儿子做试管婴儿了,要不要我把老太太叫过来证明一下?”

    洛婉仪听墨森说起她跟老太太抱怨的事情,一张脸黑了,同时,客厅里的气氛瞬间冷了好几度。

    那神情,那反应,分明就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分明就是她真的跟老太太抱怨过了。

    喻色算是彻底的明白了,洛婉仪和墨靖尧是真的都拒绝墨森提议的她与墨靖尧的订婚一事了。

    忽而就觉得喉头一哽,只是手怎么都挣不开墨靖尧的紧握。

    她深吸了一口气,告诉自己不要生气,一定不要生气,然后强行的忍住了差点吼出去的声音,安安静静的站在墨靖尧的身边,没有出声。

    这一刻,忽而也就明白了墨靖尧之前在靳家为什么那么乖了。

    原来,是心虚呀。

    对她的心虚。

    拒绝与她订婚的心虚。

    她没出声,任由客厅里的气氛越来越诡异。

    然后,是墨靖尧忍不住的率先开口,“父亲,妈,我与喻色要一起早餐,要一起吗?”他直接忽略了墨森之前的话题,把他与喻色的重点引到早餐上了。

    “不了,我吃过了,我先走了。”墨森无奈的摇摇头,明白这个儿子是再也不想他继续订婚这个话题了。

    “我也吃过了,我去书房看一份文件,小色,你慢慢吃,吃完了让靖尧送你去学校,不急,他说过有一整天的时间陪你呢。”洛婉仪讪笑了一下,转身也离开了。

    虽然表情有些不自然,但是对喻色已经亲切许多了。

    喻色点点头,礼貌却也夹杂了些许疏离的道:“好,谢谢洛董,打扰了。”

    从洛董到打扰了,从称呼到语气,满满的全都是疏离。

    握着她手的大手更紧了些分,然后,墨靖尧牵着她就走进了餐厅,亲自为她拉开了餐椅,再摁着她坐下,佣人立刻就端来了早餐。

    一样又一样,每一样都很精致,每一样都是喻色从前爱吃的。

    尤其是小笼包,卖相特别的好看,还没吃就要流口水了。

    喻色筷子落下的第一个目标就是小笼包,一个入口,好吃的心都跟着醉了。

    她漫不经心的吃着,一双黑葡萄般的眼睛一直盯着的都是餐桌上的食物,至于对面的男人,她一眼也没看。

    她告诉自己,这世上唯有时光和美食不能辜负。

    一个又一个,喻色的小嘴已经鼓起来了,小鱼一样欢快的吃着,小脸上仿似还染着笑意,从头至尾,她都没有质问墨靖尧一句。

    或者可以说,从墨靖尧拉着她到了餐桌前,她与他一句话也没有说过。

    不是不想说,而是无从说起,也不知道要说些什么。

    许多话,绝对是不能说,一说就错了。

    那便不说。

    连吃了三笼小笼包,还有粥和小菜,喻色吃撑了。

    终于放下了筷子,可才抬头看向对面,忽而发现墨靖尧面前的食物似乎好象一点都没动的样子,而她这一抬头,正好对上墨靖尧看过来的目光,灼灼的仿佛要把她看进他的身体里一样。

    喻色只觉得心头又一哽,不过唇角却勾起了招牌般的笑容,“我吃好了,你还要继续吗?”

    墨靖尧喉结微涌,顿了足有两秒钟,才低哑的开口,“小色,没有什么想问我的吗?”

    喻色轻雅一笑,“没有,我要去学校了,你有时间想送就送,没时间不能送我就自己开车去公寓里取东西,然后与安安会合。”

    “我有时间。”墨靖尧起身,也放下了筷子,喻色朝着他的食物又瞟了一眼,似乎好象所有的食物都是原封未动的样子。

    不过,他吃或者不吃,与她又有何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