涩涩爱 作品

第536章 不会下蛋的鸡

    第536章不会下蛋的鸡

    才旦白玛看到墨四退后了,冷冷开口,“他说动手的是他,那下命令的自然就是喻小姐了?”

    “不错,这是公共场合,正在看诊中,对于来此捣乱的,一律丢出去,是我下的命令。”喻色敢做敢当,一点也不畏惧。

    如果不是因为她是女人,因为力量有限,她直接自己把央金梅朵丢出去了。

    “我是来看诊的。”央金梅朵才不承认她是来捣乱的。

    “找我看诊的?我看你最想的是来找我的麻烦,然后让我自己退却离开墨靖尧,之后你就可以名正言顺的成为墨靖尧的女朋友了,是不是?有种做就要有种承认,别让我鄙视你。”

    这一句,喻色是面带微笑说完整的。

    可那一句‘有种做就要有种承认,别让我鄙视你’让央金梅朵顿时高昂起了头,“我有什么不敢承认的,我和墨少相互喜欢。”

    “就凭你?”喻色突然间微微俯首,目光落在央金梅朵的小腹上。

    那眼神,让央金梅朵和才旦白玛同时下意识的也都把目光落在央金梅朵的小腹上,“你那什么眼神?”不知道为什么,看到喻色的目光,才旦白玛心慌了一下。

    “就是央金梅朵小姐配不上墨少的眼神。”喻色绝对不客气的说到,而且这一声的音量还较之之前提高了许多,提高到整个大堂里的人绝对都能听清楚不说,门前的人也能听得到。

    “你才配不上墨少。”央金梅朵顿时恼了,“瞧你那长相,丑不拉几的。”

    “丑不丑我不知道,不过总比割过双眼皮的纹过唇线的自然些,是不是?”

    “你......”央金梅朵直接语结,没想到喻色说的一样不差,她真的割过双眼皮纹过唇线,可晓是如此,也不能就此就败给喻色,“就算我割过双眼皮纹过唇线又怎么了,这世上割双眼皮纹唇线的太多了,哼。”

    “是这样呢,就是觉得你割了双眼皮和纹过唇线也不过如此,还是配不上靖尧。”

    “我配不配得上墨少你说了不算。”央金梅朵直接跳脚了,手指着喻色又想动手了。

    一旁,才旦白玛并没有叫停女儿,原本一张清贵的面容此一刻也是隐忍着怒气,如果不是现场人多,她早就发作了。

    这还是第一次遇到在这样人多的场合不止是不给她女儿面子,连她的面子也不给的人。

    是的,在z区,就没有人敢不给她才旦白玛的面子,她可是z区的第一夫人。

    “不好意思,我想我说了应该算的,毕竟墨家是独子,总不能娶一个不会下蛋的鸡吧。”喻色的目光继续落在央金梅朵的小腹上,语不惊人死不休的道。

    “你......你骂我是鸡?你过份了!”央金梅朵气的连呼吸都不稳了。

    “原来小姐知道自己不会下蛋呀,既然知道就应该有自知之明,还是赶紧转身打道回府吧,否则不止是今天丢人现眼,以后更是丢人现眼。”比毒舌,她不想那便不会说,不过就凭央金梅朵刚刚的表情,喻色决定比下去了。

    “你才不会下蛋。”央金梅朵这个时候才反应过来喻色是说她不会生育,这可是天大的帽子,现场这么多人,这要是传出去,她以后别说是嫁给墨靖尧了,嫁给任何男人都困难了,毕竟在z区,无后为大,没有男人愿意娶不能生育的女人的。

    “我自然不会下蛋,不过生孩子的能力还是有的。”喻色浅笑嫣然。

    “你......”央金梅朵气的直接要吐血了。

    喻色却是不疾不徐,此时目光已经淡清清的扫到了才旦白玛的脸上,这个女人脸上的表情这一刻特别的丰富,大抵是正在回味她刚刚说过的话吧,“央金梅朵,我觉得你的涵养真不及你母亲一半,要是想这辈子都不会下蛋,你尽管继续闹腾,不过,等你后悔了再来找我,不好意思,我喻色恕不接待。”

    “你才一辈子不会下蛋。”央金梅朵再一次伸手就要去端喻色桌子上的水杯。

    不过这一次,她还没端起,就被一只手摁住了。

    “妈,你干嘛?”发现是才旦白玛阻止了自己,央金梅朵怔住,她把母亲请过来,是给自己压场子的,不是让母亲来给自己拆台的。

    这没道理呀。

    “梅朵,你闭嘴,一边站着去。”没想到,才旦白玛看央金梅朵的眼神居然就冷冽了起来,同时还训斥了起来。

    “妈,到底怎么了?”央金梅朵完全找不到北了,不明白她妈为什么对她这样的语气。

    “闭嘴。”这一次,才旦白玛直接煽了央金梅朵一巴掌。

    “啪”的一声脆响,央金梅朵直接愣住了,吃惊的看着她妈的眼神,仿佛在看怪物一样,“妈,你居然敢打我?”

    长这么大,她妈从来没有打过她,没想到现在居然打了她不说,还是在人前,当着很多人的面,央金梅朵不止是吃惊,眼泪都到了眼圈了,然后“哇”的一声大哭了起来。

    她甚至都在怀疑面有这个女人不是她妈,是一个易容成她妈的女人,不然怎么可能打她这个亲生女儿呢。

    她一定是在做恶梦,不可能的。

    “再说一次,闭嘴。”才旦白玛警告的看了一眼女儿,随即转身看向喻色,“喻医生,是我教导无方,小女多有得罪,我这里替她向你道歉了,能不能移驾那边的偏厅小坐一下?”

    才旦白玛的声音温温柔柔,看着喻色的眼神已经再也不是之前那样的冰冷,相反的,仿佛慈母在看着自己的女儿一般,满眼的都是慈爱。

    这与之前那个恨不得捅死喻色的才旦白玛仿佛是两个人似的,看的周遭的人一愣一愣的,全都傻眼了。

    这变化,实在是太快了,快的让他们应接不暇。

    难不成第一夫人是被鬼上身了?

    真没想到喻医生不止是会治病,还有能让鬼上身的本事?

    这要不是现场亲眼所见,绝对没人相信。

    才旦白玛这一前一后的变化,太大了。

    真是见了鬼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