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3章 恋爱的感觉

    直到喻色的手机响了起来,他这才行动起来的大长腿迎前一步拿起了她的手机递给她,“你接。”

    已经看到是杨安安的号码了,有杨安安的电话,舒缓一下有些诡异的气氛最好不过。

    喻色也看到了‘安安’两个字,不过,她没接。

    指尖一摁,就强行挂断了。

    居然敢暗地里把她卖了,就算是卖给墨靖尧也不行。

    她要是这一次饶过杨安安了,保不齐还有下一次。

    所以,这一次必须要给杨安安长点教训。

    墨靖尧墨眸微怔,没想到喻色居然连杨安安的电话也不接了。

    他便知道,小女人生气了。

    她从前很少生气。

    总是一付嘻嘻哈哈大大咧咧的性子,最多生气的时候掐他一下捏他一下。

    但是今天,她不掐他也不捏他,就只是安安静静的吃着食物。

    可她已经吃了很多了。

    虽然她怎么吃都不胖,但是吃太多了对胃不好。

    他想劝她,但是到嘴边的话怎么也说不出来。

    仿佛一说出来,更惹她生气了似的。

    杨安安又打了进来。

    这次喻色象是被气狠了,先挂断,再关机,所有的动作一气呵成,半点犹豫都没有。

    墨靖尧深吸了口气。

    从来不知道紧张为何物的他,这一刻居然有了紧张的感觉,“小色,我只是要给你一个惊喜。”

    喻色还是继续吃吃吃,不理他。

    “小色,你从小到大的人生我已经没有办法进入,我只是想你的第一次旅行有我一起。”

    喻色舀了一勺汤,就要喝下,还是不理墨靖尧。

    看到喻色真的要喝了,墨靖尧一伸手就挡住了,“汤凉了,不喝好吗?小心胃。”

    他这一声,温温柔柔的,足够的耐心。

    然后,喻色突然间“哇”的一声就哭了起来。

    一张小脸转瞬间就花了。

    墨靖尧怔在了当场,抽了纸巾要递给喻色,可递到了半空,又放下了。

    然后,站在那里懵的已经完全不知道要怎么办了。

    眼看着喻色还哭,眼泪越流越多,墨靖尧忽而俯身,大掌握住她腰际的同时,直接就封住了她的小嘴。

    除了这个办法,他想不到其它的办法。

    哭声止了。

    可是唇齿间都是血腥的味道。

    喻色居然如小兽似的咬了墨靖尧。

    疼。

    可他还是不松开。

    她咬他也好,总好过她不理他的一直哭一直哭,他心疼。

    许久许久,直到喻色换气了,墨靖尧才长松了一口气。

    然后,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松开的唇。

    她不咬他了,他看着她红红肿肿的眼睛,抱起她坐在客厅的沙发上,低声道:“不怪安安,是我逼她的,小色,我是真心喜欢你,想做你的男朋友,你的男人。”

    大抵是从来都没有说过这样煽情的话,墨靖尧说着说着,耳根都红了起来。

    喻色窝在他的怀里,还是不吭声。

    “小色,认识你之前我没有谈过恋爱,没有任何的经验,也不知道要怎么对你才是对的。

    最近,虽然每天都在百度追妻宝典,不过我发现那些宝典好象也就是能看看,真的用上了,你……你好象并不开心。

    你看,这惊喜没有,反而是惹你哭了,是我不好,以后再也不看追妻宝典了。”

    一句一句,墨靖尧说完的时候,怀里的小女人还是如猫咪般的窝在他怀里,软软濡濡的。

    她还是不说话。

    他就听到了自己的心跳声。

    原来这就是恋爱的感觉。

    没有经历过,绝对不知道恋爱是这样的滋味。

    有时苦有时甜。

    他给她吹头发的时候很甜。

    这一刻她不吭声不理他的时候,又是很苦。

    或者,这就是真真正正的恋爱吧。

    喻色把玩着墨靖尧的衣角,耳鼓里全都是他刚刚说过的一字一句,心口有些软了。

    现在回想起来,她也不知道自己是在生什么气。

    算起来,杨安安把她交给墨靖尧,也是为了成全她,仿如当初她也极力撮合杨安安和墨靖尧似的,想方设法的要把他们两个拉到一起见个面,然后确定关系。

    这样一想,气便消了。

    那她刚刚是为了什么生墨靖尧的气?

    哭着哭着,连她自己都忘了。

    想了又想,终于想起来了,好象是因为他自己有车还陪着她一起坐大巴车。

    “墨靖尧,你傻。”有舒服的越野车不用,偏要乘坐大巴车。

    那会子就觉得他太气人了。

    然后,再加上杨安安的电话,她一时气急,就哭了起来。

    长这么大,除了小姨,其实从来也没有人象墨靖尧对她这么好。

    现在想来,她哭也不都是在生墨靖尧的气,其实更多的是有些感动。

    就因为她一句她要坐大巴,他就陪着她一起坐了。

    “好,我傻。”喻色终于说话了,墨靖尧犯贱的附和一句,只要她肯说话,她不再不理他,傻就傻了。

    反正,就算他说他傻,他也不会真的傻了。

    “噗”,喻色含泪的眼睛一下子全都是笑意,笑喷了,“墨靖尧,你承认你傻了。”

    墨靖尧呆怔在当场。

    对于一会哭一会笑,转换的无比畅快的喻色,他一时间有些反应不过来她这样的变化。

    “问你话呢。”喻色白了墨靖尧一眼,眼睛里的泪还没干,不过她一点也不觉得这一刻又哭又笑的自己有什么不对。

    她就是这样的女孩,风一样的女孩,他要是不喜欢,那就趁着现在好象才将将开始的时候,直接分开好了。

    她就是这样的性子,她可不想掖着藏着。

    否则,真要嫁了的话,就要掖着藏着一辈子了。

    女孩的笑容甜美的就象此刻茶几上盛开的百合,那般的美丽。

    诱着墨靖尧不由自主的道:“嗯,承认了。”

    “傻子。”喻色说着,伸手就捏了一下墨靖尧的脸,然后道:“饿了吗?”

    墨靖尧还没有从喻色刚刚的又哭又闹中回过神来,转眼就感受到小女人的关心了,然后,只迟疑了一秒钟就道:“饿了。”

    “去吃饭。”喻色说着,就挣开了墨靖尧的手,小手牵大手的把他牵到了餐车前,“吃吧,我刚刚感受了一下,你的味蕾已经好了一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