涩涩爱 作品

第222章 只开了一个房间

    “我不信。”上次她信了的后果,就是只能与他同床共枕。

    “小姐,你要是不信,只要你现在能在我们酒店里找到两间空置的房间,我立刻给你免费入住。”

    喻色将信将疑,“我真的会查的。”

    “小姐随便查。”

    于是,两个人最后只开了一个房间。

    喻色一直嘟着小嘴,怎么都觉得自己又被墨靖尧给摆了一回。

    因为,这个男人在她这里,实在是有太多不良记录了,让她已经开始经常性的不相信他了。

    结果,刷了门卡进去的时候,喻色怔住了。

    也有些不好意思了。

    刚刚只顾着要订两间房,她居然忘记问大堂经理这家酒店所剩的房间是什么房型了。

    进来了才知道,是套房。

    也就是有两个房间的套房。

    惊喜的打开看的时候,两个房间都有独立的卫生间。

    想来,这是给一家几口准备的套房,方便一家几口住在一起。

    睡觉的时候各自分开,不睡的时候,可以在一起打打牌看看电视。

    想想就是温馨。

    飞快的参观完毕,喻色指着一间道:“我住这个房间。”

    墨靖尧望着她变色龙一样的小脸,“不生气了?”

    “不生。”

    “不郁闷了?”

    “不郁闷了。”

    墨靖尧一点喻色的额头,“一会要不要我陪你去查一下这酒店里还有没有空置的房间?我不累的,我可以。”

    喻色一闪身就避开了墨靖尧的手指,“才不要,我去冲个凉,一会去吃饭。”她饿了。

    大热天的,从飞机到大巴,全身都是粘腻腻的,很不舒服。

    “去吧,我也去。”墨靖尧闪身进去了他自己的房间。

    喻色望着墨靖尧的背影,这男人居然不流氓了,她好象还有点不习惯了。

    拉着自己的行李箱进去了自己的房间,这次先把睡衣找出来带进洗手间。

    十几分钟冲凉后,喻色对着镜子里自己还滴着水的长发直皱眉头,她饿了。

    但是现在首先要做的是把头发吹干,不然没办法出门。

    拿下吹风机就要开始吹头发,洗手间的门就被敲响了,“好了吗?我听到里面没有水声了。”

    “我吹了头发就出去。”墨靖尧是真的快。

    墨靖尧的头发短短的,他没有吹头发这种烦恼,洗完了擦一下,很快就干的。

    “出来吹。”

    “等一下。”喻色低头检视了一下自己身上的睡衣,还行,不该露的都没露。

    她和墨靖尧之间,现在什么关系都没有确定。

    所以,有一些该有的矜持还是要有的。

    拉了拉睡衣的衣摆,这才拿着吹风机出去了。

    结果,一开门,就嗅到了香香的味道。

    一推车的食物。

    琳琅满目在眼前,“你……你哪里弄来的食物?”

    这才进来十几分钟,现点的话,最快也是才点完,根本不可能加工煮好又送过来吧。

    “我让餐厅把所有能送来的食物都送来了,所以有的不是现煮的,将就吃一点,不要把胃饿坏了。”

    喻色不相信的坐下去,真吃一口的时候,发现墨靖尧说的没错,有一半应该都是做了有一些时间的,温温的,她这才相信他没骗她。

    他这是担心她饿狠了,才紧急叫来这些食物的。

    不过这样的天气,温温的没关系,已经很好吃了。

    喻色开吃了起来。

    正要请墨靖尧也一起吃的时候,房间里响起了吹风机的声音,就听男人道:“我不饿,先把你的头发吹干了再吃,不急。”

    “不用的不用的,吃完了再吹。”喻色有些不好意思了。

    “头发不吹干容易感冒生病,你先吃。”然后,墨靖尧真的为喻色吹起了头发。

    喻色的头发没有烫过,又直又长,穿过发丝的时候,就象是绸缎一样的顺滑,与她的皮肤一样,触感特别好。

    于是,明明只是吹个头发,墨靖尧上瘾了。

    仿佛喻色的头发是玩具了一样,都吹干了,他还舍不得放手。

    他是真的不饿,一点都不饿。

    但是,喻色吃着吃着就担心了,“墨靖尧,你出来旅行,带药了吗?”算了一下,她亲自给他煎的中药还没有吃完,他的病还没有彻底好,所以对吃没有**不想吃。

    “带了。”

    “就在你那个小背包里吗?不可能。”还有几天的药呢,他一路上背着的那个背包她也拎过,很轻的,里面不可能装几天的药包。

    墨靖尧淡定笑道:“不在。”

    “那在哪里?”喻色也不吃了,转头看他,她好不容易煎的药,他要是再来一次想吃就吃不想吃就不吃,她生气。

    好歹是她亲自煎的。

    他要是不吃,太不尊重她了。

    “在……在车上。”墨靖尧迟疑了一下,然后在对上喻色已经黑了的脸色时,只好实话实说。

    否则,她让他把药拿出来展示一下的话,她早晚知道他的车。

    “车上?什么车?”喻色一字一顿,脑子里已经在天马行空的猜想着所有的可能了。

    “越野车。”

    “你私人的越野车?”喻色听到这里,已经有点接受无能了。

    他们下了飞机,然后乘坐大巴赶来这里,大巴上有多挤她是深深记得的。

    却不曾想,这男人居然在这里还有越野车。

    “嗯。”

    听到墨靖尧承认了,喻色“腾”的一下站了起来,“你的车什么时候开过来的?”

    “昨天空运过来的。”看着女孩越来越黑的脸色,墨靖尧的声音越来越低,越来越弱。

    也是第一次在别人面前有点怂了。

    好在是在喻色面前,怂就怂了。

    他被他妈穿上寿衣最别扭的样子喻色都见过了,不怕再多一样。

    喻色听到这里,直接又坐了回去,然后坐在那里发了一会呆。

    然后,又开始吃吃吃了。

    然后,一直都没有说话。

    仿佛这房间里只有她一个人,没人陪她说话似的。

    墨靖尧早就吹干了喻色的长发,他就站在她的身侧,原本是舍不得放开她的长发的,但是现在她这样闷声不响的,他就想陪她一起吃了。

    可是小女人一直不说话,他一时间是站也不是,坐也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