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岩作者 作品

70,冰猴

    咏春拳武馆,咏春大师兄和风小叶俩个戴着护具,在场中对打着,噼噼啪啪……,大师兄一阵快攻,风小叶只是抱头防守,

    ……

    “叶先生,你怎么不使脚了?”

    “伤了,”(叶,笑,)

    “怎么伤的?”

    “脚脖子让人给踢了一脚,”(叶,笑,)

    “你还能让人给打伤了?”

    “人外有人么,……我又不是天下无敌,”(叶,笑,)

    ……

    这时候贾超拿个电话过来,

    “风大哥,这是你电话响吧?”

    “噢,是我的……”(叶)

    风小叶接过电话,立刻纪扬咆哮的声音传来……

    “你又跑哪儿玩儿去啦!”(纪)

    叫说这些日子为了应对赵他们的挑战,风小叶和李天鹏俩个一直在研究对策,商讨战术,……结果看看日子快到了,这俩人不抓紧时间训练,全都不知道跑哪儿去了,一见他俩都没影儿了,纪扬气不打一处来,

    “我就玩儿去了怎么地?……是天鹏说今天放一天假的!”(叶)

    说着把电话关了,纪扬又气的不行,

    ……

    “这星期……他已经关我三回电话了!”(纪)

    ……

    至于说今天李天鹏去哪儿了……,风小叶出门之前,随口在接待的王明吴那里问了一句,

    “上山去了……”

    王明吴没好气的回答他……,风小叶听完,就有些后悔,早知道不问好了,

    至于说上山干嘛去了……,北方人可能不这么叫,南方人么,上山这话有“死后埋到山上”的意思,……是去扫墓了,扫他未婚妻的墓,至于说今天是什么日子……

    前面说过,李天鹏的未婚妻,死在了假飞云的手上……风小叶每每想起这件事儿,心里就很不是滋味儿,而且看得出来,李天鹏这种人,很重感情的,搞不好可能会为此孤独终老,……总之觉的对不起他,但是自己又没有办法对他任何的补偿,就算把假飞云宰了,他家那位也再回不来了,……

    ……

    “那个,说个事儿啊,……你不要去模仿电影里面的叶问,他那个是电影里的艺创作,真打的时候不是这样的,你还是你老师怎么教你的你就怎么练,不要学电影里面那样,用那种想当然的串串拳,把对方压制,最后击倒,这理论上可行的,但是如果你真能压制住对方的话,也就直接可以一招把对方击倒了,……说点儿不好听的,你这个,只是打的快,但是打在人身上,就是,挠痒痒,你不要有意的去练这种花架子,用不着打那么多下,不实用,你真有寸劲的,一两下就够用,不用打那么多,还费体力,……真正的,你就应该是瞅准机会,瞄准弱点,一招制敌,”(叶)

    “我知道……”(点头)

    ……

    回头,大师兄问贾超说,他到底姓什么?……怎么一会儿姓风一会儿姓叶的?贾超摊手说,我也不知道,他有时候还姓宋,有时候还姓蒋……

    ……

    到了约定的日子了,赵带着他请来的那个高手,趾高气扬的来摆擂台了,……当然自然又是双方都叫了公证的,只不过风小叶和李天鹏俩个这些天到底都研究出来了什么明堂,有没有捣鼓出什么能对付他的办法,也不好说,纪扬心里面也没有底,……旁边儿还有录相的,

    就看的赵他们还带了一车砖头过来,那黄脸人对着镜头,第一件事儿,又是脱膊,开始劈砖,

    “哎哎哎!……别劈了!我知道你能劈砖,这砖好好的,留着它盖房子多好啊,劈碎了还可惜的,你看这弄的一地的碎砖沫子,一会儿我们还得扫……”(叶,摆手,)

    叫说劈砖这种功夫么,其实风小叶也能劈,只不过劈完了手疼,还容易出血……,正常比武之前都是要好好休息,养足体力的,那人是有意的炫耀武力,表示自己精力充沛,有的是余力的,可以随便劈……

    赵带来的那黄脸人看看风小叶,说道,

    “你是泉水道士的徒弟吧?”

    “啊?”

    心说这人什么来头儿?怎么一开口竟然能把自己的师承给叫出来?天底下应该没几个人知道啊?……看看风小叶吃惊的表情,赵得意的笑道,

    “你的来历,我们早就查清楚了!……你师父临死的时候,已经把你赶出师门了,不让你用他的功夫,你还敢拿他教的功夫到处去惹事,……你说你是不是猪狗不如?”(笑)

    众人一听,哗然……,

    风小叶心说,连我被破门的事儿你也知道了?不过这话不对啊,我可不是师父临死的时候给赶出去的,再说师父死的时候自己根本不在根前,啥时候死的都不知道……估计他也是道听途说,又想当然了,

    是了,估计是从付老头那漏出去的,付老头嘴不太严,和他那些“江湖上的朋友”谈天论地的,听到点儿什么新鲜事儿都当成“武林轶事”给人家瞎传,好显得他多闻……

    “你说,你是不是猪狗不如!”(笑)

    ……

    风小叶没有理会赵,反正他也不是主角,而是直接对那黄脸人说道,

    ……

    “我是风小叶了,……动手之前,不介绍一下你自己么?”(叶)

    赵见他不直接回答自己,还以为是无话可说了,又笑道,

    “这是我堂叔,混元门的开山掌门,大名鼎鼎的赵无妨!”

    ……

    赵无妨?……风小叶心说,这谁啊?什么混元门?……我之前碰到一个打太极的,给自己起个名字叫赵无极,把自己打扮的全身像道士一样的,你们俩啥关系?混元霹雳手成昆你认识不?

    ……

    那黄脸人开口,冷冷的说道,

    ……

    “你师父没跟你说过,见到‘冰猴’,得躲着点么?”

    ……

    冰猴?……那又是什么东西?

    心说是不是北方人冬天在结了冰的河面上,用鞭子抽着打转的那种冰陀螺?也叫冰嘎什么的,……

    还一口一个“你师父”的,你跟我师父很熟么?……看你又瘦又黄的,倒是真有点儿像猴儿,改天用鞭子带你到冰面上去抽抽,看看你打不打转……

    ……

    “问你话呢!”

    赵叫道……风小叶心说,一会儿我在收拾你!立刻飞起一脚,直接朝那黄脸人的头上踢去,……砰!

    众人都是一惊,李天鹏心说,你怎么不按商量好的来啊?

    “你讲不讲武德,偷袭啊!”

    赵叫道……

    黄脸人头上挨了这一重击,有些晕头转向的……叫说他再怎么的刀枪不入,也只是“不入”而已,实打实的力量的撞击,那冲击力还是实实的由他的身体承受的,再说风小叶来的速度实在是太快的,根本没反应过来,这一脚已经糊脸上了……

    叫说在动画片或者玩格斗类的街机游戏里面,人物在出招前都要先喊一声,把自己的招术叫出来,什么“庐山升龙霸”“天马流星拳”的……,风小叶是没功夫喊了,不过他这一脚其实也是有名堂的,叫做“孟德献刀”,出其不意,随机应变,是无影腿里的功夫……

    但是对付赵无妨这种铁皮罐头,这一击估计还不能破他的防,赵无妨……被打了个空袭,虽然头晕,也知道不好,嘴里开始哧哧的运气,打算运好了气再防风小叶的下一波攻击,不过风小叶可不等你,趁着他头晕找不到北的时候,整个人已经钻到他身下,仰面朝天的又是一脚,正中他的小肚子……,这一势看看无赖,也有名的,叫做“李逵滑铲”,是地术犬法里的招术,趁他肚子里运气运到一半儿的时候生生给他打断了……

    风小叶起身,转过身去……至于说为什么要转过身去,这个……

    然后背对着他,伸手向后,又是一掏……,这一招儿么,不用讲解,在场的众人一看就知道了,猴子偷桃!

    赵无妨中了这一招,可算是破了他的“气门”了,捂着裆部倒下,痛苦的惨叫着……其实这里不论是谁,中此招者差不多都这个表情,

    “呃呃呃……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众人只闻到一股恶臭的味道,一看,我去……,

    叫说前一本书里面,有位“庆捷将军”,有次让风小叶给吓怕了,以后每每再见到他,就会不自主的下面“噗叽”的一声,拉一裤子稀,……估计赵无妨应从此应该也是染上这个毛病了……

    旁边的赵面无人色……

    “你……你不讲武德!”

    ……你就有武德了?

    “我告诉你,我使过的这些功夫,没一招儿是我师父从前教的,我师父教的功夫,轻易不能对人使,但也绝不是像你胡说的那样,……”(叶)

    看看风小叶径直朝自己过来了,这连赵无妨都已经在他手上躺了,赵吓得转身要跑,……风小叶祭起番天印,一块砖头砸过去,正中腰眼儿,把赵直接给砸趴在那儿了……

    风小叶把他拎起来,对着他的脸,啪!啪!啪!啪!啪!……闪电五连鞭!

    赵的脸立刻肿起来老高……

    “我一直不想得罪人,但是你们一而再,再而三的来挑衅,真以为方舟是好惹的啊?……告诉你,你要是觉得自己脸皮够厚,没尝够我的‘闪电五连鞭’,我随时欢迎!”(叶)

    ……

    叫说这场比武,众人想想,事先好像确实没约定什么样的招术不能使……而且风小叶是直接正面攻过去的,俩人之前还离着至少三四米的距离呢,也不能算是偷袭……

    而且啊,负责录像的人发现,画面里根本没有拍到风小叶是怎么把赵无妨打倒的,因为动作实在太快了,摄影师根本来不及转动镜头的画面来捕捉,只听得一阵噪音……转过镜头来,赵无妨那边儿已经躺平了……

    事后风小叶说,对付赵无妨这种人,只能用这个办法了,……好在他的功夫还是要在现场运气的,等他运好了气以后就无解了……

    ……

    (20200930最近一次修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