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岩作者 作品

68,爱乐

    某某交响乐队,最近来了一个新人,是个年青的女性小提琴手,

    ……

    另外多说一句啊,现还经常听到一个词,叫“爱乐乐团”,其实也是一种交响乐团了,在规模和编成上和普通的交响乐团都差不多少,都是属于大型的管弦乐队,所不同的就是,正规的交响乐团一般有政府背景,是公办的,有政府的资助,而爱乐乐团一般是民办的,由民间组织和爱好者自发组成的,自负盈亏,比较世俗化了,……就比如有名的那个平庄爱乐乐团,

    ……

    小提琴,是一种很热门的乐器了,学的人很多,但是想要从中脱颍而出,则非常难,……在交响乐队里,半数以上的乐器是弦乐,而小提琴又是其中数量最多,份量最重的乐器,你看交响乐队的编成,在指挥左手边前两排的乐器,全是小提琴,可以说是交响乐里最重要的乐器了,很多乐曲的主旋律,都是由第一小提琴来负责的,

    越是正规的交响乐队,里面的竞争也就越激烈,像以前提到的郑铮他们,就是被交响乐团裁员的,因为对演奏者的水平要求非常高,有些位置,只招一两个人,有些位置,宁可空缺也不用水平不够的人来充数,

    音乐家都是自命不凡,愤世疾俗的,希望得到别人的认可,希望得到别人的尊重,但是在演出的时候,并不是要你在观众面前充分发挥自己的才华,而是要让自己的声音融合到整个乐团里,……除非你是该声部的首席,某些乐章里偶尔才会有个独奏solo的机会,

    虽然演奏时要互相配合,但是在私底下,互相竞争,互相忌惮,勾心斗角的,首席的位置,更是人人眼热,不但地位突出,薪水也远高于旁人,……戴成龙从前就是因为天赋异秉,年纪青青的就做上了小号的首席,结果被人陷害……

    而小提琴的首席么,又是整个乐团中首席的首席,是地位仅次于指挥的位置,乐团的二把手,可想而之竞争有多么的激烈,

    这家乐团的小提琴首席么,已经在这个位置上坐稳了三十年了,之前已经打败过无数的竞争者了,……然而最近,一种久久未曾出现过的危机感,一种威胁到他首席宝座的危机感觉,又让他感觉到了,也就是前面说的,那个新来的,年青的女性小提琴家,

    ……

    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儿,这个新来的姑娘,明明水平较自己差很多,甚至在整个第一小提琴里都不算顶尖的,但是就是莫名的让他感到有一种危机感,

    具体来说,就是,……乐团每天的排练,其实是一件很枯燥的事情,

    并不是所有的乐曲都是那么美妙的,至少不是在所有人的耳朵里都是那么美妙,很多大师的作曲,管它什么贝多芬莫扎特的,什么什么第几交响曲的,演奏起来其实并不怎么好听,反复的排练则更像是在折磨人,……有些曲子,似乎只是纯粹用来给乐手炫技的,实际听起来并没有多少美感,有些甚至于感觉好像就是作曲家用来捉弄后人而专门设计的,整人用的曲子……,要么给你谱子上从下加五线飞到上加五线上去,要么给你整个升f大调或者降c大调,全程半音,一堆让人眼晕的升降号,等等等等,

    对于很多乐手来说,乐团,更多的是一份工作,而并不是外人所想像的,艺术的殿堂,……每天重复着枯燥的排练,演出,混个生活而已,

    也许是因为这个新来的姑娘很年青,精力很旺盛的原因吧……,她每次日常的排练,都会有意无意的,表现出一种很期待,很兴奋的神色,别人休息的时候,她往往还一个人在那里练着,拉着一些不知道是哪里出处的旋律的片段,仅仅是这一点,就已经让首席某名的恐慌了……

    ……

    这一次,乐团要排练一首新的曲子了,……据说这是出自某个名不见经传的作曲家的一首新作来的曲子,之前从未在任何场所公演过,

    指挥把总谱拿来,给各个声部配器的时候,有些兴奋的说,大家这回要鼓起点儿干劲,这是我们的秘密武器了,在演出之前,一定要保密,不要让别人知道,……这首曲子,也许会成为未来的世界名曲,而历史上会记载着,它的首次公演,是由我们乐团所演出的……

    ……

    各声部的谱子发下来了,大家先开始各自练习,然后再合声,……因为毕竟是新出的曲子,没有任何标准的模版可参照的,大家都小心翼翼的,

    小提琴首席拿到属于他的谱子,就开始练习了,……叫说五线谱,对于普通人来说,一个个像小蝌蚪一样的符号,仿佛是天书一样难懂,然而在音乐家的眼中,那是一个个带有立体声音的音符,……拿到一张陌生的谱子,直接看着谱就可以演奏出来,这是音乐家的看家本领,也就是视奏,

    咦,这个音乐不错呀?……是谁作的?首席渐渐的,有些陶醉在自己演奏的乐声中了……

    然而才没有过了多久,首席脸上的笑空凝固了,……因为他看到,同样的笑容,也在那个新来的姑娘的脸上出现了,而同样美妙的声,也从她的琴上拉出来了……

    有个词,妒疾,

    还有个词,恐慌,

    他似乎更确定了,这个新来的姑娘,就是为了来夺走自己首席的位置的!

    由其更确定的一点,在众人都休息时,她还在拉着她的琴,听着还是刚才的旋律,却又不完全一样了,有些变化了,或者说,是原来谱子的变奏版,

    调子刚刚发下来的时候,他是有仔细看过的,因为同为第一小提琴的声部,谱子都是一样的,她的谱子明明和自己一模一样,为什么这时候却拉出来了不同的声音?……而且不是胡改编的,而是有章法的变奏,这是什么能力?

    她一定是来挑战自己的宝座的!

    既然已经有人挑战了,那我也不得不应战了!毕竟是击败过无数挑战者的老将,首席也架起了他的小提琴,快速的演奏起了一首曲子,……叫你看看我的实力!

    这曲首之么,就是之前提到过的那种,演奏难度非常大的,几乎是作曲家用来整人的那种曲子了,……能拉这个曲子的,整个乐队里面,只有他一个,

    看看首席也开始在休息的时候拉琴了,众人的目光也都被吸引了过来,……心说,首席怎么在这个时候拉起琴来了?平时他不是最讲究保存体力的么?而且还是拉这种与正在排练的新曲无关的曲子?

    然后那个姑娘也放下了她的琴,静静的听着首席的演奏……,

    终于,一曲结束,众人鼓起掌来,

    首席站在那里,居高临下的看着那个新来的姑娘,淡淡的说道,

    “这曲子,你可以拉一下么?”

    那姑娘笑笑,摇摇头,

    “拉不了,水平不够,”(笑,摇头,)

    “你刚才倒是拉的挺高兴的,”

    “我看到喜欢的曲子,就多拉了会儿么,”(笑)

    “我已经老了,未来,是你们年青人的,……但是作为一个首席,手里得要有些能拿的出来的东西才行!”

    旁边众人听了,如同听到至理名言一般,纷纷点头,……旁边指挥一听,心说,原来首席的老毛病又犯了……

    那姑娘笑笑,

    “可是当首席,太累了呀……”(笑)

    额……

    首席心说,纯粹是我想多了么?

    ……

    叫说自己这个首席当的,整天吃不好,睡不好,做梦里都堤防着,怕有人抢了自己的位置,……倒不如这个无忧无虑,只管沉浸在自己喜欢的音乐中的姑娘活的更自在些……、

    ……

    叫说这个故事么,这本书主角不是风小叶么?……有人可能问,这个跟风小叶又什么关系了?

    这么说吧,这本书里,核心的主角是风小叶不假,故事则是围绕着他和他所接触到的人物而展开的,

    这个新来的拉小提琴的姑娘,……以前说过,风小叶大学时候,有参加过王长安的乐团,这个姑娘么,也是乐团中的一员了,是他的同学了,也是学化工的,

    后来毕业工作一段时间以后,不知道怎么的,突然发现自己喜欢起音乐来了,于是就开始不务正业,改行搞起这些东西来了……

    至于指挥新拿来的谱子,其实是王长安当年没有公布过的曲子之一,也是她送给指挥的,……

    ……

    (20200207最近一次修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