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岩作者 作品

51,防护

    讲个故事啊,说有个人,程序猿,一直是在没天没夜的努力工作,有天去相亲,认识了一个漂亮女孩,然后俩人立刻坠入爱河,fall  love,发展的很快,不久闪婚了,fsh arriage……妻子怀孕,他为了养家,更是拼命加班,

    然后公司每年的例行体检,他因为身体不合格,被解雇了,原因是hiv阳性,……公司的解释,他现在已经是个危险人物了,留他在公司里,可能会危害到其它员工的生命安全,而且更有可能会造成其它员工的反感,集体辞职什么的,所以只能对他表示抱歉了,

    然后几乎是与此同时,他妻子在医院生下来一个不足月的黑皮孩子,一看就不是中国人……,再一检查,全家hiv都是阳性,他是被他妻子给传染的,一家人整整齐齐,

    不要笑啊,不是笑话,这是个真事儿,……这人是沈阳的,已经跳楼了,

    ……

    叫说现在结婚的事儿,真得当心,由其是碰到那种主动白给又急着登记的,十九是怀着鬼胎,被绿事小,丢命事大,

    ……

    还一个故事啊,说有一位哲学家,……当然了,为了避免惹出一些麻烦,我这里面用的是网络上的暗语,经常上网的人,应该一下子就明白是怎么回事儿,

    具体就是,有一天,这位哲学家亲密会见了另外一位哲学家,因为好不容易才碰到了志同道合的朋友,于是便邀请其赴自己家中一同探讨哲学,俩人还一进行了一场友谊摔跤比赛,……

    当然了,运动是会出汗的,之后,趁着另一位哲学家去卫生间里洗澡的功夫,这位哲学家偷偷的翻看了一看他的包裹,发现他的包里全都是各种药物,就上网查了一下,看看这些药是怎么回事儿,……等查明白了这些药是治什么病用的以后,那位哲学家整个人一下子呆住了,心里凉到了底……

    ……

    怎么说呢,洁身自爱,

    ……

    方舟南区的健身房里,现在风小叶和李天鹏俩个,好像也在研究着哲学……

    就看的李天鹏从背后,左臂呈v字勒住风小叶的脖子,用右臂臂弯卡住左手,同时右手扳住风小叶的后脑,两腿则像八爪鱼一样的盘在风小叶的腰腹上……这一招儿,是巴西柔术里的绝招“裸绞”,不用任何绳索之类的功夫,只靠人的手臂来绞杀对方,一但固定住了,基本上无解,李东雁在旁边拍手叫好,

    叫说李东雁大家都已经认识她了,知道是李天鹏的妹妹,所以她随便出入,也没人管她……

    ……

    “好!”(雁,笑,拍手,)

    “怎么样儿?(笑)……我只要手上一使劲儿,你立刻翻白眼儿了,”(鹏)

    风小叶那边儿还不服气呢……

    “哼,要不是我站这儿不动让你试招儿,凭你,抓的到我?……你近的了我的身么?”(叶)

    “哎,我就问你呢,这招儿你怎么破?”(鹏)

    “对,怎么破呀?”(雁,笑,)

    “哼……”

    就看的风小叶右手托住李天鹏的右肘,作了一个发力挥击的动作,同时左臂以一个奇怪的角度伸到了背后,……当然了,也就是风小叶的韧性比一般人强太多了,一般人要是能做出这个动作来,胳膊已经断了,

    就听的风小叶喊了一声,

    “猴子偷桃!”(叶)

    “我去你的……”(鹏)

    ……

    “真正格斗的时候,根本没有时间让你使‘猴子偷桃’这种小动作,瞬间就能给你绞晕了……”(鹏)

    “嘿嘿,动真格的,你有多快,我肯定比你还要快……”(叶,笑,)

    就看的李天鹏抓住风小叶的右手,从裆下穿过,用两腿夹住他的肩部,这回是“十字固”了,一但锁死,基本上也是无解,

    “这回呢?你还什么招儿?”(鹏)

    “你看看我的手在哪儿呢?”(叶,笑,)

    “哎哎,你先看看你自己啊,我只要一使劲儿,你这胳膊就断了啊……”(鹏)

    “嘿嘿,我这胳膊断了可不是一回了啊,我胳膊断了还能再接上,要是你的‘桃子’被摘完了,还能再结出来不?”(叶,笑,)

    “下流……”(雁)

    旁边李东雁不屑的说道……

    “武术有什么下流的?(笑)……只要是好使的招儿,就行,插眼踢裆,李小龙也用过,泰森还咬耳朵呢,”(叶,笑,)

    “哼,好的你不学……”(鹏)

    ……

    叫说这一类的反关节的地面技么,如果使用的好,即使是弱女子也可以制服一个壮汉,在女子防身术里面,也有很多类似的招术,……李天鹏在演示的时候,李东雁在旁边儿已经看了半天了,有点儿跃跃欲试的样子,

    “怎么,你还想来试试?”(叶,笑,)

    “试试就试试……”(雁,笑,)

    就看的李东雁也依样葫芦的,学着李天鹏的动作,想要把风小叶锁住……

    “唉,事先声明,你可不许用那种下流招术!”(雁)

    “放心,你又没有‘桃’可以偷的……”(叶,笑,)

    “闭嘴!”

    说着,看看李东雁已经把风小叶锁好了……

    “你确定,锁住了么?”(叶)

    “应该是吧……”(雁)

    当然了,风小叶和李天鹏俩个练家子较力,自然是什么招儿都敢使了,不过对李东雁,可不敢下手……

    “我跟你说,你这么锁,没有用的,”(叶)

    “那你解的开么?”(雁)

    “光是这么躺着想解的话,解是解不开,不过……”(叶)

    就看的风小叶说话的时候,突然一个打挺,直接就从地上站立起来了,连带着把李东雁也给抱了起来,给她吓了一大跳……

    “哎!”(雁)

    “呵呵(笑)……,体重太轻,力气太小,地面技也是有体力的要求的,凭你这样,腿上没有力气,根本压制不住对方,”(叶,笑,)

    说着,把李东雁轻轻的放回到了地上,……李东雁又羞又怒,

    “哥,他欺负人!”(雁)

    “哼,……不你自己要跟他对练的么……”(鹏)

    “呵呵呵……,东雁,跟你说,你别不爱听,就你,要是跟男人打架,根本就不是对手,碰到危险的时候,首先想到的应该是转身逃跑,而不是跟人对打,你看的那些女子防身术什么的,多数是没用的东西,你看的再多,真碰到……除非平时经常练,要不然,想要打得过男人……,一个是人反应的能力,再一个是实战的经验,最重要的还是要有体力,很多反关节技,看着是很厉害,挺有用的,但是前提得是你得能把对方锁的住才行,要不然,像你这力气,还没等一个动作完成呢……”(叶,笑,)

    “我也练过!经常练的!”

    “是有的女的练武术很厉害的,我妹妹功夫就不错,但是,你,不行,你不是练武的料……”(叶,笑,)

    “你还有妹妹?”

    “嗯……”

    说到这儿,风小叶突然想起来,斜眼偷偷瞄了一下李天鹏,叫说他可最恨假飞云的,在他面前提起来……,于是把话题岔过去了,

    “对了,你那个室友,她现在怎么样儿了?”(叶)

    李东雁还以为他问的是贾敏……

    “挺好的,上回我住院的时候,她也来了,跟你们俩前后脚的……你要是再早来一会儿就能碰到她了……”(雁)

    “呵呵……”

    其实那时候,是风小叶有意的躲开了,因为毕竟之前有说过绝交的话了,得照顾下她的面子,免的见面尴尬,……不过风小叶这时候问的还真不是她,

    “不是,我是说,另一个,……生病的,那位,”(叶)

    然后李东雁才反应过来,他说的是那个被留学生给传染上艾滋的那位……

    “噢,还行吧……,她用那些药,反正也没看出来别的有什么,”

    “你跟她住一块儿,有没有觉的……”(叶)

    “那倒没什么,她又传染不了我……,就算我不注意,她平时都把东西分开跟我们放着,生怕碰到我们身上……”(雁)

    风小叶心说,这姑娘还行呢,不像有的人,自己被传染上了,就报复社会,巴不得别人都会被传染……,也不知道她将来结婚的事情该怎么办,

    “哎,对了,你说你妹妹……”(雁)

    ……

    你怎么又给提起来了?……心说我好不容易才把话题给扭过去,

    ……

    “嗯,当然了,也确实有不少女的,功夫比男人强的,但是那是少种,像花木兰,穆桂英的,杨门女将,……如果不是杨家将的男人已经死绝了,轮不到女人上战场的,”(叶)

    ……

    (201910最近一次修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