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岩作者 作品

50,灵感

    在尹秀清家的楼上,住着一名作曲家,……当然了,他本意并不是想要当一名“作曲家”的,他现在的职业,也跟作曲没什么关系,其实他是在学校里教学生实验课的老师,

    最初的时候,他从小学钢琴,是想要当个钢琴家,但是他自己的水平又不怎么地,弹出来的东西,感觉拿不出手,不能给众人表演,弹给外行听还凑和,一碰到行家就不好说了,容易让人挑出错来,贻笑大方,所以就想,干脆我自己作曲得了,这样自己写的谱子,即使弹错了别人也听不出来,……就是这样了,

    王长安还在的时候,因为王长安懂这个呀,所以他就经常厚着脸皮,找王长安帮忙,管王长安要一些个别人没听过的曲子……,当然了,因为他懂些音乐,所以王长安在学校里组建的乐团,他也经常去帮忙,

    现在王长安也不在了,所以他就只好自己作曲了……

    风小叶到秀清家里作客的时候,经常会听到楼上有弹钢琴的声音,……琴声断断续续的,很不连贯,开始还以为是谁家的小孩在练钢琴呢,后来听秀清说,楼上就住他一个人,家里没有小孩,

    其实他的水平么,也不能说太差,只不过风小叶听到的声音,其实是他在试练新作的,不熟练的曲子,并不断的修正,改进,……不过他所作的曲子,基本也都是非常短的小旋律,奏全了也没多长,

    作曲家么,自然是要作曲了……,且看看这位是怎么作曲的吧,

    有人可能想到作家写文章,……很多作家写作没有思路的时候,憋的脑袋都疼,也想不出来,当然了,作画也好,作曲也好,还是写文章也好,不论创作什么东西,都是需要有“灵感”的,很多很好的作品,其实并不是作者憋了好长时间,一点点的憋出来的,都是突然来的灵感,突然间灵机一动,就搞出来了,……有句话么,文章本天成,妙手偶得之,

    最典型的例子,就是贝多芬的《月光奏鸣曲》,……说,有天贝多芬走夜路,听到有人在弹他的曲子,弹的很不熟练,一看,原来是一个很穷的,去不起音乐会的盲姑娘,于是他就想做点儿好事儿,坐下来亲自给那盲姑娘弹一曲,然后弹着弹着,他突然就即兴的弹出了一首以前没有过的曲子,……他赶忙跑回家,趁着记忆还新鲜,把那首不知道怎么突然冒出来的新曲记在了纸上,给谱了出来,《月光奏鸣曲》就是这么来的,

    除了贝多芬之种大家之外,有很多的作者,可能生平没有什么能拿得出手的作品,然而就是哪天心血来潮,突然创作了一个东西,就成了传世的作品了,……之后再想要写出来一个那样儿的,就不行了,很多的作者,生平就只有一件作品可以传世的,就那么一件作品,就能让他和贝多芬这样的大家一起名留史册了,

    ……

    我们楼上的这位作曲家么,当然,也是成天幻想着,我怎么就来不了那种灵感呢?贝多芬那样的人物,他们的曲子只要能分给我一首,我要是哪天能突然也写出这么一首传世的曲子,那我也就成名了,我也就永垂不朽了……,呸呸呸,永垂不朽好像是说死人的,

    总之,在床来翻来翻去,辗转反侧……

    ……

    当然了,灵感这东西,往往你越想要来,它就越不来,……其实我们日常生活中很多东西也是这样,就比如你提笔忘字的时候,怎么想就是想不起来那个字怎么写的,然而不再去想它了,去干点儿别的,可能马上就想起来了,

    叫说他平时都是怎么创作呢?……其实根本就创作不出来,就是他已经写出来的几个小曲子,似乎也不是他自己的功劳,之前说了,他这人,睡眠不太好,

    睡眠不好的人,想要入睡是很困难的,每天晚上都是躺到午夜十二点,或者更晚,……然后有的时候,就在他迷迷胡胡的,快要睡着了,似睡非睡的时候,往往就在这个时候,头脑中就突然的会响起来一阵音乐来,

    不管那个音乐好不好啊,毕竟是世上从来没有过的,只要把它谱出来,那就是自己原创的作品了,所以往往这个时候,他会马上精神起来,披起衣服,点着灯,把那梦中的乐曲给谱出来……,他的作品,往往都是这么来的,

    也就是说么,他所作的那些曲子,其实严格的说,没一首是他自己创作的,都是梦中听到的,他再给记下来,写成乐谱,就是这么来的,

    有的时候,他在这种半醒不醒,半睡不睡的状态中,还有一定的控制自己的能力,所以就想要多听一会儿,尽可能的把那梦中的乐曲听的时间长一点儿,这样自己也能写的多一点,写的长一点儿,……不过往往还是事与愿违,因为他这时候往往只要一动这个念头,想要多记一点儿,立刻就醒了,

    所以说么,他作出来的那些个曲子,才都是很短的,……其实就是梦中的片段,就是这么回事儿了,他一直想要创作出一首长长的,能够达到贝多芬那样的协奏曲,交响乐级别的曲子,但是一直未能如愿,

    当然了,叫说本来他这人就睡眠不好,再加上净半夜起来“作曲”,年纪青青的,三十几岁就有白头发了,……叫说不少作曲家都是英年早逝,像舒伯特,肖邦,莫扎特什么的,不知道是不是这个原因,

    然后有天,风小叶去探望秀清,就听的楼上一阵阵的钢琴声,感觉弹的还不错,不像以前那样断断续续的了,……于是就敲门去问他,

    ……

    “常老师,弹的什么呀?”(叶,笑,)

    “海顿d大调协奏曲……”

    “呵呵,我还以为是你自己作的曲呢……”(叶,笑,)

    “我倒是想……”

    然后风小叶走过去,在他那钢琴上面,按了几个音,

    当然了,风小叶是不会弹钢琴的,因为钢琴很难学啊,键盘很长,两手都要用,十指都有分功,脚还要踩踏板,一般人是学不来的,然而键盘上的中央c在那里,他倒是知道的,哪个键什么音他也知道,所以单用一根指头在键盘上按几下,勉强也能按出来些简单的曲子,

    开始的时候,他还以为风小叶在那里乱按呢,……然而听了一会儿,感觉根本就不是那么回事儿……

    “你……你这个曲子,叫什么名字?”

    “没名儿,我自己编的……”(叶,笑,)

    ……

    他有些激动的感觉,心想,以他这种外行都能弹到这种呈度,……这个曲子,要是换了我这种熟练的手速,我再给它配上低声部的话……我不就有了能传世的曲子了么?

    ……于是一下子抓住了风小叶的胳膊,

    “你,……能不能,把这个曲子,让给我?”

    “啊?”(叶,笑,)

    看看他这副样子,风小叶都能感觉到,他全身都在颤抖……

    ……

    讲个故事啊,说,古代有这么人个,我也忘了是哪个朝代的事儿了,说这个人把他的邻居给杀了,原因是这个邻居作了一首很好的诗,他觉的很好,而自己又作不出来,于是想要把那首诗占为己有,就请求邻居把那首诗原创让给自己,……邻居不肯,他就把邻居杀了,

    ……

    风小叶笑笑,说道,

    ……

    “常老师,就算我给你了,那也不是你自己的心血创作出来的呀,……就算这曲子,你拿它真的成了名了,那也是虚名,用这种东西来把你挂在史书里,你心里面真的高兴么?……还是自己作的曲才是最安心吧,一个作家,只有当他创作出能感动自己的作品时候,才是真正有意义吧,我感觉满足自己,要比满足观众更重要,”(叶,笑,)

    “这个……”

    ……

    后来么,过年的时候,风小叶又去秀清家探望,又听到楼上有弹钢琴的声音,……风小叶笑笑,心说,也不知道他有没有创作出自己心中的曲子来,

    ……

    (20191227最近一次修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