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岩作者 作品

72,别离

    以前说过,在黄怡家附近有一条河,也就是流过风小叶母校里的那条,沿着河边,有一片绿地,

    因为夏天天气很热呀,感觉在河边能凉快一点儿,这天假飞云没什么事儿,就沿着河边走,想乘乘凉,……不过也没感觉凉快多少,

    走着走着,一阵风吹来……

    叫说这时候,有风吹应该是很舒服的,然而这一阵风过去,假飞云只觉的头昏脑胀,骨头都疼,好像重感冒一样的症状,……想要找地方休息一下,然而那阵风不知道怎么的,越吹越大,假飞云现在身体不适,浑身无力,不知怎么的,竟然被那阵风给吹到河里了,……扑通!

    也不知那风有多大的劲,居然能把一个大活人吹到水里面去……

    假飞云本来是会水的,再加上那河水也不甚深,就是站到河心里,最多也只能没过她胸口,……然而这个时候,因为她身体突然的不适,在那河水里,却怎么也站不起身来,所谓病来如山倒,突如其来,平日里她再大的本事,这时候也一点力气都没有了,这是很危险了,

    ……

    叫说在天很热,出了一身大汗的时候,如果突然被冷风一吹,那可真的有可能病到,不是在说笑话,……它真正到来的时候,往往都是在你意想不到,

    ……

    忽然间灵光一闪,想起来从前听风小叶讲过的,他掉到太子河里的那一回,也是因为身上有伤,浑身无力,只将口鼻露在水面外勉强维持呼吸,身体其它部位全都浸在水里,就这么的在水里像浮尸一样的飘了两天……

    于是也想学风小叶的办法,努力的让自己仰面朝上……但是水里好像是有无数的手在往下面拉着她,不论她再怎么使力,每次至多只能把眼睛露出水面以外,口鼻一直还是在水下,不多时,已然呛了好几口水了,看看神智将失,连喊救命都没有办法了,……在水里面喊不出声来,

    最后的一点儿力气都没有了,凭她自己的本事,是上不来了,可能要淹死在水里了,……心说死在这种地方,……

    要是风小叶在旁边就好了,他一定能救自己,……假飞云清醒前的最后一个念头是这个,

    ……

    迷糊之中,感觉有人把自己的身体从水里托出来了,一下子能够呼吸了,……那人的身上很暖和,很柔软,就这么一个感觉,

    哥哥,是你么?

    渐渐的,肚子里的水都控了出来,神智有些清醒了,……救自己的那个人好像很有经验,让自己的身体侧身姿势躺在岸边,溺水的人用这种姿势最容易苏醒,

    然后才发现,救自己上岸的,是一个年青的女人,开始还以为是风小叶呢……

    是了,想起来了,在水里的时候,能感觉到她的身上很软,男人不是这种体格,……但是不知道怎么的,就感觉,好像是风小叶一样,就那么一种感觉,好像是一种很相近的气息,

    看看眼前这个女人,很年青,长发在脑后结了一个辫子,身段秀美,长的很漂亮,很秀气,虽然并不认识,但是给自己的感觉,就好像是已经熟识的旧人一样,……一种很亲切的感觉,

    “你还好么?我送你去医院,”(笑)

    “不……我,回家……”

    假飞云用胳膊支撑着身体,想要坐起来,但是身上还是一点儿力气都没有,……没有起来,

    “你家在哪里?”(笑)

    “我家在……”

    ……

    后来么,好长时间,假飞云才想起来……之所以感觉她和风小叶很像,好像就是因为,她在跟自己说话的时候,脸上总是带着微微的笑容,……这一点和风小叶一样,

    ……

    再说黄怡,……黄怡在家里,忽然有人按门铃,开门一看,居然是浑身水淋淋的尹秀清背着同样浑身是水的假飞云站在门外,

    ……原来那个在水里把假飞云救了上来的年青女人,是尹秀清,

    “呀?秀清……飞云?这怎么了?”(怡)

    “黄怡?……原来这是你家呀?”(清)

    ……尹秀清看到黄怡,也很惊奇,

    叫说尹秀清这个人,假飞云其实有听风小叶提到过,知道是他老师的妻子,但是之前并没有见过她本人,当然尹秀清也隐约的知道风小叶好像是有一个妹妹,但是也没见过,

    黄怡连忙放了洗澡水,叫这俩人洗了个热水澡,……因为救假飞云的时候,秀清身上也全都湿透了,黄怡又找了自己的干净衣服给秀清换了上,……因为秀清还有事,不能太多停留,黄怡感谢许久,又送秀清出门了……

    ……

    就是这么一件事儿了……,本来应该到这里就结束的了,

    ……

    然而假飞云从打那天以后,就一直发烧不褪,……开始还没有在意,后来送到医院去一检查,肺炎,住院治疗了,

    当然了,肺炎在现代,并不是什么难冶的病,虽说在古代的死亡率比较高,然而假飞云在住院其间,不见好转,反而渐渐沉重……,风小叶听说了,也从外面赶回来了,

    然后一见面,才发现假飞云整个人好像褪了色一样的,颜色都暗淡了,原先活蹦乱跳的妹妹,现在变的面色灰暗,头发枯黄,如同败叶一般……,风小叶也没曾想到怎么会变成这个地步,听电话里面黄怡只说是精神不太好,

    听到风小叶的声音,假飞云睁开眼睛……

    “哥……”

    “感觉怎么样儿?”(叶)

    “难受……”

    心里面又是一沉,……其实风小叶是想要能听到她说,好点儿了……

    “哪里不舒服?”(叶)

    “哪里都……身上一会儿冷一会儿热的,”

    ……

    心说不是肺炎么?怎么听着又像虐疾似的?问大夫,大夫说也没检查出来有其它的什么问题,没有检查出其它的什么病毒,……当然了,医院有的病,是查出来也治不了的,有的病,是干脆连查都查不出来的,

    ……

    假飞云的情绪变的很不好,经常会突然暴怒,……平时她是没有发脾气的习惯的,风小叶颇为担心,所以这一阵子不敢离开她左右,……他要是守在旁边还好,每每只要他去上厕所或者因为什么的离开一小会,回来假飞云准得弄出点儿状况来,

    然后有天,她突然说,

    “哥,杀了我吧!”

    “啊?”

    “不行了,挺不住了……”(摇头)

    “怎么了?”(叶)

    “身体里面,……好多,痒痒的,都在肉里面,挠都挠不到,我两天没睡了,再这么样,活活病死,还不如……”

    “唉,别说这话,……吴桐现在还在外面出差呢,他现在干什么,就是指望着,盼着见你,……他要是回来,看不到你的话,你不可怜可怜他么?”(叶)

    “我要死啦!我管他干嘛!……”

    ……

    假飞云突然间又激动起来……,然后又无力的躺下了,

    ……

    “掐死我吧,我不活了,受不了……我要崩溃了,”(摇头,哭,)

    ……

    有人可能会觉的,风小叶不是挺有本事么?不是有一种灵丹妙药么?不是有一种保命汤么?……

    其实保命汤那个东西,有心的看官应该能记得,假飞云之前已经出过好多次这种状况了,那个保命汤早就给她用过了,而且已经说过了,那东西只能起一回作用,第二回就不行了,……所以说,风小叶现在,已经什么办法都没有了,只能这么眼瞅着,

    ……

    风小叶搂着假飞云的头,轻轻的说道,

    “忍着,”(叶)

    “为什么?……哥,你让我这么活受罪?”

    “是,”(叶,点头,)

    “滚!”

    ……

    然后过了好一会儿,假飞云才反应过来……

    ……

    “哥,我不是故意骂你……”

    “我知道……”

    “我真受不住了……叫我死了吧!”

    ……

    至于说假飞云为什么会这么倒霉,怎么总会遇到这么些灾难?……风小叶听黄怡讲的这件事儿的起因,说假飞云是被一阵怪风给吹到河里面去的,心说,这风怎么这么邪门?

    叫说假飞云这人,从前干她过的那些事情,走到哪里都是百鬼缠身,……她要是不倒霉才怪了呢,

    ……

    “好妹妹,你听我说,再难受,都忍着,活下去……,你活的再难受,那也比地狱里面的刀山油锅要轻松的多了……,你身上那么多条人命,将来十八层的地狱是免不了了,(摇头)只有你活着,活着多遭点儿罪,死了以后才能少受点儿苦……,再说,我也舍不得你啊,不论如何,为了我,你也活下来啊,……”(叶)

    风小叶说着,眼泪也下来了,

    “哥……”

    “我要是能代替你一点儿的话……”(叶)

    ……

    有个词语么,用来形容人生的,叫“悲欢离合”,……不过它的侧重点,是在“悲”和“离”这俩个字上面的,

    风小叶想想,说道,

    “给你讲个我以前的故事啊,……不是这一世,有一世,……那个时候,我跟我那时候的母亲在闹别扭,我的母亲非常爱孩子,离不开我,我年纪也不大,也就十来岁的样子,而我,就是故意的跟她堵气,好像是要出家,凭着母亲怎么样舍不得,当时就是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其实我当时是打算,就气她那么一下,绕一圈就回来的,可是等我回到原来和母亲分别的那个路口的时候,母亲已经不在那里了,那是我最后一次见到母亲,……我现在还记得,我当时分别的时候说的一句话,我当时说,‘好了,分别的时候到了’我现在还记的这句话,……我最受不了的,就是生离死别了,所以这一生,我拼命的想要,想要找到一个,不再会经历分别的那种痛苦的办法……”(叶)

    ……

    然后这个时候,黄怡送饭过来了,……看看假飞云在那里哭,于是到她耳边,轻轻的说了几句悄悄话……,当时,风小叶在旁边看着,就觉的,这个场景,有些个眼熟,

    想起来从前有次,岳福差点儿病死的时候,那个时候,黄怡就是在他耳边,不知道跟他说了几句什么话,然后岳福就奇迹般的好转了……

    果然,话说完不多久,假飞云就安静了好多……,然后渐渐的睡着了,

    风小叶怕她就此死去了,不放心又检查了一下,……一看,呼吸很平稳,睡的正香呢,

    然后风小叶一把抓住黄怡的手腕,扯着她的胳膊给她拉到了一走廊外面……,直接给她按在了墙壁上,

    虽然是夫妻俩,不过这个举动还是有点儿太突然了,搞的黄怡有点儿害羞的样子,……脸上不禁泛红,

    “小叶……”(怡,脸红,)

    风小叶大喘着气,说道,

    “黄小姐,我,……我其实早就想问你了!当初,在岳福生病的那回,你就是,……你,你到底是跟他们讲什么了?”(叶)

    ……

    好多年以后,风小叶再一次翻阅生死簿,才知道,当时,假飞云已经是应该死了,好多索命的冤魂一齐找上了门,……当时是尹秀清,黄怡,风小叶这三个厚德的人,合在一起给挡下来了……

    ……

    (20190703最近一次修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