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岩作者 作品

96,重现

    “风大哥,你笑一个,”

    虽然不明白贾超为什么要自己这么做,不过也皮笑肉不笑的回应了一下,……

    “嘿嘿嘿,”(叶)

    贾超看了看,又说道,

    “你再……做个别的表情,”

    “啊……”(叶,鬼脸,)

    “风大哥,这回是你本人了!”

    “嗯?……”(叶)

    ……

    然后贾超就把上回唐艺戴着面具冒充他的事儿给简单说了一下,

    ……

    “呵呵呵呵,我还当什么事儿呢,(笑)……估计是他那个面具做的太匆忙了,所以没什么表情,其实那面具完全都可以做成像真的一样,什么表情都有的,”(叶)

    “是么?”

    “嗯,(点头)……比如说,我,现在,就戴了个面具,你看不出来,”(叶,笑,)

    “啊?”

    “你不信啊?……”(叶,笑,)

    说着,就看着风小叶在脸上一扯,还真就扯下了一张人皮面具来……然而看看面具下面的脸,还是风小叶,……

    贾超看的目瞪口呆……

    “还真的呀?”

    “嘿嘿,还没完呢,(笑)……其实,我还戴了不止一张面具呢……”(叶,笑,)

    然后就看的风小叶又是如上操作,又从脸上撕下了张面具来,……当然了,下面的脸还是他的,

    “还没完呢,”(叶,笑,)

    然后风小叶又是一撕,又一张脸皮揭了下来……如此反复,左一张右一张的,前后揭下来能有七八张面具来,贾超的下巴都快掉到地上了……

    “别……别撕了,我看着吓人,你到底还有多少张脸啊?”

    “呵呵呵,没了,这就是我的脸,不信,你摸摸看……”(叶,笑,)

    然后贾超还真就用手上去摸了,没错,是真人的皮肤,……还用手拧了一下,

    “哎!……还使劲啊?”(叶)

    “不是,风大哥,你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

    当然了,贾超惊讶的,不是说现在的科技,有那么先进的打印技术,能把面具做的和真人的脸皮一样,而是,……这么老多层,他是怎么戴在脸上的?叫说那面具虽薄,但也是有一定厚度的,那么多层贴在脸上,变不变形是一回事儿,挂不挂得住也是一回事儿,

    怎么说呢,……其实就是用了川剧里面的“变脸”的戏法,其实从一开始的时候,风小叶就没戴什么面具,他那是袖子一挥,瞬间把一张脸皮贴在脸上,然后再一挥手,又给揭了下来,就是这种戏法了,……要是能在脸上同时贴七八张脸皮,想想也不可能么……

    “变脸啊?”

    “呵呵,”(叶,笑,点头,)

    ……

    “风大哥,上回听唐大哥说,你们是魔术师啊?”

    “啊对,……没错儿,”(叶,笑,点头,)

    “有时间,给我们表演一下行么?”

    “呵呵呵,你小子……你知道我的出场费,一晚上多少钱么?你给的起?”(叶,笑,)

    还没等贾超回答,风小叶又说道,

    “不过,给你演一下也行,……其实真正变魔术的,不用什么场地道具,随时就能变……”(叶,笑,)

    “啊?……怎么变啊?”

    然后就看的风小叶原地“呼”的一下,就不见了……

    贾超大惊,这大白天的怎么说没就没了?……大变活人啊?

    左右看看,也没有人,这人上哪儿去了?难不成还真的隐身了么?……然后风小叶就躲在他后面,笑笑,一看他转过头来,就立刻躲到他另一边儿去……

    这时候贾超的几个同学刚好路过,看看这俩人……

    “哎,学长,你们玩儿什么呢?”

    然后贾超一回头……叫说当局者迷么,

    “噢,你……原来你一直在我后面呢啊?”

    “呵呵呵……”(叶,笑,)

    ……

    一个学生说道,

    “对了,风大哥,这回是你本人了,那,你给我们好好的表演一下你的武术行么?”

    “嗯,好哇,没问题(笑)……帮我拿把刀来,”(叶,笑,)

    众人面面相觑……心说,你不是也要来表演那个什么“梅花刀”吧?

    “等一下”

    然后贾超拨通了贾敏的电话……

    “老姐,……上回的那把宝剑,麻烦再给借一下行么?”

    ……

    然后贾敏还真就又把那室友的那把剑给借了来,当然了,因为听说这回是风小叶本人来表演了,所以又叫了不少同学来,比上一回的人数只多不少,

    贾敏一过来,也先伸手在风小叶的脸上捏了一下……

    “哎……干嘛呀?”(叶)

    “噢,果然是真的……”(敏)

    当然了,上回借剑的那个女生,自然也跟来了……

    风小叶一看,没有刀,这把剑也凑和可以用呀……

    ……

    看看众人围了一圈儿,风小叶站在当中,

    “瞧一瞧了,看一看了,(笑)……在下献丑,给大家表演一下‘梅花刀’……”(叶,笑,)

    众人心说,果然……不少人心里面一阵不屑,存心想来看他笑话的也不少,

    就看的风小叶原地的舞了起来……起手势,招式都是和唐艺上回表演的一模一样的,当然了,唐艺的梅花刀本来就是风小叶教他的么……

    以前说过,梅花刀是一种表演性的武术,招术自然很好看了,……然而毕竟之前已经看唐艺耍过一回了么,看看也没什么新鲜的,贾敏的那个室友,心里面还盘算着,一会儿看我怎么让你出个丑呢……

    然后就看的风小叶的梅花刀舞的越来越快,那把剑在他手里,已经仿佛变成了一条弯曲会动的活蛇一般,渐渐又变成了一团绕在他身边的白光,看不清了……当然了,同样是梅花刀,在风小叶手里使出来,和在唐艺的手里使出来,威力是不一样儿的,……众人这才把先前轻视的心理收敛了一下,由其是借剑的那个女生,表演一脸的沉重,

    然后舞着舞着,剑光变淡了,速度也渐渐慢了下来……然后众人才发现,原先他手里的那把剑,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不见了,只是空手在那里舞着,比划着……

    “哎!……我的剑呢!”

    “不好意思啊(笑)……刚才一不小心,没拿住,给甩出去了,”(叶,笑,)

    “哪儿去了!”(跺脚)

    “在那儿……”(叶,笑,手指,)

    风小叶伸手一指,……众人回头一看,原来,那把剑,已经插在了后面的一棵大树上,剑身刺进树干里面一尺多深,……那女生面无人色,心说我这把剑可没有开刃啊……用手拔了一下,没拔动,这是什么力气?

    众人也心说,好悬啊,……这要是插到人身上,……

    ……

    风小叶笑笑,说道,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好久没练了,失手了啊……”(叶,笑,挠头,)

    风小叶走过来,把剑拔了下来,交还给那个女生,

    “姑娘,你叫什么名字?”

    “她叫……”(敏)

    “我叫李东雁!”

    “呵呵,挺好听的……”(叶,笑,)

    ……

    然而那个女生想想,心说,他这俩下子,这真的假的?……又联想到上回唐艺用面粉做砖头表演劈砖的事儿,心说搞不好又是他的什么戏法,

    ……

    “哎,你是变魔术的吧?”(雁)

    “嗯,”(叶,笑,点头,)

    “你能现场变一个么?”(雁)

    “好啊,”(笑)

    然后就看的风小叶笑笑,拿出了一副扑克牌……

    “等等!……能不能别用这扑克?换个别的?”(雁)

    “好的,(点头)……用什么?”(叶,笑,)

    李东雁心说,这副扑克里面你肯定已经做了什么手脚了……于是翻了翻自己的包里,摸到了一包纸巾,拿了出来,

    “你就变这个吧……”

    “好的……”(叶,笑,点头,)

    风小叶想想,变什么好呢?……于是把纸巾抽出来一张,折了个小花,托在手上,

    “瞧一瞧,看一看了啊!我给它变没了,……变!”(叶,笑,)

    然后众人就眼着着,那朵纸花就在他的手上凭空消失了……旁边贾超心说,这算什么,刚才他连大变活人都已经表演完了,整个人都能在眼前给你变没了,何况是一朵小花儿呢?

    然后风小叶又是同上操作,又抽了一张纸巾出来,同样折了个小花,托在手掌上,又是凭变一变,消失不见了……

    “变!”

    “变!”

    “变!”

    ……

    一连变了好几下,都是这一个操作,那一包纸巾已经全用完了……李东雁两眼一直盯着他的两手,就是不知道他是怎么把那纸花给变没的了……

    其实旁边儿站着的几个学生,已经看到了,……那些纸花,全都给扔在她身后边的地上了,……李东雁看看众人指指点点的,一回头,

    “好哇,……你根本就是骗人的!你就是手快一点儿,把它们扔到我后面去了,就算变没了?”(雁)

    “呵呵呵(笑)……魔术本来就是骗人的,靠的就是一个手快,你还以为我真会魔法呀?”(叶,笑,)

    当然了,这话,唐艺上回也是这么说的……李东雁只觉的自己好像被嘲讽了一样,脸上通红……看看他笑的那模样,真想打他一顿,

    “你还能表演什么?……劈砖头么?”(雁)

    “好哇,”(叶,笑,点头,)

    风小叶笑笑,心说,你怎么知道我会劈砖头的?

    然后就看的他从不知道哪里搬了几块砖头过来……先用两块砖在地上立起来当支撑,然后在上面横着水平的又放了三块……

    就看的风小叶撸起袖子……

    “瞧一瞧了,看一看了,(笑)……看我用手掌把它劈开啊……开!”(叶)

    一掌下去,砰!……三层砖全都从中间断成了两截儿……

    众人惊叹,……心说,看看他之前的表演,这个应该是真功夫了吧?

    然后李东雁心说,我等的就是你这个呢……

    “你这个表演,我也会!”(雁)

    “噢?……你也会啊?”(叶,笑,)

    “不信,我也给你表演一下……”(雁)

    说着,就走过来,也是立起一掌,对着风小叶刚才劈断的砖头,一掌劈了下去,

    “嗨!”(雁)

    “别!”(敏)

    旁边的贾敏想要出声劝止,已经来不及了……

    就看的李东雁捂着手,眼泪都下来了……

    “……东雁,你没事儿吧?”(敏)

    李东雁忍痛咬着嘴唇,不说话,……转身,跑远了……

    ……

    风小叶还不知道怎么回事儿呢,还以为她真会劈砖呢,结果一看到她差点儿把自己的骨头给硌断了,也是吃了一惊……

    ……

    “她这怎么了?”(叶)

    一问贾敏,才知道,原来,上回,唐艺也表演过劈砖头,用的是面粉做的假砖,还让她当场给拆穿了……这回李东雁就以为风小叶也是用的这个手法呢,结果……

    风小叶想想,说道,

    “上回……是谁给发现他那砖是假的?”(叶)

    “是我呀……”(敏)

    “哎哟!……他那是故意让你看见的!你以为他还真是骗子啊?他的功夫也不是假的!这砖,你换了让他来劈,他也照样儿能劈的开!他那是故意逗你们玩儿呢!……真正的魔术师,我们干这么多年,手法要是都能让别人随便就给看出来的话,那也就不用在这一行儿里面混了……”(叶)

    ……

    再说李东雁……回头,她跑回家去,跟家里人诉说在学校里被人捉弄,当众出丑了的事情……

    ……

    “你说谁?……他叫什么名儿?风小叶?……是不是头发挺长的?”

    “对,(点头)……一个男的,还起了个女孩儿的名儿,哼……”(雁)

    “亏了你没真跟他动手!……我说这小子白天都跑哪儿玩儿去了呢,……我告诉你,他的功夫,就连你老哥我,我都没有把握能干得过他!……”

    ……

    (20190109最近一次修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