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岩作者 作品

81,赛跑

    北部某城市,全民运动会,马拉松长跑项目,……上万名民间选手中间,熙熙攘攘,一对身材高挑的年青夫妇相互手拉着手,相互鼓励着,

    比赛开始了,众人一窝蜂的分批次冲出起跑线,一开始的时候,大家都挤作一堆,……当然了,谁离着起跑线近,先出发几秒钟,并没有什么优势可占,因为这可是四十公里的超长距离赛跑,没有相当的体力是无法完成全程的,相当一部分的选手可能都跑不完全程,……叫说历史上第一个跑完马拉松的那个报信的士兵,说完一句话以后立刻就累的倒地而死了,

    当然了,现在的社会么,参赛的选手事先都是经过体检合格的,……赛道的沿途,都有补给站,可以随时补充水分,万一有选手在中途感觉身体不适,随时也可以叫医生,没那么危险的,……总之,量力而行了,

    ……

    天气似乎不错,头顶上一直有云层遮挡,也不是那么炎热,……很适合赛跑,

    开始的时候,大家从出发点出来,确实都是挨在一起跑的,然而四十分钟过去,领头的第一梯队已经将其它的选手远远甩在后面了……这几十名领跑的青年,体力是自然最好的,是最有能力完成全程的,相信优胜者会从他们中间产生,……至于其它的选手,大家众在参与了,

    总之,就在这几十人中间,大家前后也拉开了一小段距离,形成了一个不规则的队形,……那一对年青的夫妇,妻子一直紧紧跟在丈夫的身后,身上的号码牌早都已经被汗水湿透了,

    叫说这次马拉松的赛道,是选在城效的公路的,因此对城市里面的交通不会有太大的影响了,……当然了,因为比赛,所以道路沿途也都会为这次比赛开绿灯,有警察和各种志愿者来保障比赛的安全,

    这是一片丘陵地带了,路两旁可以看到山,……道路曲折起伏,有些路段甚至就是在两座山之间搭一座桥通过,或者是在山下面穿一个小隧道了,……再看看后面的人,已经看不到了,

    领跑在最前面的三两个男青年,几乎一直是齐头并进,大家节奏一致,谁也不肯稍稍落后,全程才跑了一多半,还远远没有到冲刺的时候呢,这几个就已经开始较上力了,……当然了,也有的看似随便的跟在后面几位,然而却一直没有落下多远,

    跑到一处路口,众人却突然都渐渐的停了下来……原来这前面的道路,被拉上了警戒线,设了路障……

    叫说赛道之前可都是反复检查之后才选定的最佳的路线,怎么突然就给拦上不让走了呢?……这还怎么比赛了?确定领跑的没有走错路线么?

    看看这里,对面是一座横跨两座小山包的铁路桥,原本的赛道应该是从桥下面的一个小小的涵洞里经过的,……但是就是这个涵洞下面,被拦上了警戒线……

    也没有见到旁边有相关的主办方工作人员来解释原因,大家有些怀疑,是不是有人故意的恶作具啊?……有两个年青人已经走上近前去查看了,

    ……

    就在这个时候,隐隐的感到脚下的地面在颤抖,众人只觉的不好,是地震了么?

    突然间震动的声音不断的加大,突如其来的,原本感觉还很遥远的震感一下子就仿佛到了近前,轰呜,……众人正在进退无路,不知所措的时候,山洪来了,

    之前万万没想到的,会有这种突然出现的险情,主办方根本都来不及通知前面第一梯队的选手停止比赛,……也许根本都还不知道出了事呢,

    眼看着洪水从桥下的涵洞里冲出,四周的栅栏都一下子被冲的飞了起来,最近的几个人已经被水流吞没,肯定是有人已经遇难了,众人心慌的四下逃散,可是哪里跑的过洪水啊?……几十人虽然前后站的分散,然而瞬间已经有一半的人被水冲倒,那个年青的妻子,就眼看着自己的丈夫被水流冲来的栅栏撞倒,摔倒在水中,

    妻子拼命的呼喊着丈夫的名字,然而丈夫的身影已经看不见了,……转身,想要往回跑,身后刚好又是一个坡度较大的上坡,水已经到了脚下,

    ……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长头发的男人突然从自己的侧面窜出,一把拉住了自己的胳膊,一下子就将自己的身体扛在了后背上,从水中一跃而起……

    ……

    两人刚刚还在一起赛跑啊……这就是前后一秒钟的事儿啊……

    回想起自己和丈夫刚刚认识的时候……那个时候,自己和他是同一所大学里的同学,之前虽然也有见过面,但是俩人从来都没有说过话,……

    那还是因为那一次寒假之后开学返校的时候,……当时,前面先到的同学见到了俩人,说了一句,

    ……

    “哎哟,你们俩一块儿来的?”

    ……

    叫说那个时候么,俩个人前后离的非常的近,就好像是情侣一样的贴在一起,所以同学看了就起了误会了,

    然后他一回头,也惊讶的看到了自己……原来,那个时候,是走路的时候,自己包上的一根带子,不小心挂在了他的背包上,卡住了,……本来自己也没想惊动他,就想自己紧跟在他后面,偷偷的把带子给解开就完事儿了……没曾想又碰上了前面的同学,

    俩人就是这么认识的……然后就是他要去食堂里一个比较喜欢的摊位买炒面吃,然而偏偏自己也去了那个炒面的窗口,俩人又遇上了……

    ……

    可是现在想起这些,又有什么用呢?……年青的妻子不停的抹着泪水,旁边,几个侥幸逃出的选手站在小山坡上,等待着救援,然而看看这廖廖的几个人,没有丈夫在其中……泪水又流个不停,

    ……

    忽然间,听得山下的声音,原来,又有几个人上了山来,……这时定睛一看,其中有一个男青年,很疲惫的被人架着,正是丈夫!

    喜出望外了……,虽然之前自己心里面,一直希望丈夫还活着,不过自己也知道,希望渺茫,只不过是自欺欺人的自己安慰着自己,然而当真的见到丈夫回来的时候,却又哽咽的不知道该说什么话出来了……

    ……

    然而丈夫一见到自己,却没有觉的如何的喜悦,反而一把的甩开了旁边扶着他的青年,怒气冲冲的指着鼻子对着自己骂了起来……

    “你还要点儿脸不?”

    啊?

    妻子这才想起来,自己刚才是被一个男人从水里救上来的……自己好像刚才一直是瘫软的状态,所以一直被那个男人给抱在怀里……

    “我……”

    “你喊什么喊?……没看见她成什么样儿了么?”(叶)

    ……

    至于说救她的那个男人,自然就是风小叶了……

    ……

    丈夫勃然大怒,指着他,说道,

    “你抱着她干什么?……你松手,把手放开!”(怒)

    “哎哎,你搞清楚情况好不好?……我才把她从水里面捞上来的!”(叶)

    “我看你就没安好心!……水里那么多人,你为什么就偏偏救她一个?”

    “嘿嘿……什么逻辑?我就能救一个人,不得看谁离我近就救谁呀?还有的选啊?”(叶)

    叫说当时水来的时候,那就是在与时间赛跑,只能拉着最近的一个人出来,……你以为我看上她了?

    “你就是故意的,那么多人,你凭什么就……你就是想占她便宜你……”

    呵呵?

    ……

    然后正吵着,旁儿刚才一直扶着他的那个青年过来,拍拍他的肩膀,说道,

    ……

    “哎哎,这位仁兄,……我现在后悔刚才把你捞上来了,我再把你扔回水里面去,我从新再去换一个美女救上来……”(尧)

    原来,刚才把她丈夫救上来的那个青年,是孙尧,

    ……叫说风小叶和孙尧俩个怎么会出现在这里的?……当然也是来参加马拉松赛跑选手了,之前一直在前面领跑的那几个人,其中有一个就是孙尧,后来到前面的路障那里查看情况的两个人中,有一个也是他,而在第一梯队最末尾慢悠悠的跟着跑的,就是风小叶了……

    ……

    然后那个妻子感觉很不好意思,说道,

    ……

    “对不起啊,你们别挑他,他这人平时就是这样儿的……”

    这时候风小叶低头看看,才看清楚了她的模样,……她长的很是清瘦,额头很大,眼睛很大,皮肤也很白,微微带一点小红斑点儿,……就是这样儿了,

    风小叶笑笑,说道,

    “姑娘,你叫什么名字?”(叶,笑,)

    “孙雅楠,”

    “呵呵(笑),……我叫风小叶,那是我姐夫,叫孙尧,”(叶,笑,)

    ……

    (20181205最近一次修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