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岩作者 作品

62,反抗

    时穷节乃现,一一垂丹青,

    ……(宋文天祥《正气歌》)

    ……

    黄怡单位,人事部,

    “您好!”(怡,敲门,)

    “请进……”

    ……

    进到主管的办公室里,黄怡礼貌性的随手带上门,……主管看到她,笑笑,示意她坐下……

    “谢谢,”(怡)

    黄怡也不知道找自己来是什么事儿,而且现在主管越是脸上挂着笑容,她就越紧张,心想,该不是又有什么人打了小报告吧?……叫说被人事部单独找去谈话的,好像都是要被辞退的,……这回不是要开除我吧?

    “请问,找我有事么?”(怡)

    “不用紧张,没事儿,……小黄,喝水……”(笑)

    说着主管把一杯水递给了她……不过黄怡还是心里悬的很,只是握在手里,并没有喝,……

    “谢谢……”

    好半天,黄怡才吱出这么一声儿来……看看黄怡现在一副怯生生的样子,叫说风小叶在她面前的时候,可是经常被她像小孩子一样的给大声的训斥的,可是在别人面前,由其是在领导面着,胆子就这么小……其实这才是她本来的样子,本来她就是很文静的,

    只听的主管慢慢的说道,

    “分公司的事儿,之前想让你过去的……”

    “那个……我爸妈身体不太好,我离不开的……”(怡)

    黄怡抢着分辩道,生怕说晚了会怎么样……

    “……我知道,公司也体谅你,知道你家的情况,所以后来我叫的老王去的么,……”

    “嗯,太谢谢您了……”(怡,点头,)

    多说一句啊,主管所说的老王,是黄怡原先的顶头上司,她办公室的主任,……现在因为分公司的发展,缺技术人员,所以一早就已经卷包到那边儿报道去了,……

    其实本来是应该派黄怡过去的,因为她更年青么,到那边儿,也更有发展前景,……然而她也确实是离不开,所以就拼命的想办法挣取留下的,她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无形中得罪了什么人……叫说黄怡之所以在这里工作,最主要的原因就是,离的自己家近,走路只十分钟就到了,……当然了,中间还要路过风小叶大学的母校,沈北工大的校园门口,

    ……当然还有一个原因能留下她的就是,总公司这边儿,也确实用得着她,

    叫说黄怡的单位么,因为她是技术人员,所以经常很忙的,而且她的工作,好像还是轻易的别人取代不了的那种,所以她才经常加班,活儿没完没了的来,她也经常不能休息,……有的时候她在家休息一天,回来一看,之前放在那里的工作,进度还在那儿没动弹呢,她要是不在,别人也不怎么玩儿活儿……

    所以现在么……她留下了,办公室的领导没人儿了……

    只听的人事主管说道,

    “是这样的,……因为老王现在不在了,你们办公室主任没人了,公司现在考虑,看看你能不能坐老王这个位置……”

    “啊?”

    黄怡还有点儿没有反应过来……

    “什么?”

    “公司现在的意思,有想让你来做这个办公室主任……”

    黄怡现在倒是有些个喜出望外的感觉了,有些个激动的成分了……原来不是要为难我啊?是要我升职么?……心砰砰直跳,

    主管说着,慢慢的走了过来,

    “是这样,因为检测不能叫外行人来领导内行人,感觉你在这班组里边,你是操作员,经验比较丰富了,而且你的资历也……”

    “噢……”

    黄怡现在感觉有些飘飘然了……如果自己能做上办公室主任的话,薪水方面自不必说,那样自己也不用为了钱烦恼,天天的加班了……

    “所以呢,小黄,是我向上面推荐的让你来,……我看人的眼光,一般都不会太错,所以希望你……”

    “啊?”(怡)

    ……

    黄怡突然间一声惊叫,立刻躲开了,……原来,主管说话的时候,想要顺势的把手放到她的肩膀上,……黄怡第一时间里的本能反应,就是闪躲,

    “你干什么?”(怡)

    虽然黄怡的反应这么大,但是主管好像并没有觉得怎么样,……叫说黄怡也不是搞体育运动的,然而闪躲的居然这么灵敏……

    “小黄,我看人的眼光,一般都不会错,所以才推荐的你,……希望你也不要辜负我的……”

    “把手拿开,好么?……把手拿开!”(怡)

    黄怡现在,已经是在厉声呵斥了,……因为主管还举着手,还想要继续靠近,当然了,黄怡平时,给人的感觉,是很随和的,很安静的一个人,但是并不表示她就不会反抗,

    当然了,以前也说过,黄怡的个子是比较高了,有一米七多,比她的爸妈都要高,而且精神也很好,一副很健康的样子,……主管虽然是个男人,然而因为酒色所伤,身体状况近来反倒有些糟,……如果就在这里,他要是想使用什么暴力的话,还未必能制服得了她,这一点他自己也知道,

    ……

    “小黄,你不要误会……我只是,最近有些个……我知道你工作很累……”

    黄怡又退后几步,……摇摇头,正色说道,

    “男儿爱新妇,女子重前夫,使君自有妇,罗敷自有夫!”(怡)

    ……

    这几句话,说的主管一时间愣住了……一下子头脑中还有点儿没反应过来是什么意思,

    “等下,……你,你结婚了?”

    “是!”(怡)

    “你什么时候……”

    “不需要你知道!让我出去!”(怡)

    主管想了想,说道,

    “黄怡,你要清楚,这里的人事调度,我是来管的……我想让你来做办公室主任,”

    黄怡自然明白他话里的意思了,……一咬牙,说道,

    “谢谢,我不需要!”(怡)

    ……

    一转身,黄怡拉开门,直接冲了出去,……其实给人的感觉,当时她那个气势,就算是门被锁上了,她也能破门而出的感觉……

    从人事部主管那里跑出来,黄怡心里面乱成一团……心说以后可怎么办啊,现在搞不好这份工作就不能做了,就算不被开除……叫说黄怡打从刚毕业的时候就在这家公司里面上班,她的懂的知识,主要也就只是在这一领域里面起作用,做点儿别的工作她也不会啊……总之现在很是苦恼,

    于是这天提黄怡前下了班,走到河边吹吹风……也就是从沈北工大校园里流出来的那条河了,在河边的一个亭子那里坐下,看看风景……一阵风吹来,

    心说风小叶这人也真是不着调,也不知道找分安稳的工作,就知道到处去旅游,有点儿钱都拿去玩儿了……他要是能安稳的工作赚钱的话,自己也不用这么辛苦的天天加班啊……

    ……

    “姐!”(笑)

    “嗯?……飞云啊,”

    一回头,原来是假飞云过来了……叫说孤儿院那边儿离的黄怡家也不是太远,二十分钟的车程就到了,再加上假飞云跑步快,她想到这边儿来可是方便的很了……当初风小叶叫她来这边,其实是有意的叫她来帮着照顾下黄怡,不过现在看看,也不知道是谁照顾谁……

    “怎么啦,一脸那个表情,不高兴了么?”(笑)

    “没有啊……”(怡)

    “还说,看你的嘴撅的那么高,谁惹你啦?”(笑)

    说着,假飞云两手捧住黄怡的两腮,把她的脸扭了过来,

    “嗯?”(怡)

    “呵呵呵,……我哥说,他就喜欢你的嘴唇,由其是这么生气撅起来的样子,看见就想亲一下,……我也想亲你一下,”(笑)

    “啊?”(怡)

    听她这么一说,黄怡给吓了一跳,连连后退……

    “开玩笑的(笑)……我又不是百合,”(笑)

    “唉……”(怡)

    “姐,到底什么事儿不开心啊?”(笑)

    “没有啊……”

    “还说没有?……再说没有我可亲你啦,”(笑)

    “别闹……”(怡)

    于是黄怡就把白天在单位里发生的事儿说了,……说,得罪了那个人,搞不好,这回自己工作要丢了……

    假飞云笑笑,说道,

    “那可不一定噢,(笑)……那个浑蛋,我看他是不想干了,……姐,你等着,我去收拾他,”(笑)

    “嗯?”(怡)

    “放心,你就等着瞧吧,……想打你的主意,还指不定是谁干不下去了呢,”(笑)

    黄怡打量打量她,很疑惑的说道,

    “飞云,你……你该不会是,想要用像风小叶那样儿的整人的办法,去整他吧?”(怡)

    “bgo!”(笑)

    “你可别乱来啊……”

    “像他那种人,只要去查查,肯定都能查出点儿什么事儿来的,……放心好啦,让我来收拾他……”(笑)

    说到这儿,黄怡又想起来一件事儿,……其实这件事儿她之前有想过好久了……

    “飞云,我问你件事儿……”

    “嗯,”

    “你是他那个‘方舟’里的人么?”(怡)

    摇摇头,不是,

    “那,……风小叶,他真是你哥哥么?”(怡)

    “嗯,”(点头)

    “可是你们俩,不是姓一个姓吧?……,他好像也没有表妹啊……”(怡)

    “对呀……我是他捡回来的,”(点头)

    “噢……”(怡)

    当然了,至于其中的曲折,假飞云就只用一句“捡回来的”这么轻描淡写的一笔带过了,不过黄怡听了确实也就信了,因为风小叶在外面的时候,什么离奇的事儿也都干过的,捡回来一个妹妹也不是什么了不得的……

    “不过……飞云,有句话我说下,你别生气啊(嗯,点头,)……我总觉的你,对他,好像,有那么点儿……好像有点儿,那方面儿的感情……”(怡)

    “嗯,……对呀,我当初快死的时候给他救回来的,所以我本来就是想……结果他说,他已经有你了,没办法,我就只好当妹妹了……”(摊手)

    ……

    (20170717最近一次修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