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岩作者 作品

52,端午

    方舟北区,红楼的厨房里面,……风小叶把好多蘑菇用缝衣服的棉线穿起来,挂了好长的一大串在窗户外面晒,

    然后贝多芬过来了,看看他在那拉着长长的一大串蘑菇,有些好奇……

    “风消叶,泥这是……在举行一种宗教仪式么?”

    “不是啊(摇头)……就是晒晒蘑菇……”(叶)

    之所以老外会有这个想法么,是因为前不多久才过了中国传统的端午节……因为端午的时候么,中国人都喜欢把一些菖蒲啊,艾蒿啊之类的植物的茎挂在门上,用来辟邪的,当然了,有的地方也会挂桃枝什么的,不同的地方习俗不太一样,但是差不多都是要在门上挂点儿什么东西的……所以看看风小叶在那里挂蘑菇,于是贝多芬也就想当然了……

    当然了,关于端午节么,多说一句啊,……风小叶很小的时候,有次也是过端午节,婶婶有事要出去,于是告诉小花和小叶姐弟俩,她买了些艾蒿和芹菜,让他们把芹菜叶摘了好晚上做饭用,然后再把艾蒿挂到门上……

    然而那时候这姐俩儿么,都是太小了,也不太懂事的,也不太认识艾蒿和芹菜,……结果婶婶回来一看,这姐俩把艾蒿的叶给摘完了,然后把芹菜给挂到门上了……(笑)

    当然了,北方人的习惯么,就是喜欢把一些吃的东西串起来晒的,像辣椒啊,苞米棒子啊,还有大蒜什么的,都喜欢串成一串挂起来,

    风小叶正在那里忙着挂蘑菇,电话来了……

    听着电话里面,是黄怡的声音,

    “小叶,我在车站呢,能来接我一下么?”(怡)

    “嗯,好的,……怎么了?”(怡)

    ……

    到了车站那里,远远的就看到黄怡领着一个不大的小女孩站在那里,

    “这是……嗯?”(叶)

    看看这个小女孩,风小叶的记性很好,记的以前有见过她呀……心说怎么又是你啊……

    “我在路上拣的,好像是和她妈妈走散了……”(怡)

    “不是……黄小姐,你知道她是谁么?”(叶)

    说下她是谁吧……记得之前有次说到过,有次唐艺在外面,拣了个小女孩儿回来,……没错,这回又是她,黄娟的女儿,……也不知道是咋回事儿,她家孩子怎么总走丢,还两次都是叫风小叶给碰上了……

    “管她是谁呢,唉,(叹息)……一看到……一看到像她这样儿的小女孩,我就想起我们家小妍来……”(怡)

    从前说过,黄怡也有过一个差不多这么大的妹妹,之前说过好多回了,这里不再重复了……所以会有些伤感,

    忽然间,风小叶想起来,假飞云跑哪儿去了?她不是给黄怡做“保镖”的么?……人呢?

    “哎对了,假飞云呢?……她不跟你一块儿出来的么,怎么没看到人呢?”

    “她……她被狗咬了,(笑)正在医院里打针呢……”(怡)

    “被狗咬了?”(叶)

    黄怡说到假飞云的时候,忍不住捂着嘴发笑,……原来,刚才就在车站的时候,假飞云看到路边有一只小狗,好像很可爱的样子,所以就过去,想要摸摸它的头,结果么,呵呵呵呵……

    风小叶也忍不住笑,……心说,假飞云这个倒霉蛋,叫她去保护黄怡,可别把她的霉运传染到黄怡身上……

    “黄小姐,你在这儿等会儿,我去找她妈妈过来……”(叶)

    “啊呀,不好……”(怡)

    原来,俩人自顾着说话了,没看孩子怎么样儿……那个小女孩儿,好像是尿憋着太久了,又不好意思说,这回子居然尿裤子了,弄得哪里都是……想起来从前给黄娟做保镖的那段故事,心说怎么跟你妈一个德行的?真是有其母必有其女……

    当然了,学龄前的小孩儿尿裤子好像并不是什么不得了的事儿,这事儿岳福以前也不是没干过……风小叶拿来纸巾,想要脱掉她的裤子给她擦擦,被黄怡一把拦住,

    “哎!……你别来,我来!”(怡)

    风小叶笑笑,摊手走开了,不过也没走太远,在旁边看着,

    看看小女孩儿拿着纸巾在那里擦裤子,风小叶笑道,

    “还好是个女孩儿……这要是个男孩儿,这个动作可就相当邪恶了……”(叶,笑,)

    一开始,黄怡并没有明白是什么意思,过了一会儿才想明白,于是怒道,

    “风小叶!”

    “嗯?”

    “告诉你,以后不准在我面前说这种下流的笑话!”(怡)

    看到黄怡突然间发起火来,风小叶也有点发蒙……没曾想到她的反应会这么大,

    “好好好……我不说了……”(叶)

    ……

    过了一会儿,黄娟接到风小叶的电话,赶过来了……这回俩位“黄小姐”可算是碰了头了……

    “风先生,这回又麻烦您了……”

    叫说黄怡和黄娟这俩人一见面,都有些吃惊,之前只是听风小叶提到过对方,但是并没有见过面,……当然了,这俩人虽然是姓一个姓,可是并不沾什么亲的,只不过这时候第一次看到对方,都觉得对方长得太漂亮了……

    ……

    (201706最近一次修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