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岩作者 作品

38,蜃景

    巴陵,古称巴丘,……历史上,三国周瑜死在这里,

    当然了,这里还有一个比较出名的地方地方,也就是岳阳楼,……就是范仲淹“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的那个地方……不过目下离的那里还远,估计还得有一两天的行程才能到,风小叶只是沿着长江在往下游走,赶路到了这里……现下江边是一片乱石,很荒凉,人迹罕至的一个地方……

    多说一句啊,北宋的范仲淹,和明朝的宋廉,这俩个人,在相当长的时间里,被我给当成了同一个人,一直分不清他们俩人的事迹……直到现在,我也觉的这俩人实在是太像了,无论是从相貌上,还是从经历上,都实在是太像了……感觉就好像是同一个人在两个不同的朝代的故事……

    ……

    记的以前有说过了,王长安给过风小叶一本小册子,叫《王长安游路线》,是他早些年写的旅游传记了,……类似于《徐霞客游记》的那种,

    不过那本书么,后来在部队演习的时候,风小叶掉到了河里面,……当时书倒是没在他身上,然而他姐姐风小花以为他死了,就把他的“遗物”一把火都给烧了,……现在风小叶手里的那本,则是后来他自己凭着记忆誊写出来的一部分,里面的内容,已经是残缺不全了……

    那本书的最后面结尾,是一首很长的五言古风,名字叫作《山行咏吟七百字》……全文一共十九节,七百字,当然风小叶能记得住的部分,也只有四五百字左右了……

    行至此处,已经有些累了……

    叫说平日里,风小叶行路是不觉疲倦的,今天也不知道犯到了哪里,看看日头正盛,照的时间长了,也确实,脑袋有些晕……还是先歇一会儿吧,于是就在江边的乱石中间,寻了一块比较平整的当成席子,盘膝坐下,解开背包,拿出点儿吃的,就着水慢慢的吃……

    才吃了一块饼,忽然觉的眼前有些花,……看看面前的江水中,似乎是出现了一条沙洲,一片小渚……风小叶心说,刚才好像不记的水里面有这东西啊?而且现在正是盛夏,江水水位正深呢,怎么会露出河底来?

    再一看,那沙洲上,还有两个穿长衫的人站在上面,各自面对面的在谈论着些什么,模模糊糊……离的距离远了,也听不清俩人说的什么……看看河中那俩人的装束……

    风小叶心说,该不是海市蜃楼吧?

    正在诧异的时候,旁边儿有一个漫无目的到处玩耍的,很小的穿白衣服的女孩儿,这时候走到了自己身边,……好像是因为鞋里进了沙土,把一只鞋脱下来往外倒了倒,这时候停在了自己的旁边……,

    看看这个女孩儿,年龄……叫说风小叶平日里看人岁数很准的,一般都不带差,但是这个女孩儿,……有七岁?还是十二岁?有点儿说不上来,

    当然了,这个女孩离的他很近了,看的清楚,连每一根眉毛都看的很真切,是真人,不是蜃景,也许是附近人家的孩子吧,

    女孩一身的衣服鞋袜都是白色的,很干净,一尘不染的样子,……她长的也很漂亮,白白净净的,圆润的脸蛋,乌黑的头发在脑后绑成一个马尾,很健康的样子,现在虽然还很小,但是长大了,一定是个美人……

    看看那个小女孩,风小叶也不知道怎么的,突然间,心里有一种感觉,好像是有一种想要把她抱起来,亲一亲的想法……

    当然了,只是有这样的一个想法,只有这么个念头动了一下,他本人还在那里坐着呢,并没有动,……心说我怎么会有这种样法?她还这么小啊……之前,他只对黄怡才有过这种幻想……

    女孩控完了鞋里的沙子,站起身,……然后又继续向前走去,……看看远方水中的俩人,还在那里高谈阔论着,没有离去的意思……风小叶懒懒的,也不愿意动弹……

    想起了王长安《山行》里面,有这么的一节,好像说的是三国时候的事儿……

    ……

    方天漫有一戟输,马跃檀溪幸的卢

    一箭难解白门戮,常闻枭姬夜雨哭

    ……(《山行?四》)

    “哥!……追上你啦!”(笑)

    正想着,假飞云不知道从哪里突然间冒了出来,还把他吓了一跳,……当然了,至于她为什么出跑出来,风小叶现在倒是没有心情去想了,

    看看风小叶坐在那里,好像没有看到她一样……假飞云用手在他眼前晃了晃,

    “发什么呆呢?”

    风小叶想了想,用手指了指那女孩的背景,说道,

    “嗯……那个女孩儿,我刚才,突然间对她起了邪念……”

    假飞云看了看那个渐渐远去的穿白衣服的小女孩,又回头看了看风小叶,……有点儿不可思议的表情,摇晃了他几下,

    “哥?……你可别胡来啊!”

    “啊,呵呵……没有,我就是突然冒出来那么个念头……我不会的……”(叶,笑,)

    再一看,河中的那俩人已经不知所踪了,连着他们脚下的那片小沙洲也不见了,……但是这俩人交谈的话,风小叶已经听明白一些了……

    ……

    乔女初笄有义夫,年少曾随孙车部

    公台既陨何言布,老瞒曾将新歌赋

    羽叶一渡轻万武,江火绝尽岸舳舻

    长河一曲胸难诉,巴丘顿短似前熟

    ……(《山行?五》)

    回去以后么,假飞支把这件事儿跟黄怡一说,黄怡当时的反应很大,差点儿就要动手把风小叶给打了……

    当然了,这也不怪她,因为黄怡原来也有个那么大的妹妹,后来被一个禽兽不如的恋童的变态给祸害死了,所以一听到这种事情,就会有那种反应……

    “姐……姐,没那么严重,我哥真的啥也没干啊……”

    假飞云在一旁劝说道,颇为后悔,……心说我真是没事儿闲的,提起这种事儿来干什么……

    ……

    “风小叶,我告诉你,你要是敢干那种事儿,我绝对饶不了你!”(怡)

    风小叶低着头,半天都没吱一声,……好半天,才说道,

    “黄小姐……”

    “嗯?”

    “这辈子,我是风小叶,你知道我上辈子是谁?……这辈子你叫黄怡,你知道你下辈子叫什么名字?”

    “你在说什么啊?”(怡)

    其实,怎么说呢?……那个女孩,好像是风小叶往世的妻子,一走一过,就回忆起来了……

    ……

    (20170522最近一次修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