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岩作者 作品

5,滑梯

    请记住我们的网址:

    这里算是馒头山之后的第二站了吧……北京的一个什么私人会所,也是王老师提过的,说是从前这里有个人,自己帮过他的忙,算是有点儿小恩小惠了,你去投奔他们说不定可以,

    于是风小叶就到这里来了,……看看建筑物一楼的透明玻璃墙,里面一楼好像是个酒店一样的大厅,门口的招牌上写着,“武功会所”……

    风小叶一进去,就被门僮拦住了,

    “对不起先生,我们这里是会员制……”

    “我是来找工作的……”(叶)

    “先生,请问您有预约么?”

    ……

    心说怎么这么麻烦?

    ……

    “没预约就不能进么?”(叶)

    “对不起,这是我们内部的规定,……而且你看我们这里的要求——‘衣冠不整,谢绝入内,’……如果你真的想要来这里工作的话,请你先回去,换一身得体的衣服,然后经过预约,等到正式的电话通知以后会让您来面试的……”

    ……

    风小叶心说,这不刁难人么?……我现在是山穷水尽,一分钱都没了,今天晚上住哪儿还不知道呢,你让我去换西服?……还等通知?……

    叫说风小叶来的时候倒是从风小花那里弄了些路费,不过走到这里,大都已经分给同行的有困难的人了,现在身上真的没什么钱了,

    心说算了,……看看这么“讲究”的地方,只怕里面比军队还死板,别处去得了,我又饿不死……

    这时候正好有个人从里面出来,看到俩人在那里说话,于是问,

    “你是干嘛的?”

    “找工作,”

    “你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么?”

    “武功会所呀……门牌子上写着的,”

    “这样,小张,你带他上去一下……”

    “噢,谢谢了……”

    就这么的,风小叶才被让进去了大厅……不过在大厅里也被晾了好久,好长时间才有人来叫他,

    领着他上了三楼……叫说这地方的装修还挺豪华的,大厅中央有一个盘旋式的欧式的大楼梯,直通到顶层……每层都很豪华的样子,看看确实是有钱人才能呆的地方,……心说自己这种没钱的,也不知道来这里能干什么?

    当保安,当服务员么?……那我可不干,大老远的为了伺候一帮大老爷来的?要是只为了打那种小工,我回老家去打工好不好……

    ……

    那人领着风小叶到了三楼的一间房间,说是面试,

    ……

    一进去屋子里面,看看地方还不小,大的小的,男的女的,加起来有十多号儿人,……都在那里摆大堂式的坐着,也不知道哪位才是面试官,

    风小叶正不知道和谁说话好,……这时候其中的一个人开口了,

    “就是你么?”

    “啊,是我,”

    “先介绍一下你自己,”

    “好,……我叫风小叶,九七年生的,一九年从沈北工业大学毕业,仪器分析专业……”

    “没问你那个!……我问你,之前都做过什么,为什么来我们这里!”

    哼,什么脾气……风小叶心说,自己之前是当兵的,但是现在部队里正在到处抓自己,也没法说……

    “我之前没干过什么,就是打过一些小工……”(叶)

    “那你知不知道我们这里是干什么的?”

    风小叶摇摇头,

    “不知道……”

    当然了,风小叶只是听的王长安说过这个地方,但是它具体是干什么的,王长安没说明白,风小叶也没来的及问,还真就不知道这里是干什么的……看看招牌上写的,可能是个武馆吧?再不是个武术俱乐部?

    ……

    “你什么都不知道你来干什么?”

    “你们这里不是‘武功会所’么?我也会武功……”(叶)

    “那你是来踢馆的?”

    “不是,找工作的,”

    风小叶心说,这帮人怎么回事儿?故意刁难人么?

    “谁告诉你来我们这里的?”

    “听一个老师说的,”

    “你说你会武功,你是哪一门哪一派的?”

    叫说风小叶这人,虽然是拜过几个师父,但是第一个老道已经把他破门了,也不能算是那一门中的人,后来的两个师父,也都没说他们有什么门派,……其实就是老道的门派,还是后来问王老师才告诉他的,……于是说道,

    “我无门无派,”

    “没有门派,那你功夫是自己创的?”

    说到这里,不少人发笑……因为在这个年代,要想自己创出一套前人没有的武功来,几乎是天方夜谭,

    “也不是,”

    “那你是偷学的?”

    “更不是!”

    叫说偷师,也是武术界的忌讳……这么说风小叶,他到现在还没有发作,已经是耐性好了,……心说自己是来找工作的,可不是来找不自在的,

    ……

    “都不是!……我之所以说没有门派,一个是我真不知道,再一个也是,我已经被我师父赶出门来了……”(叶)

    “哈……哈哈哈哈哈哈……”

    “原来是叛徒啊……”

    一阵哄堂大笑,

    ……

    有这么句话,匹夫见辱,拔剑而起,挺身而斗,……风小叶不是匹夫之勇,但是这个时候,也已经是怒目而视了,

    ……

    “您要是不想用我,可以直说,没关系,我再去找下一家!没必要这么说话!”(叶)

    “你不用在意,我们只是随便说说,”

    “士可杀,不可辱,”

    “这只是一些考验而已……”

    “算了,你们这种地方,就是来请我也不会稀罕!告辞!”(叶)

    说着转身就走,

    “等下!你说的什么话!”

    “你就想这么走了!……是你随便来的地方么!”

    ……

    这些人在后面说什么,风小叶只当听不见,……心说就凭你们,还有功夫能留的住我了?转身已经出了门,……人到了那个华丽的环形楼梯旁边,直接跳了上去骑在楼梯的围栏上,坐滑梯一样的顺着盘旋的围栏,瞬间直接滑到了一楼,

    ……

    其实风小叶不知道,当初王长安来这里的时候,也是坐过这个“滑梯”……

    ……

    这个时候,楼上已经有人追出来了,……风小叶已经滑到了一楼,到了扶梯尽头,用脚一点,整个人在空中翻了个跟头,然后跳到大厅的中间,

    ……

    这时候,楼上的一个中年人喊到,

    ……

    “你等一下!……王长安和你是什么关系?”

    风小叶回过头来,心说他怎么知道王老师的名字?……难不成王老师说过的人是他么?

    “问这干嘛?”(叶)

    “你是王长安的徒弟么?”

    “谁告诉你的?”(叶)

    “你刚才跳下楼梯的时候,用的那个翻腾的那个身法,和从前的王长安一模一样!”

    ……

    呵呵,是么?……心说王老师以前也干过这事儿?

    ……

    其实这种跳跃的身法,应该算是风小叶自创出来的,没跟谁学过,从前老道他们也从来没有这么教过他,……叫说那个楼梯的结构,扶手的尽头处是有障碍的装饰的,如果不跳下来,就这么的直接滑到底,会撞到男人的要害部位上去,……风小叶心说,估计是谁这么跳,最后都得是这个姿势下来的,

    叫说王长安是从来没教过自己的功夫的,几乎也从来没露过自己的身手,这一点风小叶再清楚不过了,……风小叶在学校里跟他那么久,也只是从他那里学了课堂上教的书本里的知识,再就是王长安教他的一些,平时讲的一些道理,然而功夫确实是一点儿都没有学过的,……

    而且整个学校里面,可能也就只有自己一个人才知道王长安身上有功夫,……就连长安的妻子,秀清学姐,可能都不知道这种事儿,

    ……

    当然了,风小叶后来也想过,是不是自己跟着王老师在一起的时候,言传身教,总是在不自觉的学王老师,……所以潜移默化的,无形中不知不觉的,也学会了他身上的一些东西了?……当然也不敢肯定,

    ……

    “呵呵,……原来你认识王老师?”(叶)

    中年人说到,

    “你要是早说你是他介绍来的……”

    “不必了,我不是他徒弟!也不想跟你们这种人在一起!”(叶)

    “你不要误会,那只不过是一些例行公事,……刚进来的人都是要过这么一关的!”

    风小叶根本不理他,已经闪身出门,……出了门外,反身一脚,直接踹在那个豪华的大门上,……瞬间,一声巨响,劈里啪啦,整面玻璃墙全都震的粉碎,

    哼,居然说我是来踢馆的,……不踢你们一脚,我还真是对不住你们这话了……

    ……

    其实风小叶不知道,当初王长安走的时候,也是从这里破门而出的,……只不过只是在门上穿了个洞,破坏的程度没有他搞的这么大了……

    ……

    (20170718最近一次修改)

    ;

    </br>

    </br>

    !

    </br>

    </br>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