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章 恐龙

  tpc,胜利队,司令室。

  众人坐在各自的座位上,写报告的写报告,整理资料的整理资料,却没一个说话,司令室内安静无比,一根针掉地上的声音都能听得清清楚楚。

  而这都是因为司令室里来了几个意料之外的客人,司令室内的一处沙发上,身穿不同制服,手抱头盔的五人就在那里端坐着,腰板笔直。

  而他们就是在玛格尼亚的事件中出现的tpc机甲的驾驶员,原本在怪兽死亡后他们就飞走了,本来胜利队以为他们以后只会在怪兽出没的时候才出没,结果万万没想到,第二天他们就跑过来了。

  面对这群家伙,胜利队说不敬畏那是不可能的,毕竟他们之前就得到小道消息知道tpc制造的机甲是以超级战队给的戈德姆引擎为核心制作的,所以现在对方可以说是离超级战队的距离最近的,也因此面对这些家伙,除了紧张那还是紧张。

  结果,司令室内就这么形成了一种迷之平衡。

  你不说话,我不说话,尴尬的气氛就在这不大不小的司令室里不断蔓延……

  好在,司令室大门的打开瓦解了这越来越深的尴尬,不然他们不知道要这样维持多久。

  而随着大门的打开,三人相继走了进来。

  第一位是泽井总监,第二位是居间惠队长,但第三个却是个陌生的男子,与机甲队的五人穿着同一套制服,都是白色打底,黑色点缀。

  看着司令室内这微妙的氛围,即使泽井也不禁愣了几秒,随即开始挽回气氛。

  “胜利队的诸位,这几位将来会是你们的强力帮手:机甲特战队。”

  而同时,陌生男子也走到机甲队跟前,手中暴栗打下。

  “几个中二病的家伙,耍什么帅。”

  而吃了这几下栗子,原本还一脸高冷,背脊笔直的五人也止不住的捂着头。

  其中制服上带有编号1,估计是队长一人一边搓着头,一边说道。

  “咱也没耍帅啊,只是看到胜利队有点紧张,不敢搭话。”

  “……”

  听到这话,胜利队的几个也无语了,搞半天,这原来都是“社恐”的锅吗?

  “好了,你们几个过来,向你们的前辈问好。”

  五人接受指令,站成一排后向着胜利队众人敬礼致敬后开始了自我介绍。

  而第一个就是刚刚开口的那个。

  “前辈们好,我叫泽,18岁,性别男,身高195,在队伍里编号为1。”

  第二个则是在五人中面相最老的。

  “前辈好,在下云隐梦耿,28岁,身高185.5,出生华夏,曾为高中教师,队伍编号为2。”

  后面一个却是队伍男性中最矮的。

  “各位前辈好,我是徐乐,19岁,现为队伍辅助驾驶员,编号为3。”

  下一个看着似乎是队伍中最为沉稳的。

  “东肆,23岁,男,身高183,曾任命于地球防卫队,现为队伍第4位。”

  最后一个则是队伍里唯一的女性。

  “前辈们,我叫楠,19岁,在队伍里负责的是分析与指令,现在编号为5。”

  而在五人介绍完后,那个陌生男人也上前开口,极为熟悉的声音,但却似乎不是同一个人。

  “夜景,33岁,同样曾任命与地球防卫队,现为队伍指挥官,居间惠队长,以后请多多指教。”

  夜景说着,伸出了右手。

  而居间惠看着对方,默契一笑,两只手合在一起。

  “请多多指教。”

  …………………………

  恐龙生物研究中心。

  为了研究和发掘恐龙化石而创立,而就在最近,他们发现了一只结冰的恐龙。

  “就是这家伙吗?”

  跟随穿着白大褂的研究员,崛井和大古在穿越漫长的地下隧道后,终于来到了目标面前。

  一只大半个身子嵌入山体,满身结冰的巨大恐龙。

  “嗯,就是这个,”研究员双手插兜,介绍道,“其实我们这次发现的恐龙,是大约距今一亿三千五百万年前到六千五百万年前的白垩纪时期的恐龙。”

  “与一种名为塔伯特的恐龙极为相似,而且这只恐龙还做过生化电子手术。”

  “生化电子手术?”崛井不可置信的举起望远镜,仔细观察恐龙的构造。

  但也的确如研究员所说,这只恐龙身上有很明显的机械结构。

  “这怎么可能,难道几千万年前就已经有极高程度的科技,能够对恐龙生化电子手术了?”

  但就在崛井疑惑不解之时,两人身上的通讯器在同一时响间起。

  “讨厌,在这种时候有事。”

  崛井有些不爽地把之前的问题抛之脑后,和大古一起询问详情。

  而在通讯器屏幕上,野瑞焦急的说道。

  “tpc总部被强烈的电磁波笼罩,出现异常。”

  “什么?”

  与此同时,位于海洋上的三角基地上空,乌黑的云层聚集其中,闪电陆陆续续的劈在周遭的海面上。

  而基地内部,灯光不停闪烁,各项设备接连失灵,系统也不受控制。

  终于,系统完全断开,灯光彻底熄灭。

  只剩下一点微弱的照明灯光。

  可就在这时,司令室内的大屏幕却突然亮起。

  但其上所显示的画面却是外太空。

  “郑重警告人类,地球将归我们那伽人所有。”

  陌生的声音从这传来,居间惠在短暂的惊讶后立即反应过来,向一旁喊道。

  “野瑞,反追踪。”

  然而,因为系统断开,野瑞现在什么也做不到。

  而与此同时,屏幕里的声音继续说道。

  “我们那伽人是宇宙之神,不要再做任何无谓的抵抗了,要是你们胆敢违抗我们那伽人,我们一定会让你们后悔的。”

  另一边,通过通讯器,大古两人也知道了基地内发生的事,立即转身朝着夏洛克车所在地赶去。

  而戴着眼镜的研究员依旧双手插兜,看着两人转身自己也要跟去,却无意间瞟到了一个陌生的人影,正站在那只被冰封的恐龙面前。

  “!”

  研究员心中咯噔一响,已经到了这个地步,计划可不能出错。

  他迅速扭头看去,然而,那里哪有什么人影,空空荡荡的。

  “看错了?”

  研究员放不下心,又仔仔细细地查看了一下四周,确定无人后才放下心来。

  “是最近太累了吧?”

  研究员的手依然揣在兜中,他只是猛的眨了几下眼睛。

  然而就在他转身离开之时,他的眼睛在一瞬间变成了渗人的竖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