尔徽 作品

第280章 第 280 章

    280.

    易寒星只觉得自己太冤枉了:“这是田光前做的孽,为什么回馈到了我身上?”

    工作人员歪歪头,卖萌道:“因为兄债妹偿?”

    “咱们工农党可不搞什么连坐!”易寒星拍了拍工作人员的肩膀:“同志你这思想有点危险啊。”

    “行了!别贫了。”工作人员说了一句:“看看人家年轻人,都把人抓了,就你还跟我在这里贫嘴呢。”

    “你这话说的。”易寒星不赞同道:“我哪里是什么行动人员?要是没来得及卸掉人家的下巴让人自尽了怎么办?”

    “我们检查也包括了体检,牙齿是会被查的,她没办法在牙齿里□□。”工作人员颇为无语。

    两人你来我往说了两句,易寒星终于正色:“等你们审讯完了,能不能让我见见她?”

    “你还想讨个说法不成?”工作人员问着。

    “搁在你身上,你不后怕吗?你手底下的人,给她上了几年的大学课程,她进了你的研究小组,还和你套磁想要考你的研究生……”易寒星说着:“我差点就被骗的底裤都没有了好吗?”

    工作人员闻言微微叹息:“这些特务可真是无孔不入啊。”

    “但是他们再怎么蹦跶,也只是秋后的蚂蚱。”易寒星坚定地说道:“只要我们好好发展社会主义新华国,迟早有一天,我们能变成世界最强国家!”

    “虽然我们都是这样想的,但是像你这么喊口号……太不符合我们华人谦虚的文化了。”

    易寒星斜眼。

    说完之后,工作人员答应了易寒星的要求:“我会和上级报告的,要是可以的话,就让你见她。”

    易寒星也严肃了神色,点头:“正好我也想要问一问,她为什么会这么关注我。”

    工作人员径自去忙碌,易寒星却也不清闲。

    “您这是打算干啥啊?”易寒星被老教授拉着,不明所以。

    “我们那牛逼都吹出去了,人家间谍很可能都把消息传去日本美国了,要是被人知道我们没搞出来,那多打脸啊!”老教授说着:“所以咱们要赶紧搞出来,再超过美国!”

    “您老胜负欲可真强啊……”易寒星感慨。

    “你这孩子,这话说的。”老教授批评道:“我们做科研工作,怎么能没有胜负欲呢?就是想要更高更快更强,才能推动科学研究不断进步!”

    易寒星走神想,上次听到这话还是冬奥会呢,但仍然低头摆出认真听老教授话的样子:都说家有一老如有一宝,家里老人想要面子,大家当然要拼命卷起来满足他啊!

    卷起来的易寒星差点忘了自己还想要和间谍谈话这事,直到工作人员通知了她,才反应过来。

    “你们这么快就审完了?”

    “大势已去,她交待了,有没有隐瞒不清楚,但是一般工作做到这个地步,差不多就够了,在挖也没用,先不说她愿不愿意说,就是磨了许久她说了,人也早跑了。”工作人员说着:“这叫兵贵神速。”

    行吧。易寒星也不管人家的办事方法,既然可以见面,自然是第一时间过去见了爱子。

    “寒星酱,听说你想见我?”爱子笑着问易寒星。

    易寒星在爱子面前坐下,两人隔了巨大的桌子:“我就是想问你一些问题。”

    “间谍之星居然有问题想要问我,这是我的荣幸。”爱子笑道:“还有你不知道的事情。”

    易寒星一脸抗拒:“间谍之星这名字究竟是谁取得的啊?”易寒星问出了自己的第一个问题。

    “就是我啊!您不觉得这很符合您的气质吗?”

    “什么气质?”易寒星想,难道是中二吗?

    爱子说着:“您抓间谍的速度可比您搞研究的速度快多了,听说您当年还潜伏过?被特高课邀请过去听过写作课程?居然没人发现你的问题,真是他们的失职啊。”

    易寒星忍不住想到当年那尬穿地心的文学会议,与会众多人员在那之后更加放飞自我,给上海文学摊增添了更多不能说出作者真名否则会社死的小说。

    这么想着,易寒星转移了话题:“说起来你物理的天分也不算低,日本人居然舍得让你当间谍?”

    爱子一笑:“我的天分你和我都知道,虽然比平常人稍微好一点,但是也远远不到天才的地步,帝国能有什么舍不得的?”

    “这世上又有多少天才?”易寒星说着:“我们都是凡人,但是只要一直钻研下去,都能贡献自己的一份力量。”

    爱子笑得更加夸张:“您这说的,真是比唱的还好听,我们贡献什么力量?我来这边这么久,每天就是给你们算抛物线了。”

    易寒星摇摇头,知道和爱子说不通,只能问出自己最关心的问题:“说起来,为什么你会这么关注我呢?”

    “一开始关注你,是因为你布置的功课太多了。”爱子实话实说道:“为了完成你的功课,我们每天都要熬夜学习,我连出去接头的时间都没有。”

    听到这话,易寒星差点没忍住笑。

    说完这个理由后,爱子继续说道:“后面关注你,那就是因为你太邪门了。”

    “邪门?”易寒星复述着,语气疑问。

    “你自己没有点感觉吗?”爱子问着:“别的人辛辛苦苦,怎么也抓不到间谍,但是只要间谍一接近你,总是会露出马脚被你猜出身份,有些甚至没露出什么马脚,都被你因为直觉不对、一个举报,送了进去。”

    易寒星想到这些年自己碰到的间谍,不由摸摸鼻子:“我的运气确实是还不错哈。”

    “所以,我们关注你,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爱子反问着。

    “既然你都知道我这么邪门了,你还来我边上搞研究?”

    “你们华国人有一句古话,说是不入虎穴焉得虎子,又有一句古话,叫做灯下黑。”爱子说着:“我虽然禁止其他间谍和你过多接触,要求他们非必要不要和你碰面,但是还是自信我自己的隐藏能力的,果然你也没发现不是?”

    “确实!”易寒星点头赞同:“我也没想到,一个日常喜欢卖萌撒娇又高调又娇气的年轻女孩,居然会是成名已久的爱子。”

    爱子露出一个得意的笑容:“你们谁也想不到,爱子这是个历代传承的名号。”

    “但是你被你们的人供了出来。”易寒星面无表情地刀着爱子:“所以单是自己藏的好,又有什么用?”

    “还不是因为你这个邪门的人?!”爱子愤怒地说道。

    易寒星表示自己可不背这个锅:“这次真不是我发现的,是我们家小侄女发现的,你要是真的要给她命名的话,要不然喊她间谍之圆?”

    这么说着,易寒星又鄙视对方:“说起来你们老一辈的优秀间谍,是不是前些年就全都死的死逃的逃了?现在这批人是真的不行,连个小学生都能发现她的不对!想来你这个爱子和之前的爱子比,也差了太多。”

    听到易寒星这话,爱子的怒气值爆表:“我怎么可能不如之前那个□□!”

    易寒星原本就是想要气一气爱子,随口一说,但见爱子这么生气,立马明白这一任爱子和前一任之间应该有很大的矛盾,立马像是闻到了腥味的猫,用捕猎地姿态问道:“你们大哥何必嘲笑二哥,她是以色侍人,但是你也……”

    爱子立马说道:“都说□□无情、戏子无义,那个□□眼看着大日本帝国不行了,自己改换身份跑了!为了稳定军心,将军居然还宣布她为了帝国壮烈牺牲,简直是可笑!”

    易寒星若有所思。

    看到易寒星没控制住流露的一丝表情,爱子明白过来自己是被激怒了,连忙平复了心情,转移了话题:“说起来,你们好不容易搞出来的实验室应该已经被我们破坏了吧?怎么样,心痛吗?”

    “实验室?”易寒星回忆了一下,反应过来:“哦你说那个着火的啊?嗐!那就是个假的啊,我们本来就是为了引出你们,故意搞出来的假实验,没想到你们当真了,借着这个机会,我们可抓了你不少手下啊。”

    易寒星说着,爱子觉得不可置信:“这怎么可能!你是说之前那个老不死的拿出来的报告都是假的?”

    “教授专门拿废稿给你们做的假,可能你的天分和水平是真的不够吧,你没看懂是吧?”

    爱子表情扭曲了一瞬,好像想到了什么,又立马说道:“那又如何?你们还不是没搞出研究成果?我就说,人家美国人,汇集了全世界最优秀的科学家,都搞了好些年,你们想要弄出结果来?真希望你死前能够看得到成果。”

    如果是别的人听到爱子的话,可能会生气难过又焦虑,但是易寒星却不一样,因为知道华国科学家创造的奇迹,易寒星丝毫不受影响,反而敢放出狠话:“不用等我死之前,在你死之前,我们尽量争取让你看到我们华国成功的新闻。”

    “那我可真有的活呢!”

    “怎么会呢,就是不算间谍罪,你也犯了杀人罪、纵火罪、携带爆炸品罪,数罪并罚,华国可还没有废除死刑呢。”易寒星说着。

    “那我就等着了,你最好祈祷你们的程序不要走得太快,最好给你们几十年好好研究研究。”爱子放着狠话。

    “拭目以待吧。”易寒星同样狠话回击。

    放完狠话之后,易寒星就直接出门回到了研究组,找到了最大咖的研究员——老教授。

    “老师!我可是给日本间谍放了狠话,说我们这几年就能搞出来制导设备,您行不行啊?”

    “问我行不行之前,你先想想你能做什么。”老教授头都没抬,抬着眼睛从眼镜上方看向易寒星。

    易寒星那厚脸皮是经过后世锻炼的:“我能抱着您的大腿,给您打杂啊!”

    老教授也是服了现在的年轻研究员:“别废话了!你们搞的那个陀螺仪,再给我去优化一下!”

    易寒星立马立正:“是!”

    在易寒星怀抱着打脸爱子的热情忙忙碌碌的时候,周毅之终于回来了。

    “寒星!你绝对想不到,那些归国的教授们在北京算出了参数!”直男版周毅之或许是受到的震撼太大,见面第一句不是问候多日不见的老婆,而是分享教授们的牛逼:“他们真是太厉害了!”

    好在直男版毅之的老婆易寒星一直以来都是个24k纯直女,闻言不但没有生气,反而抓着周毅之不停地问:“他们怎么算出来的?靠纸笔和大脑吗?”

    周毅之狠狠点头。

    易寒星感慨:“真牛啊!人型计算机啊这是。”

    易寒星只觉得自己何德何能,居然能和这么些大佬一起共事。

    有时候,一些关键节点一旦被攻克,整个研发过程就会变得一日千里。

    易寒星只觉得才埋头工作不到两年的时间,大家就已经把进度推进到了第一次实验的时候了。

    为了参加这个实验,易寒星和周毅之都作出了非常大的努力,但是被无情地筛选了下来。

    “现在大家的共识,是放射性元素会影响人体,诱发细胞向不同方向突变,这种影响对成年人还好,但是看看日本,就知道对孩子的影响有多大,所以我们的年轻同志,不能进反应坑。”

    “我们也不年轻了,应该能进吧?”易寒星问着。

    “本来就是为了防止大家生育的孩子有问题,你们孩子都没生,凑什么热闹啊?我们这么多研究员,差你们这些个吗?”

    易寒星和周毅之对视一眼,两人非常坚定地说:“那我们也不打算生啊,应该没问题吧?”

    “平时都没听你们说不要孩子,这时候说不生?你们骗鬼呢!”主事人员一口拒绝:“你们赶紧走!别给我找事!”

    这么说着,主事人员把易寒星和周毅之当做被杀的鸡,儆其他蠢蠢欲动的年轻猴:“你们不符合条件的都给我回去,别耽误我们工作!”

    大家见到这人这么铁面无私,只能垂头丧气地离开了。

    易寒星自然是不甘心的,于是偷偷撺掇了其他非常想要参加的年轻小夫妻:“要不然我们联合起来,写个请战书?”

    众人的请战书被收下后,无情地通知别想了,不可能!

    当易寒星还在想别的办法的时候,却发现小夫妻们已经有一些和自己不是一个战线了。

    “不是,你们不争取,咱们都没机会啊!”易寒星不解地说着。

    “争取啥啊争取,人家是铁了心了!”一个年轻女孩子说着:“有这个抗议的时间,我还不如赶紧怀了生了,等做完月子,可能还赶得上中后期的试验阶段。”

    “就是!”年轻女孩的丈夫说:“我搞不好还能赶得上开头,反正建设起来还要好几个月。”

    听到两人这话,其他小夫妻对视,立马开始了造人浪潮。

    易寒星和周毅之对视一眼:“要不,咱也抓紧?”

    周毅之点头:“是要抓紧,这年头,没娃的人受歧视啊!”

    周毅之和易寒星开始努力了起来。

    也许是年龄大了,别的小夫妻纷纷揣上了崽崽,易寒星都开始焦虑了,两人也没好消息传出来。

    这时候,易寒星和周毅之不得不感慨,这人年纪错过了就是过去了,哪怕觉得自己再年轻,十多岁确实是比不过人家二十多岁的小年轻了。

    眼看着易寒星状态焦虑,关心手下人的老教授找到组织,趁着大家理论转实践比较空闲的时间段,给易寒星、周毅之和一批研究员批了假期:“回去看看你们父母亲人,也有几年没见了。”

    知道没办法加入进去,易寒星也没有反对,总归在这边待着也没有大事,有机会回去看望一下老人也好。

    这么想着,易寒星和周毅之一起登上了军车,被车辆送到了千里之外最近的火车站,才和其他研究员们分别坐不同班次的火车,回了家。

    易寒星和周毅之商量了,两人先是去寒星家里半个月,再去北京半个月,而后从北京回基地,能够结伴的人也比较多,带点吃的喝的回去改善伙食,也有人能帮把手拿着。

    “这个有人就是我呗?”打算直接回北京的周越桐忍不住吐槽。

    “那你有本事别来蹭吃蹭喝啊!”易寒星回怼。

    周越桐:吃人嘴短,我忍!

    不仅研究基地的发展一日千里,老家的发展也是日新月异。

    易寒星和周毅之走在老家的小县城,差点都找不到回田家村的路。

    还是靠易寒星眼尖,一眼看见个族里的人,连忙喊住:“小十七!我是你四十八姑啊!咱们回村要怎么走啊?!”

    十七侄子看到易寒星,又惊又喜:“四十八姑你回来了?怎么不和家里说一声就跑过来了?幸好你是碰到了我,现在我们村里出来修了路,走的不是之前那一条了,你要是随便乱跑,会迷路的!”

    易寒星解释:“我也没想到这边变化这么大,多亏碰到你了,你今天回村里吗?能带着我和你姑父吗?”

    “那必须要带你们回去啊!”十七侄子回答道:“就是我没开拖拉机也没赶牛车,你们要和我一起腿着回去了。”

    易寒星看到边上很多牛车,问道:“不能花钱坐牛车吗?”

    十七侄子压低声音对易寒星说道:“姑你可千万别这样说,这些牛都是人家村里的集体财产,不用被用来载人牟利的!”

    易寒星立马为难了起来:“可是我们这大包小包的……”

    “你们手边不就个大包一个小包?”十七侄子问着,两人两手拎着四个包,正正好啊?

    易寒星指了指边上的邮局:“还有邮寄回来的五个大包裹……”

    十七侄子见状,回答道:“反正都放在邮局了,又不会丢,人家邮局也不收你们的保管费,咱们先回去,过两天让咱家人赶车过来拿包裹就是了。”

    两人在戈壁附近的集市上,可是收集了好多老家和北京没有的吃食,像是瓜果葡萄干奶干牛肉干什么的,因为运输条件有限,这些在内陆可都是好东西,两人直接在上火车之前,去邮局把这些特产都寄了。

    至于身边的大包小包,那都是两个人的衣物、私人用品和书籍之类的东西,这时隔几年回家“空着手”,未免有些不太合适吧?

    这么想着,易寒星为难地看了周毅之一眼。

    周毅之明白了易寒星的意思,知道老婆是怕水果放坏了,拽着十七侄子就说:“我这女婿在成婚之后才第二次陪妻子回娘家,肯定要表示表示啊,但是给他们带的东西都在邮局的包裹里面,我这回去之后连个礼物都拿不出来……”

    十七侄子为难地左右看看,突然眼前一亮:“你们要是不介意,咱们蹭个车?”

    “有车坐哪里会介意啊?!”易寒星立马接话,喜笑颜开。

    “得嘞!那我去套套近乎!”这么说着,十七侄子就朝远处跑去。

    易寒星就眼睁睁地看着十七侄子跑向一辆农用小卡车,和车主说了半天之后,又笑容满面地跑回来了。

    “畜牧站的人就是好说话,人家都答应了,说是车上正好没装满,有空位,我们能蹭他们的车回去!”

    听着十七侄子的话,易寒星看到车后箱的生物,以及已经挤了个人的货车车厢,不由发出灵魂的疑问:“我们坐车,难道要抱着猪一起坐吗?”

    “没办法,咱克服克服!”十七侄子说着:“这些都是给乡里送的小猪仔,咱们坐着很安全的!不用怕猪攻击咱,都是些几个月的小玩意呢。”

    易寒星:虽然但是,其实腿着也不是不可以啊!

    只是十七侄子用了自己的面子帮着两人借了车……易寒星和周毅之实在是不好意思说自己不坐了,两人只能咬牙拿了包裹,坐上了车。

    几人上车之后,热情好心的畜牧站工作人员锁上了栏杆:“这猪崽可不能跑了,村里过年想吃顿杀猪菜,就指着这些小家伙了。”

    边上猪崽挤挤挨挨,易寒星指挥着周毅之和十七侄子护住手里的包裹:“这几个包裹前往护住了,里面都是吃的,别被猪拱开偷吃了!东西被偷吃就算了,要是把猪崽吃坏了,咱可没办法赔小猪崽!”没听人家说,这可是全村吃肉的希望!

    周毅之和十七侄子默默地紧了紧手里的包裹,将边上拱过来的猪崽们推远。

    易寒星还想叮嘱什么,一阵微风吹拂而来,猪崽们身上的味道窜到了易寒星的鼻孔里。

    易寒星:“这也太臭了吧?!曰!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