尔徽 作品

第247章 第 247 章

    248.

    “嘴馋?”听到这话,工作人员嘀咕了一句,看向里面侃侃而谈的易寒星:“看着不像啊!”

    等易寒星结束这次经验分享的培训,工作人员送她离开的时候,还忍不住打量了一下。

    易寒星接受了工作人员奇怪的打量,但是对方没有说什么,易寒星也只能一头雾水地告别。

    离开安全部门所在的大楼之后,今明两天可以自由活动的易寒星立刻去了姜音希所在的大学——没办法,这时候周毅之那栋楼肯定没人,周毅之和易红星等人搞不好在研究所里,那里也进不了外人,而自己家里东西基本都收拾去了封闭地点,纯纯的家徒四壁,易寒星还想着今晚把易红星赶去和周毅之睡,自己和大嫂圆宝睡呢。

    姜音希看到易寒星的时候,非常惊喜:“寒星你怎么回来了?也没提前和我们说一声,你出差的工作做完了?”

    易寒星回答道:“没做完,我们是有工作要回来,所以回家里住一晚上,明天就要走。”

    听到易寒星这话,姜音希立马说道:“又要走?你这次要走多久啊?”

    易寒星也不是很确定:“至少要一两个月吧?”

    姜音希闻言,当即做了决定:“我去和领导说一声,今天早点下班去买些菜,顺便给你大哥还有毅之打个电话,晚上我们一起吃一顿,你帮我去接一下圆宝。”

    易寒星点头:“圆宝在哪个托儿所?”

    “就是我们之前下公交看到的那个。”姜音希说道:“大概还有四五十分钟,她就放学了。”

    易寒星对于那个幼儿园的印象非常深刻,闻言点头:“你放心!我肯定把圆宝接到,不会让她再丢了的!”

    说起当初一群大人忽略了圆宝这件事情,易寒星还是觉得没办法理解,自己等人可是搞研究的,不管怎么说,细心程度和记忆力都是过关的,怎么就忘了圆宝了呢?

    几人后来还专门讨论了这个问题,得出的结论是因为没习惯有个孩子,所以没有留心思注意。

    易寒星在和姜音希告别之后,提前到达了托儿所外,此时距离下课还有接近半个小时,圆宝所在的班级正好在上活动课,易寒星就亲眼看着,圆宝一个人孤零零地在挖沙坑,老师们虽然时常关注所有小孩们的情况,但都有志一同地忽略了圆宝。

    看到这幅场景,易寒星只觉得自己的血压升高了:自家孩子难道是被同学排挤、老师打压了?

    虽说眼见为实,但易寒星并不了解之前的情况,也不会不经过调查就发火,只是打算等圆宝放学之后,向她问清楚是什么情况。

    易寒星好不容易挨到圆宝放学,第一时间就等在了托儿所的门口。

    “圆宝!”易寒星看着圆宝招手。

    圆宝看了易寒星一眼,小大人一样对老师说:“老师,我姑姑来接我了。”

    老师看着易寒星问圆宝:“你确定她是你姑姑?”怕有人冒充。

    圆宝点头:“我确定。”

    老师这才将圆宝放出院门:“行,去吧!”

    圆宝跑上前来,拉住易寒星的手,与此同时,一群被老师放出们的小孩子从两人身边呼啸而过。

    看着这群疯跑的小孩,易寒星忍不住问圆宝:“他们怎么自己出来了?没有家人接吗?”

    圆宝奇怪地看了眼易寒星:“除非家里很远,或者刚来不认识路,不然家里不会接呀?像他们在周边都玩熟了的,托儿所离家里就几分钟、十几分钟路,还会丢了不成?”

    这时代,托儿所是真的用来托儿的,如果不是家里没人看孩子,是没人把孩子送到托儿所的,都是直接到学龄再上学。

    甚至因为义务教育尚未普及,很多家庭的孩子不一定会去上学。

    这么说着,圆宝叹了口气:“要不是姜妈妈一定要每天接送我,我也可以自己回家的。”

    听到这话,易寒星拽了拽圆宝的小辫子:“你姜妈妈每天接你不好吗?”

    圆宝鼓起小圆脸:“是很好啦!但是他们都嘲笑我是没断奶的小孩子,还需要家长天天接。”

    听到这话,易寒星算是想起来自己之前想要问什么,赶紧问道:“圆宝,我看你在托儿所,都是自己一个人玩,没有小朋友和老师理你,是为什么啊?他们对你不好吗?”

    圆宝奇怪地皱着小眉头:“他们没有对我不好啊?为什么姑姑你要怎么说?”

    易寒星试图解释:“那为什么小朋友们不和你一起玩?是因为他们觉得你是没断奶的孩子,所以不愿意和你一起玩吗?还有老师上课也没有和你交流过?”

    听了易寒星的话,圆宝却很习以为常:“这是很正常的事情啊!如果我不主动找人,他们都想不起来找我的!我刚刚就想要一个人玩沙子,不想和他们分享小铲子。”

    圆宝这话一说,易寒星就奇怪了:“你不主动找人,大家就不记得找你?”

    圆宝点头:“是啊!不就是这样吗?之前你们在公交上不也是把我忘啦!以前保姆奶奶也总是忘掉我。”

    听到圆宝这话,易寒星意识到这不是小孩子好笑的童言童语,而是圆宝身上确实存在的问题:“圆宝你的意思是说,只要你不主动作出让别人想起你的事情,大家一般都会忽略掉你?”

    圆宝点头:“大概小朋友们就是这样吧,等我长大了也许就好了。”

    易寒星没好意思告诉小朋友,其他小朋友真不是这样!家长们真的很难忽略他们,特别是那些静悄悄地偷偷在作妖的熊孩子。

    出现这种情况,只能说明这是圆宝本身的问题。

    易寒星一路上提醒自己要注意孩子,有惊无险地带着圆宝回了易红星家中,看到已经待在房间写草稿纸的易红星和在门外炒菜的姜音希,易寒星不由吐槽大哥:“哥你能找到老婆,真是不容易。”

    虽然这年头女主内男主外的观点仍然盛行,但是作为受过教育的女性,姜音希能放任易红星啥事不做,自己包揽大部分家务,也是非常具有时代特色的贤妻良母了。

    易红星抬头看了易寒星一眼:“我倒是想做,我做出来的,你负责吃掉?”

    易寒星无言:“大可不必,本自同根生。”

    门外传来了周毅之的声音:“大嫂,我帮你切菜!”

    “你不用忙!”姜音希说着:“寒星好不容易回来,她明天就又要离开了,你们赶紧聚一聚!”

    “我帮你一起,很快的,大家也能早点吃饭。”周毅之劝着。

    易红星将原本的话还给了易寒星:“其实你能找到对象,也很不容易,要不是周毅之,你怕是要砸在咱们老田家手里了。”

    易寒星将同样的话回复给了易红星:“我做的,你吃?”

    易红星一声长叹:“你可是个女孩子啊!咱们家族从小培养你德容言功,你倒是半点没学会。”

    易寒星一个白眼:“咱们兄妹除了二姐,还有人会做饭吗?这肯定是遗传问题!”

    “那你二姐是基因突变?”易红星说着。

    “这是你说的,可不是我说的。”易寒星回答道。

    “瞧你那怂样。”易红星嘲笑了一句。

    “你们在说什么呢?”完成了炒菜工作的姜音希和周毅之端着盘子进了进来,易寒星连忙站起来接过一个盘子。

    “没说什么。”易红星回答着,看着菜色说:“今天这可是大餐啊!”

    “什么事情这么神神秘秘的,还不和我说?”姜音希说了一句。

    “我知道我知道!”圆宝举起手来:“我和姜妈妈说!”

    “你个小耳报神!你什么时候偷听的?”易红星听到,好笑地问。

    “我是个好孩子,从来不偷听!”圆宝强调。

    “那你是怎么听到的?”易红星不解。

    “我就是站在那里听到的!”圆宝有点生气了。

    易寒星连忙制止易红星,插嘴道:“圆宝很厉害的,她能让其他人都忽略她的存在。”

    “哟!真的假的!”易红星说着。

    “真的不能再真,刚刚她就一直待在我们边上,你是不是忽略她了?”

    易红星一听,确实如此:“你这小孩还有特异功能不成?难道是什么东瀛隐身术?”

    “乱说什么呢?”姜音希忍不住拍了下易红星,大家可讨厌日本人了,就连小孩子都知道日本鬼子不是什么好东西,这么说孩子,孩子会不高兴的。

    易红星自知失言,连忙赔了个笑脸。

    易寒星怕圆宝真的记住易红星的话,连忙转移了话题:“圆宝真的超级厉害,具有特别能力!只要她不主动说,别人也没有要主动找她的意思,明明看得到她在那里,但是大家都容易忽略了她!”

    说着易寒星就开始眨巴眼睛了:“这可是十万中五一的天赋!刚刚大哥你跟我说话,就没想到过圆宝还在家里,在边上听了全程!还有之前我们都忘掉了圆宝,这事也不用我说了吧?”

    听完了所有,周毅之惊叹了一句:“原来还有这种体质啊?!”

    姜音希也忍不住抱了抱圆宝,夸奖道:“我们圆宝真厉害!”

    圆宝眼神亮晶晶的。

    易红星摸了摸下巴:“难道真的有茅山道术?”

    姜音希适时给了易红星一句骂:“你清醒点,要相信唯物科学关!”

    听到姜音希这话,易寒星只能在心里默默吐槽,这小说世界早就被穿成筛子了,是不是唯物的还真不好说。

    这么想着,易寒星还有点遗憾:“圆宝这是生不逢时啊!要是早个三四十年,她可是做情报的一把好手。”

    “不过现在也不错。”易寒星转念继续说着:“生活在抗战胜利之后,孩子不用受太多苦。”

    姜音希则是兴奋地和易寒星讨论起圆宝这个体质的作用了:“孩子又这方面天赋,也不知道哪里能发挥所长?”

    易寒星羡慕地吐槽了一句:“行业啥的我没想到,但是以后上课她不想被老师点名回答问题的时候,一定点不到,想想就是一个很幸福的能力。”

    听了易寒星话,姜音希和周毅之都觉得哭笑不得:搞半天你就想起来个上课不被提问啊!

    易红星听了,却又有不一样的想法:“说起来,圆宝她爹小韩应该也有些这方面的天赋,当年我带学生的时候,找人刁难提问题,几乎没怎么叫到过小韩。”易红星极具数学天赋的大脑大概还记得当初的提问次数,此时立马明白了过来:“说不好圆宝这能力就是遗传她爹的!”

    听了这话,易寒星有些犹豫地问易红星:“如果是遗传的,不止一个人有这方面能力的,我们要不要报告组织啊?!”

    “报告组织是应有之义。”易红星说着,看到瞪着大眼睛的圆宝:“组织不会让我们失望的,不会伤害小圆宝的。”

    易寒星虽然也想和易红星三人一样饱含坚定的信心,但还是被后世切片假说影响了,叮嘱着:“那我们要一直看着圆宝,免得圆宝受伤害。”

    在这种纠结之后,易寒星看着全然相信国家相信党的易红星将圆宝和她父亲的情况报告了上去。

    后来的事实证明,易寒星确实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因为易寒星提出的要和孩子一起,免得孩子害怕觉得自己被抛弃了的要求,易红星、姜音希和易寒星自己都得以跟着孩子一起去到了研究所。

    所内的人给孩子抽了一小管血,然后派了专门的人员和孩子聊天。

    等聊完出来,研究人员试图从科学的角度给易红星、姜音希解释:“孩子确实存在感比较低,但你们觉得发现不了她,还是因为平时没记着,我们分析原因,应该是孩子的五官分布和平时的仪态会让人产生大众脸的感觉,加上确实有些存在感稀薄的天分,很容易被人遗忘,不过这也正常,就和有些人天生抓人眼球一样,都是正常的范围,远远说不上特异功能。”

    听到这番科学的解释,易寒星不置可否,等出了门就问易红星:“大哥你也猜到了吧?元宝的爸爸应该不是去打仗了?”

    易红星回答着:“这多好猜到啊!我不比你了解她爸爸?”

    易寒星喃喃:“所以他也是去开展保密战线的工作了啊,果然是天赋过人,不能浪费啊……”

    易寒星这么说的时候,小韩靠着自己的努力,和美利坚某个教授的看管人员说上了话。

    “兄弟!我们说好了!你放我去宴会上,我捎带东西给你。”小韩说着,至于怎么捎带,大家懂得都懂。

    “没问题!”安保人员打包票:“到时候你从我这个片区离开,他们可能找不到你!”

    这么说着,安保人员还称赞小韩:“你这本事可真厉害!偷东西都偷到人家面前都不被发现,你们华人怎么说来着?这叫妙手空空!”

    小韩在这里的伪装身份是一个小偷,利用自己稀薄的存在感,小韩想要偷东西,只要别动人身上的东西,都很难被发现,凭借着这门手艺,小韩搭上了这边的帮派。

    虽然只是华人帮派,但是各个帮派互相之间还是互通有无的,毕竟这年代的帮派们,主要还是不融于美国主流社会的人员抱团,主要势力就是华人、意大利人、墨西哥等南美人呢。

    也是因为如此,小韩有机会认识帮派里洗白了去给政府当打手的安保人员,获得了进入科学家宴会场地的机会。

    这场宴会,也是美国政府想让华人科学家的朋友、老师、同事们劝说他们不要铁了心归国。

    再次利用自己的“路人甲”特质,小韩找机会在目标对象只有一个人的时候,偷偷将纸条塞到了目标对象的手里,除了目标对象之外,宴会场地没有人注意到这件事情。

    这之后,小韩有利用特质站在其他谈话的人附近偷听,收集了不少消息之后,才偷偷地藏了个金盘子,从安保人员开出来的口子里离开。

    “怎么样?”等在外面的同志立马问道。

    小韩点头:“已经将情报信息传递出去了,没有被其他人发现,目标应该明白我们的意思。”

    闻言,一直在美国活动的同志才松了一口气,对着小韩说道:“真是辛苦你了。”

    “这是应该做的。”小韩说着,又赶紧和同志们分开,回到了自己被引荐的帮派。

    “你小子,今天进了宴会,偷到了什么?”一回到帮派的驻地,就有处的还不错的人过来问小韩。

    小韩偷偷地露出了黄金碟子的一角:“要给那群意大利人分三分之一,不过有这个就很不错了!”

    帮派人员看了黄金盘子一眼,吐了口浓痰:“这帮子资本家可真有钱!迟早有一天老子要让他们也好好尝一尝黑面包的味道。”

    这么说着的时候,帮派成员就想起了小时候:“我小时候美国经济危机大萧条,这些黑心的资本家,为了保持产出商品价格的稳定,把多余的牛奶都倒到江里去了!我们那时候为了吃饭,可是有好多小孩子去人家排放牛奶的水管附近喝奶,每天都喝水饱,这样才活了下来。”

    小韩听了,不由拍了拍帮派成员的肩膀:“现在都过去了!”

    和帮派成员闲聊完之后,小韩找到帮派的大管家处理“赃物”。

    “这可是人家宴会上的黄金盘子,您看这雕花可精致了,多给我点钱呗?有用!”小韩和普通偷鸡摸狗的帮众一样,和帮派大管家讨价还价。

    大管家给了一个还算公道但是偏低的黑市价格,小韩还想磨一磨,却见到了帮派老大过来。

    “老胡!先给我十万美元!有用!”老大正是男频小说的男主,对着自己的大管家说道。

    “开口十万闭口百万,家里哪有那么多钱?你要来干什么?!”

    “能干什么?”老大说着:“之前搞死那个崽种,结果让警察差点摸到我们家里来了,我这不是拿着钱出去打点一番,也买点消息,好让我们消息灵通一些,免得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成了替罪羊,或者被人报复了。”

    一听老大这不见外的话,小韩就知道自己的特异功能又发挥了作用——被人忽视了。

    未免对方越说越多,等后面想起来又想要处理自己,小韩连忙咳嗽出声,提醒对方边上有人。

    老大看了一眼小韩,对着大管家问:“这是新来的兄弟?”

    大管家回答着:“是啊,您别看他细皮嫩肉的,这家伙偷东西是真厉害!有武侠小说里面盗神那种意味在了。”

    “哦?”男频男主说着,若有所思地思考了一下,立马和小韩勾肩搭背地说:“大家都是兄弟!相逢就是有缘!兄弟介不介意让大哥见识一下你的本事?”

    小韩自然是不会拒绝的:“有机会一定!”

    而后两天,小韩向龙傲天男主证明了自己的隐形体质。

    龙傲天男主那是如获至宝,只觉得这是上天派给自己的小弟,当即和小韩推杯换盏推心置腹,几轮过后让小韩帮自己一个小忙:偷一个美国人身上的文件,把造假的换上去。

    “您要让他提前把东西离身放置,不然容易惊动对方。”小韩说着。

    龙傲天一口答应了下来。

    小韩和组织上汇报之后,跟着龙傲天男主去到了一个场地,等小韩见到场地里面的人员之后,不由心想:这可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啊!

    这么想着,小韩看向龙傲天男主的眼神都温柔了:这家伙是自己的贵人啊!

    原来,这里进行的事情,就是组织上找不到举办地点的拍卖会,拍卖的内容则是地下情报,军事、政治、经济各方面都有,连娱乐八卦都买得到。

    就在小韩感慨自己的幸运的时候,突然看到门口进来了一名中年男性和何知枫。

    虽然自己存在感低,但也不是真的隐形,这时候碰到何知枫,能有什么好事?小韩可不觉得自己和前妻之间还能有什么感情在,对方不举报自己就谢天谢地了。

    加上何知枫知道自己工农党的身份,对未来工作的开展肯定有影响,小韩只觉得来到这个拍卖场所就用尽了自己的运气,才这么倒霉地碰到了前妻!

    龙傲天男主想要和小韩指明想让他偷的东西,却注意到脸色不太好的小韩,问道:“你这是怎么了?”

    “看到了之前甩掉我攀上高枝的女人了。”小韩内心想法一转,按照自己对龙傲天男主的了解,立马抓住了他的痛点,说道:“她现在光鲜亮丽的,我无权无势,您待会儿可要帮我挡着点,别让她看到我,不然这一局我岂不是就输了?她还不知道要怎么得意呢?可能还觉得甩掉我甩的好!怎么也要等我衣锦还乡,才能和她再相见吧?”

    龙傲天果然非常能够理解这种想法,立马拍胸脯保证:“兄弟你放心!待会儿我让人护着你在中间,保管那有眼无珠的女人看不见你的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