尔徽 作品

第209章 第 209 章

    209.

    陈日望突然想起了易寒星之前提及过的换头化妆术。

    在拍完照片之后,陈星望和组织上联系:“其实我们女同志们都可以通过化妆术,装扮成另外的人过海关的,我听寒星说过,如果运用化妆的光影效果,可以让人看起来很不一样。”

    至于为什么只说女同志,主要还是因为她们化妆不会引人怀疑,而这时代美国男性浓妆的很少,更加容易引人注目,所以不一定可行。

    组织立马联想到易寒星所说的伪造护照。

    如果将化妆术和伪造护照结合起来,别说看着照片认人,就是认识的不熟悉的人,也不敢认啊。

    “办法好是好,可惜只有女性适合用。”这年头理工类的留学生,或者说绝大多数专业的留学生,都是男性居多。

    “之前有同学说西游记,我想到了孙悟空的七十二变和真假美猴王。”陈日望说着:“我们也许可以让人化妆成学生的样子让人远远地看到,真人就可以直接离开,过段时间门化妆的同志再变装离开,美国只会觉得人突然不见,不会想到前几天已经离开的远洋油轮上去。”

    “虽然概率很小,但还是要防止美国直接通报油轮让他们控制住学生们。”陈日望说着。

    组织上的领导连连点头:“这个想法很好,到时候多装几天,等美国反应过来人不在,即使后续查出来是什么时候走的,轮船估计也到岸了。”

    这么说着,组织上的领导还忍不住拍了拍陈日望:“和易寒星相处久了,你们的想法也变多了好多啊。”

    虽然陈日望不想承认自己被易寒星传染了脑洞大开这个毛病,但是能提出一些可行的意见,陈日望一时之间门也不知道这毛病是好是坏了。

    从接头地点走出来之后,陈星望还不忘感慨:“大哥你这办法,比大姐之前那些操作也不逞多让。”

    陈日望拒绝这种对比:“我和她可没办法比。”

    这么说着,陈日望忍不住还是叹了口气:“说来说去,这办法也就一些女性同志能离开,我们估计是跑不掉了。”

    听到陈日望叹气,陈星望想要安慰一下,但是陈日望很快就自我恢复了过来,对着陈星望说道:“趁着你还不受关注,要不然先回国?毕竟谁也不知道等你毕业的时候变什么样了。”

    陈星望大学已经毕业了,但是研究生还有几年,总要有研究成果才能拿到学位,未来变数确实太大。

    陈星望表情严肃:“我有在考虑了,最近一直都是查找记忆本科目的各项研究论文,免得回国之后没有资料。”

    “不能带打印件回去吗?”陈日望说着。

    “以前可以,但是不知道谁给海关出的主意,要是带走的行礼太重太多,还要检查,现在最多只能带一个行李箱的资料回去。”陈星望说着:“所以在了解了之后,我们都想说要想办法多背一些资料下来。”

    这么说着,陈星望对自己能回国这件事情也不是很有信心:“虽然我没那么重要,不用和你一样专门被拍照,但是现在理工类的学生也都不给通过海关了,我前些天听我的教授说,学校那里也收到了通知,以后即使是假期也要定时确定学生们的情况,只是现在还没开始实行。”这就是从学校方面防止有学生跑走了。

    陈日望不禁无言:“这究竟是谁给美国佬出的主意!扣下科研工作者!难道连欧洲都不给去吗?”

    同一片大陆上,有很多留学生都说起了这件事情。

    周毅之和周越桐也不免讨论起了这件事情。

    “陈日望应该是工农党吧?”周越桐对周毅之说着。

    周毅之整个人都惊讶了:“什么?”你怎么会知道?

    “你不知道。”周越桐说道:“最近好些因为不能出境着急的人,几乎都是工农党或者偏向于工农党的人。”

    周毅之默然:“我记得,你也挺着急的?”

    “我也没说我不是偏向工农党的啊。”周越桐说着:“要是国内打出结果了,只要他们需要我们回去建设祖国,我肯定会回去的。”

    周毅之惊讶地看向周越桐:“我以为你……”

    “以为我打算留在美国继续中产阶级的生活?”周越桐问着。

    周毅之忍不住点头。

    “我表哥他们倒是想要留在美国,不过他们本身学到的东西对建设祖国也没什么用处就是了,我爹娘说是已经要坐船过来了,到时候全家在美国团聚,按理说我确实是应该留在美国的。”周越桐说着。

    “但是你打算回国。”周毅之说的是肯定句而不是疑问句。

    “没错!”周越桐点头:“只要祖国不强大,我们永远都是二等公民!我最近接触了一些工农党的人,比起把国内经济搞得一团糟的三民党,他们确实更有想法也更有理想,我想回去看看他们所说的新中国会是什么样子的。”

    听到周越桐这么说,周毅之忍不住想:如果连周越桐这种买办家庭出身的人都忍不住向往,那么三民党应该也撑不了多久了?

    三民党确实撑不了多久了。

    辽沈战役结束之前,淮海战役就已经打响,现在平津战役和淮海战役都已经进入尾声。

    此时田族长正带领着族人们奋斗在小推车的道路上。

    “大家加把劲!每天多走几公里,战士们就能早一些拿到物资!”族长鼓劲道。

    作为一名极具思想高度的革命者,田族长不像打土豪分田地时期那些坏地主那样被当做反面典型,反而是因为主动捐出村内土地,将族内祭田公有化,积极援助抗日等举措,成为一个正面典型,早早地加入了工农党。

    因为徽商自带的行商本领,这只支援的小推车队伍都是由田族长安排管理的,大家也都颇为服气。

    从天亮走到天黑,在田族长的合理安排之下,大家中途休息了一段时间门保存体力,天黑后才开始点燃篝火准备补充食物。

    “族长,我看到队伍里有几个年轻人好像走不太动了,刚刚最后那一段路都是硬撑的。”寒星爹对着田族长说道:“我怕再来几天他们就不行了。”

    田族长闻言忍不住说道:“这嘴上没毛就是不行,年轻力壮的,走路都走不动!看看人家女同志,一个个的比他们强多了!”

    寒星爹心想,这些女同志都是都是村子里干惯活的壮劳力,三十上下正当壮年,那些十几岁都没当上兵的生瓜蛋子和她们能比吗?

    田族长也明白这个道理,叹口气:“你陪我去检查检查这群年轻人的绑腿有没有绑好,别明天小腿肿了,真的走不动了,我们可是前方部队的后勤生命线啊,可不能迟到了。”

    寒星爹点着头:“我们过去看看。”

    两人检查了一遍队里人员的情况之后,才空下来,喝着热汤,将目光投向了南方:“也不知道你我两家的臭小子们怎么样了。”

    寒星爹说着:“我那个女婿和你两个儿子肯定还在算抛物线呢,他们炮兵安全性应该还行的,就是我家那个臭小子,据说被派去劝说串联以前的同学了,也不知道怎么样了。”

    “那肯定是没问题的。”田族长说着:“现在谁人不通工?不管是认同咱们的理念,还是想要保命,基本都原因投降的,这敌后战线也是非常重要的,要我说,都是咱华国人,能不打还是不打的好。”

    “谁说不是呢?”寒星爹感叹着。

    百里之外,周家也迎来了访客。

    “淳生?你怎么来了?稀客啊!”周大哥迎接了自己的老同学。

    “我这是无事不登三宝殿啊。”淳生笑着。

    “进来说。”周大哥连忙将同学迎进了自己的小洋房里。

    淳生看着秩序井然的周家,问道:“听说很多人家已经收拾东西准备去台湾了,你们家怎么还没有动静呢?”

    “哎,那些都是怕被工农党清算的,一个个贪污的盆满钵满的,可不是亏不起吗?”周大哥说着:“我们家除了书之外就没什么值钱的东西,也没贪污受贿过,还怕工农党不成?”

    “你这心态,好啊。”淳生笑着问:“那你们这是打定主意不去台湾,等着为工农党效力了?”

    周大哥不由皱眉:“淳生你这是从哪个立场劝我?”

    淳生笑:“若是代工农党劝你,如何?若是代三民党劝你,又如何?”

    周大哥皱眉:“我们家祖训,绝不插手党争,不管是三民党还是工农党又或者是现在那些各种各样的党派,我们都不会加入的,不管谁掌权,我们都是认的。”

    “你不怕人家觉得你们是墙头草骑墙派?”淳生问着。

    “怕什么?”周大哥说道:“我周家立足于世,靠得从来不是下注的从龙之功,而是真本事,不管哪个党派当政,到时候需要我,我就干,不需要,我当个老师也很不错,不仅是我,我爹他们也都是这个意见。”

    淳生明白了周大哥的立场,却还是忍不住问道:“听说令弟现在在美国?不知道周兄是否听说了美国限制理工科留学生和科研工作者出境的消息?”

    提起这个消息,周大哥忍不住皱眉:“你们是觉得我们会举家前往美国?”现在确实是有很多有钱有权的人家这样干。

    “不不不。”淳生连忙说道:“我们知道周家自有风骨,只是提醒周兄您,如果令弟有需要的话,我们可以帮忙回国。”

    “他们都被美国专门拍了照片,难道你们有什么好办法不成?”周大哥不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