尔徽 作品

第111章 第 111 章

    萧疏和易寒星都通过了毕业考试, 顺利进入高中。

    在高中的时候,易寒星发生了一件大事:她来例假了。

    当时易寒星上完课,正打算站起来回家, 一把就被萧疏压着肩膀坐了下来。

    “?”被按下来的易寒星非常蒙地看着萧疏。

    “寒星,你裙子脏了。”萧疏说道。

    “哪里?”易寒星说着就打算来回看自己的裙子。

    “就是你坐着的那里,你来那个了,都是血。”这么说着,萧疏突然反应过来:“你是第一次来吧?”

    虽然这辈子是第一次,但是实际上早就经历过的易寒星顿感不妙:“我是来那个了?流血了?”

    “嗯嗯!”萧疏点头。

    易寒星立马趴在了桌子上。

    “你怎么了?肚子痛?”萧疏不明所以, 刚刚不还是没事人一样吗?

    “我肚子不痛,我心痛。”易寒星说道。

    “心痛?”萧疏疑惑, 紧跟着又自以为找到了答案, 安慰易寒星道:“其实女人都是这样的, 虽然确实是经常不方便吧, 但是这也没办法不是?”

    听到萧疏这话, 易寒星整个人瘫在了桌子上:“我还忘了以后会不方便,心更痛了!”

    听到易寒星这话,萧疏开始好奇:“所以你之前在心痛什么啊?”

    易寒星扭过头来看着萧疏:“因为我听说,女孩子只要来了,就不容易长个子了!”

    “噗嗤!”萧疏忍不住笑出了声:“你也不矮啊,应该有…”萧疏比划了一下:“接近一米六?”

    “四舍五入一米六。”实际一五六的易寒星说道“你们接近一米七的人是没办法理解我的。”

    一想到自己可能会成为全家身高低谷, 易寒星的悲伤就不可抑制地蔓延。

    身高一米六七的萧疏确实没办法理解:“不是说二十岁之前都有可能会长?你多运动, 应该能超过一米六的。”

    易寒星:…人类的悲观并不相通。

    但是有一种悲伤是两人共同的, 当易寒星问道:“我们现在在昆明能买到美国进口的高洁丝或者摩黛丝吗?”的时候, 萧疏悲伤摇头:“那玩意估计只进口一点点, 贵的要死, 就是市面上有的卖, 相信我,你不仅不舍得,也买不起!”

    没有进口的卫生巾,想到要用塞草纸或者草木灰的月经带,易寒星整个人都灰暗了,只能请教萧疏:“除了月经带,还有别的选择吗?”

    萧疏悄悄说道:“用绷带和棉花做垫子也行,就是容易漏。”

    易寒星立马回想起了现代的卫生巾,其实除了消毒技术、快速吸水技术之外,差距也就是防水层而已。

    这么一回想,易寒星立马觉得自己可以了。

    “我们学校也有女老师女教授吧?大家都有需要,干脆我们做一个卫生巾研发小组?研究下可以不渗漏的防水层材料?”没理由印度电影里面女性都可以通过手工工厂制作卫生巾,自己这边这么多高级知识分子却办不到?

    易寒星认为,这场革命,势在必行!

    易寒星此时热血上涌,认为自己在做一个伟大的事业,却被萧疏提醒:“现在关键是你裙子上有血,你要这样回家吗?”

    好的。易寒星深刻感受到什么叫做出师未捷身先死,长使英雄泪满襟。

    “那…麻烦你通知下我家人,让他们来接我?”易寒星说着。

    “现在你家里应该只有两位伯父在吧?”不是萧疏保守不敢在男性长辈面前提这个问题,关键是这两个长辈就是那种保守的人,他们估计都不知道能怎么做啊。

    易寒星也想到了这个问题:“或者我看看有没有外套可以借的,挡住裙子回家?”

    “这天气还是秋老虎,昆明本来就纬度低,有几个会穿外套啊?”萧疏提出了现实的问题,要不是自己就穿了单层,萧疏早就脱下外套给易寒星挡着了。

    易寒星也是真切地感受到“长大”的不方便。

    最后,还是萧疏帮着想了办法,把原本扎在腰上的裙子重新扎在了胸口,让长度到脚踝的长裙变成了短裙,用衣服挡住了血迹,易寒星就这么走回了家。

    此时易寒星忍不住庆幸,这时候的学生装,女生小腿都穿着长袜,衣服一般是中袖,在裙子的长度上,长裙短裙的都常见,而田家人总归是偏保守的,所以给易寒星做的是长裙,才能让她这么操作。

    回家之后,一向细心的田修德通过姿势很快发现了易寒星的不对劲:“你这是来月经了?”

    易寒星点头:“今天在学校来的,裙子上都染了血。”

    田修德闻言立马追问:“那你是怎么回家的?”

    易寒星解释了一下自己的办法。

    田修德听的连连点头:“寒星也长大啦,之前娘还一直担心,你这么大了都没来月经,现在应该也放心了。”

    这么说着,田修德忍不住问:“你知道怎么用月经带吗?”

    听到这话,易寒星立马想起来自己方面参观博物馆的时候看过的实物,在垫子上还绣着各种人物花草,易寒星顿时觉得敬谢不敏。

    “我垫了卫生纸,月经带真的不行!”易寒星申明:“我要尝试去做卫生巾!”

    田修德已经学会了不反驳妹妹:“…那,你加油?”

    易寒星:???你怎么不按照常理出牌?你这样我会失去打脸对象的!

    在家人的鼎力支持之下,易寒星满血复活之后就和萧疏一起邀请女性研究员加入。

    “你们最近在搞些什么?”肖承志不解又好奇地问。

    “这是女孩子的秘密!”萧疏强调。

    “其实告诉他也行的,萧萧你觉得…?”易寒星说道。

    萧疏倒不是不好意思,而是有别的想法:“到时候要是反复失败肯定会被小橙子嘲笑,我绝对不要在完成前告诉他!”

    萧疏这么说了,秉持着尊重合作伙伴的想法,易寒星也对着肖承志守口如瓶。

    一行人开始了紧锣密鼓地研究。

    与此同时,周毅之在港口等着船只停靠,见到秦观宇的时候,两人忍不住拥抱捶背。

    等分开之后,两人才有空互相打量对方。

    “黑了也瘦了。”周毅之说着。

    “整天在路上,不黑才奇怪吧!不过我可没瘦,我这是肥肉变肌肉,更紧实了。”秦观宇笑着举起手臂:“这些肌肉可都是我练出来的!”

    哪怕周毅之一向沉稳,也还是十几岁的少年,忍不住用力捏了捏秦观宇的胳膊,略带酸味地说:“你这一路上尽是练武了吧?课程还跟得上吗?”

    “那必然是跟不上了。”秦观宇回答地很洒脱:“之前日本人就没教什么有用的东西,我到时候可是要留级一年从头学起的。”

    听到秦观宇的话,周毅之面露惋惜,不知道怎么安慰。

    两人谈着话的时候,防控警报拉响了。

    “快,快进防空洞!周毅之一把拉住秦观宇,带着他往边上的防空洞跑。

    跑进洞里之后,周毅之叮嘱秦观宇:“现在在重庆生活,必须要记住,一出现这种防空警报就是有日本的轰炸机来了,到时候就往最近的防空洞跑,记得要背下所有防空洞的位置和路线,以防万一。”

    周毅之说的郑重,秦观宇连连点头。

    一天后,王福看到瑞士的报纸上说重庆出现了史上最大规模的轰炸,不由担心了起来。

    周越桐在美国,还没来得及收到什么消息。

    易寒星倒是不知道秦观宇也去了重庆,只是在看到重庆又一次被轰炸之后,只能帮着周毅之祈祷:一定要平安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