尔徽 作品

第88章 第 88 章

    88

    夜间,易寒星专门写了信息报告组织,一是说明已经提醒党内同志避开刺杀,最终结果仍需后续打听确认,二是在后台冒险帮了两名刺杀人员,并且怀疑一名女学生身份,希望组织代为打听,同时详细说明了女学生的情况,特别是要点出他家里那位化妆成擦鞋匠在丽人报社门口的司机。

    将情况告知组织之后,易寒星又提心吊胆地观察了两天,发现周围没有自己能够发现的盯梢的人,稍微放下了心来。

    很快,组织上将调查的情况回复了易寒星。

    组织上说,党内同志安全无忧,易寒星提到的这户人家之前并没有被关注过,因为虽然做的是进出口的生意,但是都是正常的业务,加上之前组织上的同志们生存不易,所以不会特别注意这户商家,但是易寒星提到需要打听之后,组织上稍微观察了一下,就发现了这家人的不对,他家里的子女过于多了些,很多年龄还相仿,有些悄无声息地就没了踪迹,有些又是突然冒出来的。

    为了调查清楚这一家,组织上原本打算派人进去公司或者住家应聘当佣人,但是发现他们并不愿意对外招收人员,经过多番核实,大致能确定对方是日本情报机关的人,并且家里的孩子可能并不是亲生的。

    同时,组织上通过调查,确定了之前司机伪装成擦鞋匠,并不是在监视易寒星,而是在监视竹间惠子,虽然具体监视原因不明,但是组织让寒星不用过于担心,同时注意不要暴露自己,减少和该名女学生的交际。

    看到组织上的回复,易寒星立马猜测到这些被收养的孩子很可能是从小培养的间谍人员,至于有人失踪有人加入,很可能是有人被淘汰或者身亡,有人新被选拔进入,只是不知道像她们这种中国话特别流利的,究竟是中国人还是日本人,又或者是被日本所占领的朝鲜的人?

    虽然很多事情一知半解,不过这样一来,易寒星突然就理解了为什么那个女学生会把家长的名片作为联系方式给自己。

    一方面,可能是对方并没有使用家中一些资源的权力,另一方面,也是最可能的原因,就是对方发自内心地认为能够成为这名“家长”的女儿是值得骄傲的一件事情,也许在他们内部的阶级里面,这处于最上等。

    至于为什么司机会去监视竹间惠子?易寒星大开脑洞地想着,可能是这些情报人员比竹间惠子等级更高,本来就需要定期对他们进行明察暗访?又或者是竹间惠子有不忠诚的嫌疑,所以派人监视排查?

    总不至于竹间惠子也是那个大家庭被收养的孩子之一,在被观察考核吧?易寒星大开脑洞地想着。

    殊不知,易寒星认为最不可能的这一项,反而是最接近事实真相的。

    “我让你去监视惠子,你发现了什么情况没有?”女学生,或者应该叫她田中雅、田中雅子,问“擦鞋匠”道。

    “惠子小姐并没有任何异动。”擦鞋匠汇报道:“她每天就是在丽人画报审稿,每周会去特高课汇报两次,除此之外没有去过其他的地方。”

    “不可能!”田中雅子立马反驳道:“她怎么可能没有动作?一定是你观察的时候漏掉了,是不是她回家之后,你就没有再全程盯着?”

    擦鞋匠露出为难的表情:“雅子小姐,如果需要全天候盯着不遗漏,我们至少需要个训练有素的人员,单单靠我一个人,恐怕是不行的。”

    雅子一听这话就想要发火,但是想到擦鞋匠的身份,才将火气忍了下去:“行了,我也知道你不容易,既然惠子这么小心,那么你单纯跟踪监视应该也很难发现什么,甚至很有可能她已经发现了你的监视了,这边你先不用跟了,我会想办法的。”

    “嗨伊!雅子小姐。”擦鞋匠答应地非常爽快。

    “另外,你应该知道你现在属于我的人,对于我爹地,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你心里应该有点数吧?”田中雅子半带威胁地说着。

    “雅子小姐您放心,关于惠子的事情,我一定守口如瓶。”擦鞋匠立马回答。

    “好的,那你先下去吧。”田中雅子挥了挥手道。

    擦鞋匠离开田中雅子房间之后,就前往中年男人那里汇报:“阁下!”

    “坐。”中年男人指了指自己前面的椅子,等擦鞋匠坐定了之后,才问道:“雅子让你做了什么?”

    “雅子小姐让我每天监视惠子小姐,但是同时又会让我做其他的事情,每天实际能够监视到的时间有限,刚刚我向她汇报之后,她说惠子小姐不可能没有动作,一定是我没有监视到全程,中间面色不好,后来又语气正常地让我不用再监视惠子小姐,并且威胁我不要告诉您这件事情。”擦鞋匠如实地汇报着。

    中年男人点点头:“雅子这丫头还是太毛躁了,要不是……”

    擦鞋匠竖起了耳朵想听中年男人的下文,中年男人却不再继续说,反而转口说道:“雅子的事情我都知道了,那么惠子如何呢?”

    没听到下文,擦鞋匠也不敢露出遗憾的表情,听到问题之后立马摆正了态度回答道:“我跟踪了惠子小姐一周以上,她都没有作任何反跟踪动作。”

    这么一句话就够了,说明竹间惠子她根本没有自己被人跟踪了的意识!这一方面代表竹间惠子在日占区过于松懈,另一方面也是说明了竹间惠子对于这些事情不够敏感,不像有些人,只要被长时间注视,就会若有所感。

    中年男人听了直摇头,这两个“女儿”,实在是都不咋地,要想矮子里面拔高个儿,也不知道到底要怎么选。

    原来中年男人想给自己的“女儿”一场考核,为了做好这次“考核选拔”,他特意向雅子透露了要在两人中选拔,最终是确定在田中雅子和竹间惠子当中二选一,却没有将相同的信息告诉惠子,只想着一明一暗,观察两人究竟谁更合适。

    易寒星只是不小心遭遇了人家“姐妹相残”的现场,还因此记住了擦鞋匠的面容罢了。

    “要是爱子还在就好了。”中年男人感叹了一句:“雅子和惠子,终究还是差了些火候。”

    “或许可以看看静子、美子、贵子和纪子?”擦鞋匠建议道:“这几位小姐的心性和手段都高了雅子惠子一节。”

    “一郎你也是男人,说实话,你觉得静子她们能吸引人吗?我们需要使用的可是美人计。”中年男人摇头笑道。

    “虽然静子小姐和贵子小姐长的普通了点,但是我觉得心计可以补足,而美子小姐和纪子小姐长的其实也不差。”一郎,也就是擦鞋匠说道。

    “不差,但是也没有多好,她们心计确实是不错,但如果不是初见就留下印象让人动心的美貌,怎么会让那些男人愿意给更多的接触机会,从而为他们倾心?”

    中年男人说着:“当初惠子和雅子能被选入,就是一个有着腹有诗书气自华的书香美人气质,一个有着豆蔻梢头二月初的娉婷之资,其中惠子更稳重些,雅子虽然略有些跳脱自傲,但是有年纪优势,这个年纪的小少女最不容易被怀疑,而且她相似年纪的少年既容易心动,又会为女孩子们将生死置之度外。”

    中年男人说着就叹了口气:“其实决定我们早就做好了,只是总觉得不足,爱子那种美貌和智慧兼具的终究是少数,雅子今天在学生里面的表现还过得去,就先选她吧,过两个月送她去内陆读书,至于惠子,她既然喜欢审稿又这么迟钝,就让她继续做下去,从美子和纪子当中再选一选。”

    “嗨伊!”擦鞋匠一郎立马答应,心想看来相比于雅子在人手不足之下的不合理安排,先生更加不满惠子对于长达一周跟踪的毫无察觉啊,不过很难说雅子能够通过选拔,究竟有多少原因是因为她年纪小的优势,而惠子没有通过,有多少是因为她在丽人画报露脸之后造成的劣势,毕竟万一日后有人认出竹间惠子了呢?

    不过……擦鞋匠一郎想着:或许这才是惠子想要的结局?毕竟潜伏在敌后通过美色□□策反,怎么有在自己的地盘上监控舆情来的安全?

    中年男人尚且不知自己等人已经被工农党人盯上,而被盯上的原因还是因为这么一场“考核”,仍然信心满满地认为,自己派出去的女间谍,一定能和她们的前辈爱子一样,为大家带来许多被策反的人员。

    田中雅子还不知道自己已经基本被确定下来,正积极和易寒星联系,想要争表现呢。

    经过田中雅子连续封信的热情邀请,寒星在征求组织的意见之后,还是答应了她的邀约,陪同她一起逛商场。

    “我还是比较喜欢这一家百货。”雅子挽着易寒星说道:“他们总是能够拿到巴黎和纽约的最新款。”

    “我对这些不是很有研究。”易寒星说着,毕竟所有的新款在易寒星看来都是复古风潮。

    “没事,也没谁说朋友就一定要有完全一模一样的爱好的。”雅子一挥手表示不在意,随后问道:“那寒星你平时在家里有什么喜欢做的事情吗?”

    “我喜欢做一些比较重复的事情,这样可以让我整个人放空。”很多事情不方便说,易寒星就找了一个不容易踩雷的事情说明。

    “重复性的事情?”田中雅自好奇地问:“是刺绣吗?”

    “不不不!”易寒星连忙摆手:“不怕田小姐你笑话,我对刺绣那是七窍通了六窍——一窍不通!我绣的鸳鸯不是被我娘当成丑鸭子,就是被我爹当做一团鸟窝!”

    “噗嗤!”田中雅子被逗得一笑,对着易寒星说道:“寒星你可真幽默,还有寒星,我都喊你名字了,你怎么这么客气还喊我田小姐啊?要知道五百年前搞不好我们都是一家人,作为实在亲戚,咱们都姓田,你就被客气了。”

    “那……中雅?”易寒星问道。

    可能田中雅子也觉得自己的姓和名拆开来说太过奇怪,于是对着易寒星说道:“你可以喊我小雅、阿雅,都是可以的。”

    易寒星一时之间有点喊不出口,于是点点头,转移话题问:“你怎么知道我也姓田的?”这么问着,易寒星还在想,这田中雅也不掩饰一下的吗?而且自己姓田,田中雅可不一定会姓田,田中也是日本常见的姓氏,也就是这年头日文翻译不多,日本的动漫输出也不多,不然田中这个姓一出,少不得就会有脑洞大的人怀疑。

    听到易寒星的问题,田中雅一笑:“你忘了你还有个出名的哥哥了?我们知道你姓田不是很正常的一件事情吗?”

    易寒星装作立马反应过来的样子:“原来如此啊。”

    说道这个问题,田中雅就状似不经意地问易寒星:“说起来,寒星你哥哥人呢?怎么都不见人影?”

    “哎呀!”易寒星说道:“他之前就去香港了,还说要给我们先安排一下房子,等我们去了可以直接住,但是没想到我们还没上船,日本军舰就封了港口,我们家现在都还没离开。”

    田中雅将这件事情记在了心里,本来想要继续追问一些细节,却突然听到几声枪响。

    “怎么了?怎么了?”众人虽然问出这话,但却不是因为看热闹,而是害怕会波及自己。

    枪声只响了十几声就结束了,商场边上的一条路却都被封了。

    易寒星跟着田中雅混在人群中一打听,才知道刚刚有人想要枪杀汉奸,但是其实这是日本人布下来的诱饵,行刺的两个人被当场击毙,现在日本人封了附近条街要找他们的同党呢!

    易寒星一听就皱了眉。

    田中雅一直关注着易寒星,见状就问道:“寒星你怎么了?看上去脸色不太好?”

    “没什么。”易寒星立马想到圆上自己脸色的说辞:“我是想着他封锁的区域这么大,人又很密集,他们查起来肯定很慢,我就怕我们到时候可能还要在这里过夜!”

    “过夜又怎么了?可以让家人来接啊。”田中雅说道。

    “但是这人员混杂的,我们就两个没什么力气的女孩子,你觉得真的碰到什么不好的事情,我们两能够躲过去?”易寒星说着,就示意田中雅看向一个摸女孩子脸的日本兵。

    田中雅一看就黑了脸:堂堂大日本帝国的军人,怎么能够大庭广众做这么猥琐的举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