尔徽 作品

第85章 第 85 章

    85.

    说是报名,人数不够再选人,但是其实人数是多了的。

    说起来也很好理解,日本人统治之后,如果是没名没姓的底层人民,即使听日本人的话当个顺民活下去,也没有人会追究他们,而稍微有点家产的人家,如果听日本人的话,会被大家鄙视,拍日本人的马屁搞不好会惹上锄奸队,而如果不听日本人的话,那随时有安全问题,不附和日本人,又容易被日本人记恨。

    于是,当碰上小孩子集体的活动之时,很多人家就琢磨起利用这个机会,既没有让家里人主动表示支持日本人,又让孩子参加了活动,大家总不会去跟孩子计较,何况这是每个学校的任务。

    说白了,也无非就是想要名声又想要活下去罢了。

    这些可以送孩子去学校读书的家庭之中,固然有认为国仇不共戴天的人,也有直接跪舔的人,这两种人两极分化,但是中间大多数却是私底下骂骂日本人表面上非常顺民。

    舍生取义自然值得称赞,但是贪生怕死只要不损害民族利益,也不应该被大肆批判,毕竟求生是生物的本能,只是这些人的思想没有达到更高的境界而已。

    因为怕孩子太小作出不合时宜的举动得罪日本人,大家选的基本都是十岁以上十三岁以下的小少年,于是,易寒星混在这么一群孩子当中,一点都不显眼,众人也只以为易寒星家中打着和自己家一样的主意,并没有过多关注。

    在顺利经过老师和日本人二轮筛选之后,易寒星将这个“好消息”报告给了组织。

    易寒星本来以为自己只是敲边鼓的,却没想到临参会的前一天晚上,组织上给自己传来消息,说重庆政府的锄奸队除了打算刺杀日本高官之外,还打算对敢在日本的市民大会上作为代表发言或接受荣誉市民身份的中国人进行刺杀,以此震慑有投向日本人倾向的各界精英人士。

    本来这件事情问题应该不大,但是关键在于我党一名重要人士之前就被日本人“请”去了,届时很可能会被列入刺杀名单,老家这边又联系不上重庆政府的锄奸队人员,所以让易寒星献花的时候如果有机会接触,想办法提醒一下。

    易寒星一看就皱起了眉头,这能怎么提醒?就算自己真的运气爆棚被分去给党内重要人士献花,人家又怎么避得开专业人士对于一群人的无差别刺杀?

    易寒星想想都觉得头疼。

    但是组织的信息也没说要怎么躲避刺杀,只是让易寒星有机会就提醒,没有机会不用强求,想来也是广撒网,不止安排了自己这一个渠道,也许就有帮助人家保命的高手呢?

    这么想着,易寒星稍微放平了一点心态,开始琢磨起了自己发出提醒情报的可能。

    对于献花的流程,易寒星之前和小学生、中学生们已经一起彩排过几次了,大致就是每次上面站一排人,就由这些学生们上去排成一排,一起献花。

    这些学生一共三十多个,每次上去的都是不同的学生,毕竟上台之后再绕回后台拿花,时间差可能会导致开天窗,所以易寒星首先需要确保的是,自己能够在向党内重要人士献花的那一批。

    于是一等到了会场,易寒星就开始观察坐在前排随时会上台的人员。

    开始之后,经过对人员的反复观察,易寒星可以确定党内重要人士,也就是自己的目标对象是第四或者第五批上台,而很不凑巧的是,易寒星正好被分到了第三批献花。

    如果真的按照第三批献花,等易寒星下台的时候,人家才刚刚上台,是怎么也轮不上互相接触的,易寒星不免有些着急。

    于是,等到易寒星准备上台的时候,她一个屁股敦就坐了下来。

    “怎么了怎么了?”边上立马有人围了过来。

    “我腿抽筋了,要上台了,先让后面的同学替我顶上去吧。”易寒星连忙说道。

    “你这孩子,怎么好好地腿抽筋了?”老师问着,边上懂中文的日本人也在关注。

    易寒星脸不红心不跳地说:“我这不是进入发育期了吗?可能是缺钙?最近晚上时不时地腿抽筋,没想到刚刚也抽了一下,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我刚刚紧张了。”

    听到易寒星这么一说,老师立刻笑道:“长个是好事,回去多喝点骨头汤啥的补一补。”

    易寒星一口应下,也没告诉老师这骨头汤不补钙只补脂肪的事。

    等看到目标人物快要被请上台,易寒星立马站起来,跳了两下,拍了拍身上看不见的灰,对着老师说:“老师我好了,我现在就上去吧。”说着就打算走到队伍里面。

    这时候也不知道是不是日本人多心还是真的不放心易寒星,没让易寒星自己随意找个位置,而是指定了位置:“你就站在这一组的最后吧,万一再摔了,替换也来得及。”

    这种情况下,易寒星自然不会反驳日本人,乖乖地走到了队伍的最后。

    只是如果到了最后的话,那就没办法正对着目标献花了啊!易寒星这么想着,就看到台上人员在相互谦让着中间的位置,最后自己的目标人士站到了最边上!

    不清楚是天意还是目标人员认识自己的易寒星立马打起了精神:这种天时地利人和要是还传递不好情报,自己不如干脆回家躺平!

    一群小少年步伐轻快地走上了前,易寒星偷偷扣出了卷成细条的消息,在献花的时候,在花束的遮挡之下塞进了目标人物的袖子里。

    本来易寒星以为自己的通知任务已经完成,却不料目标人物趁着易寒星转身站到他身侧一起合影的机会,单手一手拿花一手拿荣誉牌,又借着花的遮挡将纸条塞回了易寒星手里。

    见此,易寒星立马反应过来,他应该是全程受到监视没有机会看纸条,甚至可能会被搜身,所以才将情报塞了回来。

    易寒星的思考就在瞬间,趁着日本人让领奖人员和孩子一起合影以备发报纸,易寒星直接在拍照的时候牵住了边上人的手,露出灿烂的笑容,用烂大街未加密的发电报方式,长按短按目标对象的手,发了一则非常简短的消息:会上有刺杀。

    目标对象也是有着充足潜伏经验的老党员,简单的发报知识自然知道,很快就明白了易寒星的意思,也想到了自己这群人很可能是刺杀的目标。

    惊讶于重庆政府锄奸行动打击面如此之大,力度如此坚决,目标任务面不改色地合影之后,非常正常,毫无可能会被刺杀的担忧。

    两人面不改色地分了开来,想到日本人可能会检查这群代表,那么其实学生们也不安全,幸好纸条特别小,易寒星下台就找了个机会系鞋带,把纸条塞进了嘴巴里。

    反正纸这种东西,吃掉就是了,胃酸还是很强大的。

    易寒星这群学生献完花之后就坐在了会场很后面的小房间里,这也是学生们化妆的位置,大家之前都化了妆才上台献的花,只等着大会结束有人让他们离开。

    “听说隔壁是上海滩几个最著名的歌星的化妆间,她们待会儿要上台献唱呢。”有同学八卦道:“你说我们能过去看看嘛?”

    “这可是日本人的后台,你跑去乱窜门,不怕被抓吗?”有同学立马反对。

    也许是日本人三个字震慑力太强,提议的同学立马怂了,安静地待在只有学生们的小房间,就在等待的过程中,易寒星听到了隐隐约约的枪声。

    显然听到的学生不止易寒星一个:“外面是不是打枪了?”有学生脸色苍白的问。

    随着枪声变得密集,越来越多的学生们听到了,大家挤挤挨挨地像是小鹌鹑一样凑在一起,恨不得都团成一团。

    这地方又只有三十多个小少年,之前带人走全流程的老师和日本人也早就离开去后台了,三十多个孩子半大不大地,一个个睁着眼睛不敢说话,看的易寒星心里发酸。

    就在大家一直沉默地时候,很快有脚步声穿来,学生们才手忙脚乱地想起来要上锁,却被人直接打开了门。

    来人是两个眼神锋利的青年,看到一群小孩子就知道这是之前献花的中国小孩,没有为难大家,关上门之后,他们就一个小助跑借力爬上了窗户,要知道会场的窗户是比较高的,这些一米五的小孩只能伸长胳膊推开,根本看不到外面的样子。

    上了窗户的青年男人往外一看,立马回头对同伴说:“远处有日本的宪兵队,跳出去可能会正面碰到!”

    “碰到也要跳啊!”另一人立马说道:“后面检查追踪的人就算一间一间查,也要不了多久就过来了。”

    见到这个状况,哪怕易寒星觉得锄奸队确实对党内重要人士产生了很大的危险,但是人家提前也不知道,根本怪不到这些愿意执行危险任务随时会牺牲的人身上。

    见状,易寒星大胆开麦:“这里的天花上有通风通道,你们能爬上窗户,肯定能爬进通道里面的,通道既然通风,应该会有出口。”

    易寒星这话一出,所有人都用惊讶地目光看着易寒星。

    “你们还等什么啊!赶紧爬啊!”易寒星催促。

    两个青年立马反应了过来,一个拖着另一个,撬开了通风口,手臂用力将另一人送了上去,等第二人要上去的时候,因为高度原因,够不到对方的手,没处借力。

    这时候,几个年纪最大的小少年对视一眼,大家默默地走到那人附近,五六个人一起用手抓住同学手腕织起网状,示意青年:“踩着上吧。”

    青年抱拳感谢,没有废话,飞快地踩着几个少年合力的互相抓住的手,一个箭步往上一窜,另一人抓住他,两人飞速地进入到通风管道里,将管道口进行了复原。

    这时候,有女生立马锁住了门,众学生闻声望去,女生不好意思地小声解释了一句:“这样可以说对方没来我们这里,不然还要交待人去哪里了。”

    少年们立马明白了女生的意思,有人开口提醒:“我们一直在房间里待着,什么人都没见到,知道吗?”

    众人连连点头。

    易寒星却眼尖地看到窗台:“上面有脚印!”

    “我带了橡皮!”

    “我带了白面馒头,赶紧擦一擦!”中少年着急忙慌地收拾痕迹。

    等脚印被几个人批命擦拭的时候,易寒星继续提醒:“他们踹门的声音,隔壁的歌星可能也听到了。”

    中少年这才反应过来:“那要不我们就说他们跳窗了?”

    “可是刚刚他们还说跳窗会遭遇宪兵队啊,外面也没有枪声……”

    众人一时陷入了两难,这还剩一点脚印,是擦还是不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