尔徽 作品

第45章 第 45 章

    45.

    易寒星万万没想到, 亲哥这个时候的第一反应想的不是怎么帮自己,而是你也有今天。

    易红星的表情,说是幸灾乐祸, 那描述程度都轻了,只差仰天大笑出门去罢了。

    易寒星纠结了许久,最终还是决定从心。

    “不写信了?”易寒星临走之前的晚上, 难得易红星有空回家吃晚饭,却还是开口就是嘲笑。

    “我想到好久没见小侄子小侄女们了, 有些想念他们罢了。”易寒星说道。

    易红星好笑地看了易寒星一眼, 终究是没有拆穿。

    “哥你最近忙完了吗?”看到易红星学会了适时闭嘴,易寒星也投桃报李地关心起他来:“是不是能好好休息一场了?”

    “有一件大事算是解决了, 但是忙是忙不完的。”易红星说着:“可惜你要走了, 不然还能看一场好戏。”

    “什么好戏?”易寒星顿时来了精神。

    “我还是不说了吧,不然你知道了却看不到, 那多难受啊。”易红星一副很为易寒星考虑的样子。

    “你要是真为我考虑, 刚刚就不会说有好戏!”易寒星立马指出易红星的“虚伪”之处,追问道:“你提前说了的好戏,是不是根据地里大部分人之后都看得到所以会知道?到底是什么事情啊?”

    “明天你就知道了。”易红星卖了个关子, 不管易寒星说什么, 都闭紧了嘴巴没有满足易寒星的好奇心。

    于是离开根据地之前的这个晚上,易寒星好奇地百爪挠心, 差点睡眠不足。

    等第二天, 易寒星就明白为什么易红星会说“明天你就知道了”。

    一大早就有小伙伴来找易寒星:“根据地抓到了一队日本人!”

    “日本人?!”易寒星惊了。

    “对对对!”小伙伴连忙呼唤:“快出来看啊!”

    易寒星想到易红星昨天说的好戏,连忙摆出吃瓜专用表情,抄了一把自己晒出来的南瓜子, 跟着小伙伴们跑去看热闹了。

    过去的路上, 易寒星已经打听清楚这群日本人是在大别山深处所抓的。

    “听说我们之前会碰到那两头野猪, 就是他们在林子里作怪,搞得野猪都从深山里面跑出来了。”小伙伴们如是说着。

    在易寒星的想象当中,能够和野猪对上还让头鉄的野猪逃跑,这些日本人即使因为人种原因长得不高,也应该是十分强壮的,就算没有明显大块的肌肉,也应该是劲瘦的武人模样,毕竟能够被组成一队小队派出来搞事的,应该是精兵才对。

    但是等看到被抓回来的日本人的时候,易寒星才发现这些人和自己想象的大相径庭。

    虽然这一行日本人个头看着都不高,但是武力值看起来也不高啊,还有两个带着眼镜的,那是真的有中高度眼镜,不是装的啊。

    易寒星瞬间就对这群人的身份和任务好奇起来:“这些人去山里是干什么的啊?”

    “都不知道呢。”消息灵通的小伙伴回答:“听说是打算好好审问看看。”

    “那两个戴眼镜的,看着是学问人哎。”也有小伙伴说:“你说他们就算搞军事勘测,也没必要找学问人来吧?”

    特别好奇的易寒星回去问了易红星。

    “行了,我们知道的,你们差不多都知道了,那些日本人还要审问,你问我,我也不知道。”易红星回答着。

    “那你就没有点猜测吗?”易寒星追问。

    “我觉得他们应该是要找什么东西吧,总不至于是核对地图?”易红星说着:“说起来不知道是好笑还是可悲,人家日本人拿在手里的日语地图,比我们根据地的地图清晰多了。”

    “如果日本那边连大别山的地图都这么清楚,那么国内很多地方的地形他们应该也是了如指掌。”易寒星提醒道。

    听了易红星说的地图之后,易寒星突然想起来之前自己在网上听说的故事,说是日本人早就偷偷地图谋占领华国陆地,于是在二战开始之前很多年就派人前往中国绘制地图,日本将领带兵打仗的时候,都有华国当地比较详细的地图。

    结合易红星所说的话,易寒星觉得在现在这个世界,搞不好日本人真的做了关于地形的提前储备。

    听了易寒星的话,易红星点头:“这几乎是肯定的,看来日本人是图谋已久,所以连地图都绘制好了。”

    见这件事情易红星已经有认知了,想来要不了多少时间根据地的领导们都能知道,易寒星松了口气,又开始八卦起来:“所以大别山里面有什么东西是值得他们寻找的呢?”

    “不管什么东西值得他们寻找,暂时和你也没关系了。”易红星冷酷地说:“吃完午饭你就该离开了,想来也听不到他们的八卦了。”

    易寒星:……吃瓜吃到一半发现瓜皮都被叼走了,好残忍!

    残忍的易红星吃过午饭就把易寒星赶出了家门:“赶紧出来,不然赶不上天黑前到了。”

    易寒星只能抱着自己的小包裹,跟着顺路送自己的战友同志出了山。

    当天晚上天色擦黑,易寒星到了二姐夫家里。

    相比于寒星爹娘住的典型徽派建筑,二姐和二姐夫家则是住在长江边的小镇上,因为是天然良港,有不少船会在这里修整,自古以来都颇为繁华。

    二姐夫程深为人是很典型的老式君子,然而寒星的举动在这时代的老派人看来是有些出格的,所以每次见到寒星总会劝她要贞静一些,寒星其实一直不喜欢被他们叨叨,只是每次看在二姐的份上,才一直忍了过去。

    毕竟亲爹娘怼了就怼了,二姐的公婆丈夫怼了,很难说二姐会不会受到什么为难。

    要说寒星为什么会怕二姐?

    因为寒星算是爹娘三十来岁的中老年得子,和几个哥哥姐姐年纪差的不小,现如今易寒星还没过生日,算是十二周岁,一般被计算成十三岁虚14岁,田光前排行老三是二十三岁,田修德二十四岁,易红星二十六岁,三人相互之间大概差了十八个月左右,但至少都比易寒星大了十岁。

    易红星十八岁的时候就和十五岁的田光前一起去外面读书,所以易寒星出生之后,带她最多的就是这个姐姐,而且因为当时二姐夫的祖辈过世,作为嫡长孙的二姐夫守孝了三年,二姐是到了十七岁才出嫁的,说一句长姐为母也不为过了。

    作为一个帮着父母一起抚养易寒星长大的姐姐,田修德不仅没有寒星爹寒星娘那些古板的毛病,还特别支持易寒星不要裹脚吃苦,上敬父母下友弟妹,温柔美丽甘于奉献,寒星小时候穿得衣服是田修德做的,一年有两三个月住在二姐家里,每次面对自己这个温柔的姐姐,易寒星总觉得违背她的意思就有罪恶感。

    就想现代那些怕老婆的人说的:这不是怂,这是爱!

    易寒星自认为自己也是这么想这个姐姐的。

    是以进了二姐的家门,易寒星就乖乖喊人:“程伯父、程伯母、二姐夫、二姐。”

    程老太太一看到易寒星,就笑着招手:“修容来了?快让我看看,这都两年没见了吧?还是之前那个样子,白团团地可真是有福气。”说着就搂住走到近前的易寒星。

    易寒星小时候每年都有这么一出,整个人就是完全放弃挣扎的状态。

    程老太太揉搓了一会儿易寒星,才放开她:“你这个小冤家,怎么这么久都不来看我们啊?”

    对于从三岁多看到这么大的小娃娃,程老太太基本把易寒星当做自己家里的编外人员了:“之前你爹娘听说你离家出走的时候,那吓得脸色都变了,好在你这孩子隔了三五天就送回信来了!你胆子也是大,我还是第一次看到自己跑了的女娃呢。”

    “就是,寒星你有什么事情不能好好和家里商量?居然离家出走一走了之?”程姐夫也说道:“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万一你受了什么伤,让岳父岳母怎么办?”

    一听程姐夫这话,易寒星就开始头疼了:又来了,又来了!又要开始叨叨了!

    易寒星生无可恋地垂着头,正好和小侄子小侄女对上了眼神,给两人做了一个鬼脸。

    两个小孩先是吓了一跳,紧跟着又笑起来,大家顿时发现本来应该听程姐夫长篇大论的易寒星跑去逗小孩了,田修德见此连忙打圆场:“赶了一天的路你不累吗?还在这里逗小孩?要不要洗洗歇一歇?”

    “要的要的!”易寒星连忙点头:“天气热,我正觉得黏糊糊的不舒服呢,那我先去休息啦,程伯父、程伯母,二姐夫,二姐,小侄子小侄女再见~”

    说完易寒星就赶忙跑了。

    “这孩子还是这么活泼。”程老太太掩口笑道。

    程家的规矩倒是没有那么严格,可能是因为交通发达,收到外界的信息也多,相对而言也没那么食古不化。

    “从小就是这幅样子。”程老太爷也掩不住眼中笑意:“一听她姐夫说教,不是走神就是找理由跑,也不知道亲家公亲家母这么端庄的人,怎么就养出这么活泼的孩子。”

    “还不是我爹娘惯出来的。”田修德也跟着凑热闹:“小时候我哥他们坐不住,爹娘是直接拿了戒尺抽,等到修容出生了,我爹娘可算是心软了,从小不管犯什么错,都是雷声大雨点小的,她可不是天不怕地不怕么!要我说,也就是我们老爷能治治她。”

    寒星爹寒星娘听到二女儿这话怕不是要喊冤,这儿子女儿能一样对待吗?他们不是也没打过田修德?只是田修德从小听话,也没有发生过什么会被揍的事情罢了。

    “夫人可别给我戴高帽了。”程深听了妻子的话,立马摆手:“我哪里能治她?是她能治我才是!”

    回忆起那些年被易寒星坑过的事情,饶是程深,都觉得受不住。

    田修德和程老太太也都想了起来,忍不住再次掩口而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