尔徽 作品

第15章 第 15 章

    “封住路口的是警察还是军队?还是租界那边的人?”杨勤立马问店员。

    “有警察,还有一些没有穿警察衣服的,看样子不像是军队。”店员猜测道:“怕不是在抓间/谍。”

    这年头各方情报人员粉墨登场,特别是上海滩的情况云龙混杂,是以当店员看到这封城情况的时候,第一反应就是在抓工农党或者日方情报人员。

    杨勤听了之后,反而松了口气。

    不管怎么说,自己和孙承都是在政府挂上了号的人,这些学生也都是十几岁手无寸铁的样子,之前怕的是不分青红皂白地抓人,现在听说是警察和便衣,以自己哥哥的关系,怎么也不可能不加分辨地被作为怀疑对象抓进去。

    杨勤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孙承和易寒星心里却有点担忧:也不知道这些人找的是工农党还是日本人?

    要是抓的是工农党的话,说明有同志可能被封在了封锁区,而且非常危险!

    尽管如此,因为杨勤就在两人身边,两人也不存在说可以做些什么,只能暗自焦急。

    当然,即使孙承能做些什么,易寒星也不会让孙承去冒险,毕竟一个武器设计专家对于组织的价值太大了,易寒星很难想象什么样的任务会值得孙承去冒险。

    搜查人员还是比较有章法的,封锁区域的本地居民就回自己家里备查,住在外面的人就到出去的关口那里,身份确定没问题的直接离开,身份存疑的特别是一些青壮年就会被留下来等着详细盘问。

    易寒星等人作为学生,很明显不会是和政府方面交□□战的人,想离开自然是很容易,只是易寒星突然想到了一点:“虽然我们在校门口留了口信,但是可能家里人过来接的时候被封住了,他们可不容易出去啊!我们要不然去学校门口看看?”

    易寒星主要是怕柱子和于复看自己没有按时回去,所以来学校接自己,虽然在校门口留了口信,但是万一这两人其中的一个被堵在了封锁区域里面,查出了问题怎么办?

    学校和咖啡馆就隔了两条街,大家一想确实有这个可能,特别是几个女孩子,基本都是家里有人接送的,而且各家有人来接的话,一般都是青壮年男性,不是家里亲人雇佣,就是包的黄包车,因为这样才不怕孩子路上遇见危险,所以这些接孩子的人也是最容易被反复盘问留下的。

    不说给他们做一个证明,就是发现了之后回家和家里人说一声,心里有点底也是好的。

    秉持着这样的想法,大家都同意先去学校门口看一看。

    这一看,易寒星果然发现了来找自己的于复。

    看到于复那一刻,易寒星心里不由庆幸,来的是于复而不是柱子。

    柱子作为于复的警卫员,那必然经受过比较良好的军事训练,虽然柱子做了伪装,但是发生过的就有痕迹,别的不怕,就怕这次封锁排查的人员有水平,能够通过手部老茧等各方面判断出柱子具有军事训练背景,那就麻烦了。

    至于于复,虽然是上海党委的高层,但是早一批的党员们很多不是拿枪的而是拿笔的,于复虽然会开枪,却不算精通,也没有什么训练过的特征,在封锁检查的情况下,更容易蒙混过关。

    “叔叔。”易寒星喊道:“你来接我吗?”

    “是啊,看你没回家,我过来学校,知道你留了口信说晚点回去,结果就被封住了。”于复说着:“刚刚听到远远地枪声,应该就是被封的原因?”

    “是啊,当时那枪响离我们挺近的,我还吓了一跳。”易寒星说道:“没想到上海居然这么危险,叔叔你可别告诉我家里,不然他们可能就不让我继续读书了。”

    “你这孩子,这种事情怎么能瞒着家里呢?”于复说着:“我写信回去的时候肯定会说的,但是你放心,这都是很罕见的情况,我也会和他们解释。”

    “可是本来我来读书,家里就有人觉得没必要来上海这么远,到时候听说了我差点碰到危险,肯定会让我回去读书的!”易寒星不满地说着:“我们那边最好的几个中学都不收女学生!”

    于复和易寒星说的话很接地气,边上也有学生看到了家里人,两人的话语一点都不显眼。

    “而且,叔叔你确定这种情况很罕见吗?我看到那些店员都很淡定的。”易寒星继续说。

    “这木仓战当然是罕见的,封锁搜查倒是经常能够见到。”于复状似解释了一下,继续说:“也不知道这是发生了什么。”

    易寒星听出于复有应对搜查的经验,倒是放心了一点,只剩下一样的担心:这附近到底发生了什么。

    思考这个问题的时候,易寒星就觉得杨勤是作为打听消息的最好人选了。

    “杨老师您知道这种情况一般是出了什么事情吗?”易寒星顺势问道。

    “应该是发现了一些小老鼠。”杨勤说着:“不用太担心,上海的治安还是可以的。”当然,这专指富人区和租界的治安。

    看到学生们都和家人团聚了,杨勤就打算领着他们离开。

    “请出示下身份证明。”封锁路口的警察看到一群人衣着都还可以,特别是杨勤穿的是一看就很贵的西装,于是也比较客气:“查实身份无疑之后才能离开。”

    杨勤掏出了自己的工作证。

    警察看了之后,立马并拢双腿敬礼:“杨科长。”

    敬礼完毕之后,路口的警察将工作证双手递还杨勤,说道:“您可以离开了。”

    杨勤闻言,说道:“你们辛苦了,这身边这是我朋友,是我们政府正在邀请的科技顾问,他在德林中学做指导老师,这是他的学生以及学生家长,因为我今天请几个学生喝咖啡,所以他们才离开晚了,不然半个多小时前就应该离开了封锁区了,麻烦你们看看。”

    警察听到杨勤这话,天然就具有一定的信任感,闻言也不为难易寒星一行人,细细地问了身份,仔细地看了下,对杨勤说道:“这边所有学生和孙老师,还有几位家长可以离开,但是有几个身强力壮的,您这边也没办法证实枪响的时候他们和您几位一起的,就必须要留下来再等我们上官相信询问了。”

    警察用歉意的口气对杨勤说:“这是上官的死规定,我们是没办法通融了,所以还请您谅解。”

    杨勤听到之后,看了看被留下的人,基本不是黄包车夫和雇佣的人,就是看上去体力就很不错的青年男性,于是很是通情达理地说:“应该的应该的,都是为了工作,我们这些都是经常来德林接学生的人,您需要后面要相信证明的话,可以联系德林中学那边。”

    警察闻言点头:“我们不会随便抓人的,这次的长官还是很厉害的,基本没有抓错过人,这次也只是需要他盘问一遍,没问题就会让走了。”

    众人闻言,放下了一半的心。

    易寒星和孙承、于复都顺利地离开了封锁区域,孙承听了之前易寒星和于复的话,明白两人提到老家肯定有别的含义,于是干脆向杨勤提议:“现在时间也不早了,我看这边我送一下他们,这封锁一出,你们肯定要忙,你还是先回政府大楼看看吧。”

    杨勤自然是想尽快去打听一下究竟怎么回事,闻言也不推辞,直接答应了下来:“你就辛苦你了,本来我也是要送送的。”

    “客气什么,还是工作要紧。”孙承说道。

    于是,孙承挨个送了学生们回家,经过路线设计,最后到达的是于复和易寒星家里,三人在门口客气地道别。

    “孙老师您辛苦了,晚上回去家人要担心了。”于复客气地说。

    “我是单身汉一个,家里也没什么人。”孙承笑:“也谈不上担心不担心。”

    “哎呀那您晚上吃什么?”于复惊讶地问。

    “路上看看有什么吃的吧。”孙承说着。

    “这可不行,今天多亏了您和杨先生,而且平时您教导我们寒星也辛苦了,您要是不嫌弃的话,来我们家里吃一顿便饭吧!”于复热情邀请。

    “这怎么好意思呢?”孙承连连摆手。

    “这有啥不好意思的?我们就这么说定了!”于复说着,抓住孙承的胳膊就往家里带:“您来了,我们家里是蓬荜生辉啊!”

    “这不合适,多不好意思啊。”孙承一边说着,一边被热情的于复带着往里面走。

    “孙老师您平时没少教导我们家寒星,这都说天地君亲人,老师是多亲的关系啊,我们家里也就是家常便饭,有什么不合适不好意思的……”于复和孙承的声音都消失在了院子门里。

    “孙老师你可别客气了!您要是实在不好意思以后多指点指点我啊。”易寒星声音里含着笑意,追着两人进了家门,关门前,易寒星状似无意地扫视过周边,将一些探究的视线隔绝在了院门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