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第 18 章

    在巨狐瞬间被切割成数不清块状的残渣后,顾琼轻叹着说:“可惜了。”

    顾琼说这话的意思并不是指这只狐狸的死亡可惜,而是指它的皮毛。

    楚时渊也一并点了点头。

    他们都是同一个人,因此在思维方式上还是很接近的。

    七级魔兽和其他之前等级的魔兽具有明显不同的特质。

    而这只巨狐之所以能死得这么轻巧,除了因为八级丧尸确实具备碾压的实力之外,也是因为前面砍瓜切菜弄死了太多,以至于它认不清自己。

    最初那个不知道是试探,还是单纯的用于攻击着玩的冰锥,实际上才是那只狐狸的真正的力量。

    白色狐狸,光这四个字已经有着非常明显的信息。

    七级雪狐魔兽,在高级魔兽中,虽然只是堪堪入门,但对比其他魔兽的各种攻击方式而言,它们已经拥有了另一种意义上的质变。

    即,对待领域的掌控。

    而领域这种东西,只要对方全力发挥,是真的能做到一瞬间冰封这栋高达几十层的大楼。

    人类在极致的低温下可活不了多久,而这种领域内的场景,将会成为巨狐最合适的战斗场所。

    但可惜对它来说,人类只是稍微会跳会窜一点的小虫子。

    而它的不以为然,也就造就了它的死亡。

    “这只狐狸,在明光那个世界应该也会有一定的知名度才对。”顾琼道。

    刚才在她拉着云瑾躲过那成年人手臂长短的冰锥时,传来的爆炸声,可是很直白地表明了狐狸的战斗力。

    当时另一栋大楼上,可是被那个冰锥直接爆出了一个两米多高的大洞,现在还散发着烟雾缭绕的灰尘。

    “你没事就好。”楚时渊点头道,“至于这狐狸的皮毛,倒着实有些可惜。”

    看起来很保暖来着。

    光是看到那纯白的雪狐皮毛,楚时渊就想到了洛寄风。

    顾琼也不例外,她同样也想到了顾知白。

    可惜本体的思维,也让他们在转瞬之间明白了七级魔兽和之前魔兽不同,这是绝对不能留下完整的尸体,或是还活着的躯体,让这个世界的人研究的。

    最开始或许只是研究异世界怪物的身体组成,以及力量来源,可将来有一天在他们研究差不多了之后,谁又能保证那份奇怪的东西,不会被用在人类自身上呢?

    与其让一切都变得复杂,不如从一开始就完全杜绝可能性。

    随后他们两人再一次心疼起了那只巨狐的皮毛。

    云瑾在旁边一边哆嗦,一边抽动着嘴角。

    “我说你们,难道看不出来那只狐狸皮毛的坚硬程度堪比钢针?”

    顾琼想了一下,才给云瑾解释:“人类里也有发质比较坚硬的,只要做好柔顺处理,依旧会是柔软又温暖的皮毛。”

    “不过现在说这些也没什么用。”顾琼低头看了一眼流到脚边的狐狸血,默默地倒退了两步防止鞋底沾染。

    站在她不远处的小丧尸,也跟着顾琼的动作前进了两步。

    “熟人?”楚时渊不带有任何好奇心的询问。

    “算是。”顾琼也没有去详细解释的想法,只是看着那个年龄约莫七八岁的小丧尸,眼里流露出来的情绪过分复杂了。

    云瑾不甘自己被无视,撑着还没有被毁坏的桌子,坚强地站直了身体,一并说道:“鉴于你们救了我的命,别说只是狐狸皮毛,就是我的头发都行。”

    怎么说她也是云氏集团现在的掌权人,虽然继承位置很不顺利,以及公司发展同样也很不顺利,但怎么说她也有着霸道总裁的身份,送小姐姐一个皮革厂……问题不大吧?

    所以:“这个看起来就很不正常的巨狐,还是算了吧。”

    “另外就是……”

    云瑾看了一眼破碎的天花板,以及天空上透着裂缝,都能清晰可见的星星。

    她用手掌遮住了自己的双眼,一副不愿面对的样子。

    “拜托,请给我解释一下,这到底是什么情况吧。”

    这种时候……

    楚时渊和顾琼互相对视一眼,心里一定产生了一个想法。

    裴诚一――好用!

    温禹明――牛批!

    长篇大论的解释,总有一种白费口水还不给钱的感觉。

    这种时候专业善后人员就可以出场了。

    可惜他们在楼上又等了一刻钟,都没见有人前来。

    ……

    然而现在的情况却是,身处大厦下方的裴诚一,正在面对许多集团内部工作人员的质问。

    “那是什么东西?!”

    “你们是怎么搞的?拍电影吗?拍电影还需要专门来到云氏集团来折腾吗?什么电影,最好告诉我导演叫什么!”

    告诉你导演叫什么,然后让你去封杀人家吗?

    虽然根本不存在这么个导演,也不可能是拍电影。

    裴诚一连看都不想看那个人一眼。

    而不远处,一个黑眼圈很深的男人,看着距离自己只有一米多,因从高空坠下摔得稀烂的石块,背后浸满了冷汗。

    大难不死的庆幸感在脑中环绕,狂飙的肾上激素和怦怦直跳的心脏,让他控制不住地对着那个一看就脑子里全是水的股东咆哮:“傻逼,能不能闭嘴?!”

    但凡这些疏通他们离开云氏集团内部的警察们,没有做这件事,恐怕现在顶层的不少工作人员,连一个完整的尸体都难留下来……

    五级丧尸的战斗力已经非常可观,在被雪狐彻底划断脑袋之前,那个丧尸控制着自己的金系异能,将房顶的所有金属全部都甩向了巨狐,以期许能抵挡巨狐前进。而结果却是那些金属还没有在金系异能的融合下成为坚定的防御装置,就已经直接被狐狸拍飞……

    只不过那些从高空坠落的金属,大部分并没有摔向人群,所以显得没有那么直观。可就算是这样,只要他们不是傻子,也能听到那些不断砸在地上的巨响……

    上面得经历了什么样的战斗?

    想象不到。

    但还活着,还能呼吸到今夜的空气,已经足够让这个人感到庆幸。

    很快,原本没人的大楼门口出现了三个一小。

    觉得自己大难不死的人颤抖着手,无视了那个跳着脚说,“一定要把你赶出云氏集团”的股东,他的视线全部都在穿着白大褂,和一袭玄色长衫的楚时渊身上。

    “……你,就是你们刚才在楼顶和那个怪物战斗吗?”他下意识伸长了脖子,手机里录制视频时截下来的巨狐身影,看起来就像是劣质电影里的三流特效,可偏偏,这就是发生在现实。

    楼下当然没有实况直播的设备,但当今社会的手机,轻而易举就能做到放大50倍拍摄。就算不拍摄,只单纯地看向楼顶的画面究竟发生了些什么,也能从片段里发现恐怖。

    顾琼看了眼那瞳孔里充满了红血丝和激动的社畜,声音平直:“不要对灾难产生好奇心。”

    如果是一般人说这话,因着答非所问,恐怕已经被当成故作神秘的欠揍模样了。

    可当这个人被换成了顾琼,云瑾心里莫名的就不是滋味。

    至少对比云瑾之前看到的画面而言……

    异界时空缝隙,在没有新的敌人出现的过程中,总是要被关闭的。

    不久之前,楚时渊运行轻功三两下便跳上了还没有被完全毁坏的天台。

    他一站上顶层,视野里就全都是那些支离破碎的丧尸和魔兽尸体。

    楚时渊抬头看了一眼半空中的异界时空缝隙,一时之间竟有些抗拒去关闭它。

    顾琼也很快重新回到了破烂的天台,见楚时渊那副沉思着的模样,就已经猜到了他在想些什么。

    “再怎么不愿意回忆起记忆中的一切,也是要选择关闭它的。”

    楚时渊将视线放在了顾琼的身上,眸色沉沉。

    后者平静地说:“毕竟我们还能存在这里,就表明记忆只是记忆,只是过去。”

    既然是过去,大大方方的展现在外人眼前,或许会有一种被他人窥探了隐私的感觉,可如果过去的记忆在展现的过程中,能为现在的故人换取相应保护,顾琼也不会觉得有什么不好。

    她从来都清楚,找到顾知白不过是之后必然会发生的事。

    不过在此之前……顾琼又看了一眼天上的异界时空缝隙。

    还是得先关闭这个东西再说。

    半空中再次出现了虚投着的画面。

    只不过这一次的围观观众,不比之前楚时渊在剧组里,被所有片场的人员一并注视。

    能看到顾琼记忆的人,只有站在天台上的另外两人与一丧尸,和天空上盘旋着的几位直升机驾驶员。

    ……

    起初事情的发生,远远没有后来真的成为末世那么可怕。

    丧尸病毒,最开始是作为基因药剂,以进化人类作为目标的私人团队开发。

    顾琼和顾知白,是这个私人团队里的其中一位研究人员的孩子。

    而这位研究人员之所以选择加入这个团队,也正是因为顾琼的弟弟顾知白。

    他天生患有先天性失明的同时,内脏还有着远超常人衰老的速度。十二岁的年纪,内脏就已经像是三四十岁的青年人。